去人心 走向觉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九六年有幸得法的弟子。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风风雨雨的九年中,自己修炼的最大心得是:信师信法,才能坚定的在魔难和过关中走过来,修炼下去;做到正念正行的根本保证是多学法,溶于法中,真正用法来衡量一切,才能在法上认识法,避免走弯路,才能精進,因此,多学法是至关重要的,法是慈悲与庄严的。

法理虽然明白了,但在实际的修炼中,我却是剜心透骨,走的跟头把式的。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下来,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是绝对不相信邪恶的谎言,知道大法好,师父好,义无反顾的走在证实法的行列里;可当魔难、过关及矛盾来时,却又用常人之心去对待,忘记了师尊的教诲。突出表现出来就是不愿吃苦承受,无可奈何,迫切希望迫害结束,忘记了邪恶的谎言毒害了那么多的世人所面临的危险与可怕;忘记了大法弟子在有限的时间内要抓紧救度众生的责任、重托,把希望寄托在天象变化上,执著于正法时间,执著于预言的发生,执著于奥运邪党垮台;当执著于情及各种各样的人心时,不能认识到或认识到做不到。由于这些人心的不去,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障碍及加大了魔难时,当不能认识到旧势力钻了这些人心的空子,反过来借口考验我们,加大了迫害时,是我没做好,自己造成的,又不能向内找,等等,用人的方式对待修炼过程中的关。说是我自己修炼了很多年,实际上心性并未提高上来,只是人做了点大法的事而已,并非真的是溶于法中在修炼,教训是深刻的。

九九年“七·二零”,全国性的大逮捕开始了。七月二十一日,我和几位同修坚定的踏上北去的列车,决心去北京上访,去维护法。当时的心非常纯净,甚至想到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即使这样也没有动摇。到北京看到同修上访就被抓了,心想:我是上访来讲理的,不是让它们抓的(“七·二零”北京突然高温到四十多度,是历史上罕见的)。在郊区租房住下与外地同修学法切磋,一个星期后,我回到家,以后,就再没上北京。虽然当时考虑到有很多的大法的事需要人去做(当时主要收集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通过各种渠道发往国外),同时也对当时不少人说的“上天安门就是圆满了,上警车就是上法船,到监狱就是专修弟子”,感到认识上是不对的。其实当时我的内心深处隐藏的人心,还是“怕”心、怕抓。正是这样,另外空间的邪恶旧势力看到了:你怕,它就抓。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我被抓,送到劳教所,到了劳教所后,自己非常后悔,心想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到北京去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压根没从法上去认识,后悔的是“怕”不也劳教了,还不如不怕,当然因为怕心及各种人心不去,被更多、更严重的迫害是在漫长时间吃了太多的苦后认识到的。

劳教到期回家后,我是“顽固”不“转化”回来的,因此,欢喜心,自豪心起来了,在对“转化”了的,又恨他们不该背叛法,又想帮助他(她)迅速回到大法的修炼中来,同时自认为我学法学的好与口才好的显示心,几种心交织在一起,驱使我去找所谓被“转化”了的人,做他们的工作后不修口,跟张三说李四明白了,对李四又告诉王五,欢喜心、显示心起来、高兴啊(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任何事都是应该做的,不需要告诉任何人),结果被报告,邪恶到我去过的人家里,搜走了我送去的光盘及其它东西,才回来二个月又被送去劳教,遭受到更加严重的迫害,期满回家一年多,也因为人心在,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抓,被判刑送到监狱。

在监狱中,我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为什么这些事落到我的身上? 师父讲:“被迫害最严重的就是那些心里有执著的学员。”(《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你们知道吗?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我思索,我为什么会被连续迫害这么严重呢?(当然,我悟到真正的迫害是人放弃修炼,放弃了大法,不修了)。我慢慢的找到了根源。这次被抓,表面上是因为发真相资料,实质上还是正念正行不足,干事心、麻痹心,一是外出办事时顺便去做,临行前也未发正念,没有真正的发慈悲心去那里救度众生;二是麻痹大意,发现异常现象及情况后,虽迅速脱离这一地方十几公里,但还是大意停了下来,被追上抓的;三、最主要的是自己平时还有严重的色与欲心不去。特别是第二次劳教回来后,认为自己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放松了自己的修炼与学法,又回到很强的情中,甚至无度。

我通过付出巨大的损失与承受着不应该承受的迫害,才知道修炼是严肃的,是我没照法的要求去做,是我自己的原因,而不能去向外找原因,任何事情都有因果关系。偶然是不存在的,真的是做好了,按法的要求去做了,旧势力就迫害不了我们,邪恶也就烟消云散。

多次的迫害,在同修看来,我对法很坚定,认为我修的好,其实我自己心里最清楚:一个好的修炼者是不会生出这么多的人心的,是因人心才吃这么多苦的。这么久的风风雨雨中,我还是不能完全在法上,很愧对师父,如果我能在修炼中在法上认识法,邪恶凭什么敢对大法徒——正法时期在师尊佛恩浩荡的慈悲中走神路的人進行迫害啊。回想以往,我看师尊的讲法也是带着人心去理解,总希望快点结束迫害吧,没把自己当成主角:我就是佛、道、神,我就是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我就是在圆满自己时担负起更大的责任。总是误解法,执著正法时间(也是根本执著),还把自己胡思乱想作为肯定:是这样或是那样去说去传。

记的师父的《瑞士法会讲法》发表后,我当时就说:“修炼不久就要结束了,师父都讲了我们修的好,不久就得到证实,怎么证实?就是圆满!”我想错了,就在瑞士讲法的第二年,邪恶开始打压。很多修的好的弟子从人中走出来证实。看到师父的《法正人间预》的“神佛大显”,以为是正法来临时,天上的神佛到人间大显,来修理那些邪恶,我人心高兴:师父预言啦,快啦,满脑子都是“××天要结束修炼”,到处张扬,无意中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人心的结果危害极大,很可能因此而毁掉的。通过实修,在法上认识法我才醒悟明白。师父在很多的讲法中,告诉了我们的来源、使命和责任。我们自己就是未来的佛、道、神,而且来源很高,就是神在世,证实法,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自己不显神威,反而盼天上下来神救人到地上来大显,这不是人心在向外求和等靠吗?!每个大法弟子自觉做好三件事,在世间讲清真相,都出来了去证实法,众生觉悟了,到处都是奇花的全盛之时,始于此时不就是神佛大显了吗?

怕心始终是修炼人要过的死关,师父在《洪吟二》〈怕啥〉中告诉我们:“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我体会真是这样,你真的按师父说的去做,结果,一定是这样的。第三次被非法抓到监狱,邪恶把我送到专门集中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進行迫害,我看到在那里坚定修炼的同修做的非常的好,给了我很强的正念,没怕心,敢于去讲真相,环境变了(事后我悟到:任何的环境都要靠我们自己去开创出来,而不是等或者有一个好的环境才能去干事)。首先是监区负责“转化”的大组长,在同我一起的日子里,我用极大的善念与他讲真相,告诉他大法的美好与邪恶的谎言对他的毒害,诚恳的请他用智慧去思考,选择自己的未来。他明白后,说啥也不干“转化”工作,最后他脱离了这个监狱,到另一处监狱去了。同一切能接触到的人讲,有些人嘴上不承认,但他心里却承认大法好!实际上,邪恶对真修大法弟子是害怕的。

它们又把我弄到另一个监区,由于正念十足,智慧也出来了(大法的威德)。我利用理发,帮助、关心确有困难的人,办板报(自己决定,不涉及大法),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事情,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与才能,最大限度的去接触所有的人,去破邪恶的封锁,包括与他们娱乐、打牌、下棋、唱歌(不唱邪党的歌)的一切机会,向他们讲真相,抹去他们心中的疑问,有问必答,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同时揭穿邪恶的谎言,包括把干警也当成自己的“亲人”,把他们的善的物质调出来,讲道理,摆事实,让他们感受到大法无比的慈悲。在这同时,重视四个整点发正念与静心背法。结果,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邪恶放弃了迫害(知道他们也“转化”不了,也就死了那条心,同时认可我们告诉的:我们不是罪犯,没罪,所以不干活,不是我们懒,不戴标识牌,也不唱他们的歌和所谓的一切学习),不仅有不少的人帮忙传递“经文”,还有不少的人表示出去后炼法轮功。有些干警还给予帮助和保护,他们对坚持真理的大法弟子内心是佩服的;只有真修的人才知道法是什么。我通过修炼,倍感法的威德与师父的慈悲、伟大,使我感受到以法为师,听师父的话与不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去掉人心,才能走向觉者;去掉人心,才是真正的修炼。

我觉的,修炼走到今天我们明白了很多天机,因而路很窄,人心一念就可能使自己毁于一旦,一思一念都可能会使修炼的人修上去或掉下来,从而失去这万古的机缘,我们不能做了大法的事就有功劳了,而是越往后越要精進,环境要自己去开创,抓紧时间救人,牢记师父的话,走好最后的路,不辜负师父的期盼,让师父放心,不愧为做一个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弟子与觉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