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男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位于济南市的山东省男子监狱(山东省第一监狱)是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而十一监区的那些狱警们则是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急先锋。他们的迫害手段五花八门,邪恶至极,其中包括强制洗脑、伪善诱骗、暴力灌食、不让睡觉、长期坐小板凳(长期一个姿势的坐,能把屁股坐烂、化脓)、关禁闭、电棍电击、利用亲情进行精神折磨、文革式批斗、人格侮辱、用高压迫害强迫学员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等等。

山东省男子监狱声称这里的“转化率”百分之百,反复率为零,故得到邪党的表彰,成为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先进”监狱。由此可以反衬出这里的迫害不但邪恶,而且极其隐蔽。该监狱对外开放,几乎每天都在接待集体参观者。来人大多是公安、学生,有时也有国外人士。它用表面的虚伪、文明外衣,掩盖它背后不断发生着的邪恶的迫害,也在不断的欺骗毒害着世人。

十一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迫害手段十分残忍。共产邪党的恶警指使在押犯人进行迫害。这些犯人中除了一些重刑犯,很多都是邪党的贪污犯。这些犯人原来位高权重,经过文化大革命过来的,都练就了整人的一套东西。由于邪党监狱把迫害法轮功与他们的自身利益(减刑等)挂钩,使得他们对法轮功学员非常仇视,积极充当恶党监狱的邪恶打手。

山东省男子监狱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监狱给予这些犯人对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权力,如监视、严管、行凶打人等。监狱成立“严管组”、“巩固组”等,不屈服于邪恶的法轮功学员都要遭受严管组的迫害,七、八个犯人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而这些犯人都是杀人犯、黑社会、大贪污犯等。

坚信“真善忍”、坚信大法师父的修炼者,被关在经过改造的房间里。这房间的门窗都被挡的严严的,每个房间只关一人。惨无人道的迫害都是发生在晚上,喊叫声与毒打声全监区的人都可以听到。那些迫害者怕他们的罪行被别人知道,就用袜子、毛巾、破布等堵住大法学员的嘴。

他们还恶毒的把法轮功创始人的名字写在学员坐的凳子上、床铺上,每天强迫学员骂人不骂不让睡觉;大法弟子长期被迫坐小板凳,屁股上的肉都已化脓;强迫看造假谎言录像,你闭眼就把你眼皮扒开;有的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的灌食,不管你的死活。

如下是目前被山东省男子监狱残酷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简况:

张乐金,东北人,为插播有线电视讲真相被非法判刑20年,被迫害致直肠病变,大便困难,受尽折磨。

黄敏,东北人,为有线电视插播讲真相被非法判刑20年,遭受长期灌食、毒打、谩骂等非人迫害。

王逢玉,50多岁,莱芜人,被非法判刑9年,不放弃信仰,遭受毒打、灌食等,被折磨的身体十分虚弱,长期不让家人探望。

石增雷,临沂人,被非法判刑7年。他因不放弃信仰,遭恶人毒打,石增雷被迫以死抗争,至今头部留下伤痛。恶人利用文化大革命的批斗会形式折磨他,致使他身体十分虚弱,不能正常活动。

刘桂贤,胶东人,被非法判刑9年,遭受野蛮迫害,1米78的大个子瘦的不成人样。

高洪杰,安丘人,被非法判刑7年以上,不放弃信仰,经常遭恶人毒打、谩骂、长期不让睡觉、坐小板凳,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王夕东,胶东人,不放弃信仰,遭恶人毒打。曾被邪恶之徒用手掌砍脖子当时就昏死过去,致使他颈椎严重损伤,经常头晕。

李坚强(化名),胶东人,不放弃信仰,被邪恶长期严管,不让睡觉;遭受毒打、体罚,腿被打残;坐小板凳,肉已经化脓,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现在李坚强被迫害的脸色发黄,身体虚弱。李坚强以绝食方式抗议非法的迫害,遭受恶党人员强行灌食,种种手段惨无人道。监区人员都见证了狱警以及被指使的犯人对大法学员犯下的滔天罪行,有人佩服的说,我亲眼所见,法轮功太坚强了。

赵卫东,被非法判刑7年以上。他不配合邪恶,长期被软硬兼施的恶党折磨。其家庭十分困难,一个残疾的小儿子无钱医治,妻子在家无生活来源,生活难以为继。病儿盼爸爸,妻子盼丈夫回家。

尹向阳,50多岁,被非法判刑7年,遭受过邪党的残酷迫害,被毒打、体罚、不让睡觉、电棍电击等,牙齿全被打掉,吃尽了苦头。尹向阳家庭困难,过年也买不起肉,不修炼的儿子因承受不住恶党对家人的打击对自身的株连曾自杀过,终被人救下。

狱警和帮凶人员对于违心放弃了大法修炼的人员仍不放心,对他们实施进一步的精神迫害,每天都要开批斗会,逼听造假录音、看造假录像等,强令写诽谤法轮功的文章,高压下一次次被迫承认自己是“罪犯”,他们的身心健康严重受损,心灵的创伤难以弥补。他们在监狱里面不但人身失去了自由,精神也被摧残。

共产邪党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长期迫害中,对于有坚定信仰人们的迫害已经达到丧心病狂程度。丧尽天良的共产邪党的末日就要到了,天灭中共就在眼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