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走出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周末的早晨去买菜,买好菜后给钱,卖菜的农妇多找给了我钱,我笑着问她:“我给了你多少钱?”她怔住了,随后一拍脑袋说:噢!这个菜我怎么忘记算了!”随后连声说:“谢谢!谢谢!你是个好人。”我把多找的钱还给她,她连声说好人、好人。我立即想起这是一个讲真相的契机,我的心“怦怦”地乱跳起来,讲吧,没勇气,嫌麻烦;不讲吧,太可惜这个机会。犹犹豫豫的我离开了她的摊位。有七八米远我又停住,想到众生都等着得救,我只要消除爱面子的心,张张嘴就可能使她得救,师父已经安排到这个地步了,我的慈悲呢?

我又走回去,开始挑别的菜,思想激烈的斗争着,买好付钱的时候,我终于鼓起勇气说,我要不是炼了法轮功,就不会还给你钱了,会觉得自己占了便宜了。这个功法好,除了健身之外,还要求人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没有经过任何宣传,炼的人越来越多,都觉得好,于是就遭到了江泽民的镇压,和文革性质一样,共产党搞得“三反”、“五反”等很多次运动都是这样,抓了十几万人劳教,知道名字迫害死的有三四千人……”她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也插了一些赞同的话,我说:“善恶有报,它做了这么多的坏事,总有一天会遭报的,”她说:“就是,你看现在天灾人祸真多。”接着我给她讲了老天的警示“藏字石”,又问她入过团和队没有,说将来有一天共产党这个组织被老天清算的时候会殃及其成员,后来她很痛快的让我帮她起了名字退了。也就三五分钟的时间。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面对面讲真相了,讲真相时,面对有的常人的不理解,其实是被自己的观念所障碍,怕人家说自己搞政治,怕人家说自己搞迷信。细细想来,为什么要害怕担心一个常人背后的这种观念呢,是不是因为自己也有这种观念在障碍自己,觉得如果自己是个常人肯定会这么想,那么我发挥出自己的正念了吗?答案是没有。我没有积极主动的去清除这种党文化观念,让它还继续存留在自己的空间里,师父曾经说过“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我具足了正法修炼者的正念吗?我非但没有散发出这种光明,反而在思想深处也带有和常人质问我时一样的思想,因为在我没有开口前就已经在心中反复演练过,我怕什么会阻碍我向常人讲真相,常人就会质问我什么,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就是这样想的。

惭愧呀,在我空间里的败恶物质,我没有主动的彻底予以清理,反而在影响着我和常人,修炼人具备着超常的能量,能够影响自己周围的众生,修炼人修不好自己,那么自己空间场范围内的这些败恶物质也会影响周围的众生。

记得有一次,我悟到了是自己的观念阻碍众生得救后,放下这种观念后再去讲的时候就很顺利,被救度的众生也好象没有了这种观念阻碍很容易的就接受了真相。讲真相时总是怕人家觉得自己怪怪的,怕人说自己神经病,爱面子,保护自己的私心,安全顾虑,总是觉得讲真相应该顺理成章地讲,自然而然地讲,不敢贸然去讲,担心别人不理解,而这种担心却使自己丧失了大量救度众生的机会。自己被动地顺应着这种观念,被这种观念严重影响着带动着,不知不觉顺应着旧势力的安排,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心牢。这种阻碍我们证实法的旧宇宙的观念就是牢笼、枷锁、监狱,在无形中束缚着我们,把我们放在旧势力的掌心里任其指挥,我们不是要走出来吗?这走出来不仅仅指的是身陷牢狱的同修们、不敢讲真相的学员们,还指的是貌似走出来证实法,实际上一思一念还在受旧势力旧观念控制的同修们。

譬如我讲真相时总觉的对方会不理解,带着这种心态去讲真相就讲得格外费劲,因为等于是背了一个沉重的包袱,讲得很累(其中有安逸心),面面俱到,其实很多时候三言两语就能劝退。

写到这,我清楚的意识到是“搞政治”和“无神论”这两座党文化大山压着我,这自幼就灌输到我思想深处的观念在我要破除它、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跳出来左右我,破除它的唯一办法就是坚定正念,坚定的信师信法,跟师父走,不听从它,否定它。想想自己因为贪图安逸,怕被迫害的心,被常人的执着牵引的心,麻木不仁的心,在证实法的路上不能精進,三件事做的都不好,浪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辜负了师尊和众生的期盼,真的很痛惜、羞愧。让我们坚定正念纯净自己,归正自己,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发放资料,走正自己的路。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