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师尊救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我是一名农村老年大法弟子,现把正法修炼中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得法去执著

我是九七年腊月得法的,在朋友家无意之中看到大法书,当时也不知道珍贵。随手拿起第一本书是师父的《悉尼法会讲法》,看了几页后被书中内容吸引住了,这本书还没看完我就下决心跟师父修炼。

在看《转法轮》过程中,我被书中无边法理折服,当看到戒烟一段时,我就从身上取出了烟和打火机要戒烟。当时还想我能戒得了吗?因为我烟瘾太大了,一天饭可不吃,但不抽烟不行,以前我戒了两次都没有成功。但不久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现,过了几天,当我忍不住抽烟时,才抽了一两口就感到烟的味道全变了,真象师父说的那样。过了十天我又想起抽烟,刚拿起烟准备点火,我姐递给我一个麻花,我把烟装入口袋,吃了麻花。第二次我把烟叨上,打着火准备点烟,姐姐又递来一个包子。我当时就明白了,师父已经管我了,师父就在身边,师父不让吸。从那起我彻底戒了烟。在师父帮助下去掉了这个很强的执著。

在不断的学法炼功中,师父帮助我消业,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给我长功,还给予我上万不止的东西,这是多少人在历史上想得也得不到的。我不知怎样感恩师父,只有听师父的话,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走出来护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迫害开始了,真有天塌地陷之势,在当晚派出所来人抢走了师尊的法像和大法书《转法轮》。我当时心里很难受,泪流不止,因大法是我的命根子,是我生命的根本。我没有保护好师尊的法像和大法书,深感痛悔,晚上流着泪炼了第五套功。那几天派出所还不断来人骚扰,真是天昏地暗。在这黑白颠倒的日子里,大法象一座光焰无际的指路灯塔,照亮了修炼的道路。只要心中装着法,就不怕邪恶,就不会迷失。师父在《精進要旨》〈见真性〉中讲:“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大法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只有不断的学法修心,听师尊的法。坚修大法不动心,在魔难中才能走过来,在修炼中精進不止。

自从中共迫害大法后不久,国内不少同修走出来去北京上访,元旦前我与当地第一批学员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恶警把我们学员劫持回来非法关押;迫害,罚款。即使这样,也阻挡不了我们。当地大法学员在二零零零年春第二批,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前第三批陆续走出来上京去了天安门,就是为了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要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恶警每次把我们从北京劫持回来,非法关押迫害,无情折磨,罚款五千元至七千元不等。二零零一年上半年,我们四位学员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对本地证实法形势起到严重干扰,加重了恐怖形势。

虽然邪党恶警毫无人性的在身体上和经济上迫害我们,但我们心里是坦然,因为我们是正法弟子,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师父就在身边

零一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六点钟,我带不干胶去城市,在医院过道贴,后到里面贴。我将要出来时找不见开着的门了,因为下班了,各门上锁了,东转西转无法出去。我想到师父,求师父带出去,求过之后,只转了弯一看,门是开的。当时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去街道贴、市场贴。我要回家时候,快十点了,没有车,我就从公路往回走,心想我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怎么能没有车呢?应该有车,发完正念走了二十几步,我听见后面有车来。回头一看是班车。回到家刚坐下就有人叫门,我去一看原来是镇上人看各地大法弟子在家不,说明天是“敏感日”。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呵护着弟子,其实一切事情都是师父做。这件事说明,师父就在身边,只有按照法去做,一定会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去掉一切执著,走正走稳正法修炼之路。

走出来当面讲真相

以前我虽不断的做着证实法的事,只是在亲朋好友中,本村做,或晚上去做。在生人面前还没有做过。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路〉中讲:“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我要把师父这段讲法作为动力,做到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修炼负责,放下人心成为一个神。

就在我看到师父经文《路》的第二天,和我常接触的学员(她还没有正式修炼,只做着证实大法的工作)给我讲了她昨晚梦中看见一个大法弟子在汽车站过道里给世人讲真相,好多人都围着听,一个汽车开过来众人都没让路,等讲完才让开。我想,师父这个点化是给我的。我要说到做到,彻底放下怕的执著。

我作了准备,因为性格内向,我就写了一个真相稿,讲大法的美好,叫人做好人,大法在国内和世界洪传;邪恶的诽谤诬陷、自焚真相等;世人听了会明白,就会同情大法,支持大法,会有美好未来。后两句也是我讲真相的开始。

两天后一切就绪,我在家先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干扰因素。请伟大的师父加持。带上资料上车站,快到车站心突突的跳,说实话当时怕心不小,我心想这不行,就停下来平衡自己的心态,然后发着正念上车站。站上人真多,我掏出真相资料,一边发一边讲真相:“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良人们,请同情大法吧,这一正念,会给您定下美好的未来。”人们都朝我看,我当时怕心全无,手没停嘴不断的说,心里只有大法,只有众生,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在加持我。一个人两只手都提东西,走到我跟前,我把真相资料装入他衣兜。就这样我走出面对面讲真相的第一步。

等有了资料,过了几天我又去车站发。车站流动量大,重复听的人很少。这次我看好一个坐人最多的车,在车快开未开之前上去讲真相,我先念真相稿,后发资料,好多人都要,害怕不要的只是个别的。我从这个车站讲到另一个车站。在车上发资料的过程中,有人还问我哪里能学到法轮功?我告诉他:“可找你当地的大法弟子。若当地没有大法弟子,你这一念已经给你以后得法打基础。我为你高兴。”

我经常是上车讲真相,等一车人都听到了,我就下车,再往回坐,接着讲真相。也有不顺利的时候,一次上来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过来抓住我的衣服,说:走,去派出所!我没害怕,大声说:“你放下!”那人在其妻子劝说下松了手。

回想走过的修炼路,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我体会到,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只要正念强,心中有师有法,所做所想都是为了救众生,就会安全,师父、护法神都会帮助。

但我在做了一段时间以后,慢慢返出人心,虽然没有了怕,但有了自满心,松懈了正念,学法没跟上。让邪恶钻空子。零一年十二月底的一天,我在车上讲真相时,有一夫妇,那个女的说了两句对大法不敬的话,我一看,这个人很面熟,是很远的乡下人,看来她听了几回真相,我就对她说:“你说的不对,不是那样。”我见女的面带嘲笑,没等我说完她就下车。我讲完真相后去了另一个车站,正在车旁站着,这时一辆警车直朝我开来。我被绑架了,在派出所一个警察说有人举报我了。我被邪恶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受尽了残酷折磨。

通过学法和向内找,我明白了任何一颗人心,都是迫害的根本原因,都是因为我们有执著,邪恶才会钻空子,这个沉痛的教训,是深刻、难忘的。

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在这有限的时间里,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以法为师,多学法,向内找,整体提高,不给邪恶任何空子可钻,除尽邪恶,做好三件,结束迫害,跟师父把家还。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