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市大法弟子王新春几年来的苦难经历(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大法弟子王新春,男,现年三十二岁,家住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为人正直、憨厚、纯朴。王新春曾经被医院确诊患胰腺癌,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得到康复,身心受益。

几年来,在中共邪党“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政策下,王新春失去双脚,终身残废;母亲被非法劳教,回来后很长时间腿麻,行动不便;父亲到了退休年龄,却不给退休;妹妹远走他乡,至今未归;王新春一家人多年没有固定收入,还多次被恶警、恶徒勒索、抢劫钱财,家中一贫如洗。

被恶警致残双脚

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王新春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伊春劳教所。当时的伊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非常残酷,王新春曾被连续罚站五天五夜,不给饭吃,人快不行了才给一点点儿玉米面糊糊喝,双脚及小腿肿得穿不了鞋,此外,狱警还指使刑事犯人多次毒打他。

伊春劳教所的主要酷刑有:撅墙角;上大挂,把人用手铐吊挂在高处,只有脚尖着地;扣大棚,就是用手铐把学员反铐在椅子上,用好几层塑料袋扣住学员的脑袋,几分钟不让喘气;严管,就是关铁笼子,站不直,躺不下,法轮功学员被严管时,每天只有两碗玉米粥,稀的跟水似的,都能照出人影儿来。

期满后,王新春又被超期关押半年,二零零一年十月回家后,遭丰沟派出所女所长王维、恶警王守民等用铁棍毒打。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晚上,王新春带着大法真相资料准备去发放时,被王维和另一恶警抓住,并被强行搜身。为了躲避恶警绑架,王新春被逼走山路,不慎掉到河里,从脚到膝盖全湿透,不一会就结了冰。恶警王守民、闵长春连夜追到天亮,因没抓到就把山包围。两天后(即一月十一日),王新春被王维等绑架。王新春先是被打耳光,后又被非法搜身,BP机、帽子、钱、大衣被掠走。

当时正值隆冬,天气是零下30多度,王新春双脚冻僵,但还可以行走。在恶警王维和公安局长崔玉中指使下,一恶警从火炉上的水壶中倒出热水,强行把王新春的双脚硬搬进热水中。脚冻了不能用热水洗,这是常识,恶警险恶用心不言自明。从早上到中午,鞋上的冰化了,该恶警用剪刀把鞋剪开,鞋与肉还有冰相连,就这样在热水中强行把鞋脱下。恶警还阴险的说:“我们公安多好,象侍候儿女一样侍候你。”

此时,王新春已无法站立,恶人们不顾王新春双脚肿胀和面临的后果,轮番折磨、毒打他十余个小时。到了晚上五点多,恶警看他已不行了,为了推卸责任,掩盖“六一零”的罪恶,把他押回家,监控起来。主要参与人:派出所所长王维、公安局长崔玉中、“”(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头子孟宪华、政保科恶警王守民、丰茂林场场长王长歧等。

在被毒打时,王新春的脚就不断的肿,回家后,双脚开始起泡淌黄水,按常识脚冻伤应该哪冻哪起泡,可是脚冻伤处起泡,伤脚上面小腿也起泡了,原因是用高温热水浸泡造成的,往上起泡。经过十个月的痛苦折磨,双脚一点一点的烂没了,致使王新春终生残疾。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后的照片

邪党恶徒持续迫害王新春一家

王新春为了向有关部门讨公道,写控告状、检举信,因此遭到疯狂报复。金山屯区公安、“六一零”、邪党政府恶徒多次非法闯入王新春家,骚扰、绑架王的双亲,酷刑折磨,并将其母非法劳教三年。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王新春的妹妹承受不住压力远走他乡,一个美好的家庭破碎了。

邪党恶徒为了掩盖真相,到处散布谎言,说:“王新春自己走到山上脚冻了,自己走回家,自己用热水化冰才致残的。”此外,恶人们还妄图将王新春失去双脚一事栽赃嫁祸法轮功,金山屯区公安、“六一零”、政府部门三次非法拿摄像机闯进王家里来摄像。其中有一次,一个人拿着一袋过期的奶粉在录像机前面表演,另一个人拿了一个冻桔子在录像机前面表演,掩盖真相的同时为邪党涂脂抹粉。

邪恶之徒怕曝光,为严密封锁消息,不断迫害王新春及家人,下面简述几例事实: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公安局长崔玉中把王新春的父亲绑架到车间逼供、折磨,并夺下钥匙非法抄家,将王新春的家翻的乱七八糟。其中恶警王守民把王新春的纸、笔、包、纸条、信封、信签等全撕了,并把收音机、录音机掠走。王守民还猛踢王新春的胸和已残的双脚,致残脚出血,炕上流出两滩血,伤口面积扩大,垫子上、裤子上全是血。王守民见状不好,赶紧擦血迹,自嘲说:“公安是国匪。”

保干董术华专门领一些没有活干的工人做密监,不但对王新春一家人控制,还对去他家的人限制。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和董术华把经常去王新春家串门的老乡(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带到派出所逼供,用板凳打后腰,用枪柄打小腿等,并威胁恐吓其人不要到炼法轮功的人家去。

二零零四年四月,王新春用膝盖爬到外面,买生活用品,被董术华等人搜身、堵截。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王新春有了一辆轮椅,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六日中午,王新春手摇轮椅到金山屯,吃中午饭时,从110警车上下来四、五个恶警,强行将王新春和轮椅拖到公安局,非法搜身,用脚踢他,并把轮椅三个轮胎放了气,强行将他拉回家。

公安局恶人为阻止王新春外出,扣压他的轮椅。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八日,王新春爬到丰茂林场去要轮椅,保干董术华和薛森林残暴的用铁锨、木棍打他,后来围观的人多了才住手。

丰茂林场场长高庆国专门雇用恶人王凤全(林场防火员)看管王新春,每月工资270元。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王新春摇着轮椅车来到场后公路,被王凤全看见,王凤全上来就对王新春拳打脚踢,把王新春连人带车踢进二米多深有石头的深沟里,随后王凤全跳入深沟继续殴打王新春,打了大约三、四十分钟,致使王新春鼻子出血,头两侧、颈椎、前胸、双肩、后背等多处受伤,本已康复的残腿又出血了,轮椅车被摔成了S型,手表也被踢坏。过后,王新春找董术华、高庆国,要求就王凤全对他造成的人身伤害和财物损失给一个说法,可是他们不但不解决问题,还唆使手下张雨坤等再次殴打王新春。

恶徒百般刁难 生活窘迫

王新春一家没有生活来源,每月只靠六十元的低保生活,有好心人给寄汇款单和衣物也被丰茂林场恶人强行扣压,占为己有,其中二零零五年就有两张汇款单和衣物被林场场长高庆国的司机薛森林代取,追问薛森林说是交给了丰茂林场计划生育员高玉洁,而高玉洁则说把钱交给了金山屯区“六一零”了。

王新春一家生活太困难。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日,王新春到林场向高庆国要求归还五百元钱(注:此钱是二零零零年王新春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原林场场长王长岐、书记谢永辉向王家属勒索的)。高庆国和书记陈重及其手下刘广民、薛森林、吴建、张成等人对王新春拳打脚踢,衣角、裤子被撕坏了,恶人还图谋把他放进棺材里捆上,正巧伊春市里来人检查,恶人没有实施,把他放在台阶上就走了。第二天,王新春再次去要钱,不但遭到毒打,连当初给王新春的五百元收据也被掠夺走。

面对这种种不公,王新春去伊春市信访办上访,被伊春市信访办以越级上访为名拒之门外。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王新春去当地信访办和民政局反映他被迫害的情况,路上被丰茂林场恶场长高庆国拖上车拉回。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王新春再次向高庆国索要五百元钱,高庆国用脚猛踢他。上午林场书记陈重连拖带拽又踢又打王新春。下午林场副场长刘广民用扫帚猛打王新春的太阳穴两侧,用脚踢,用暖瓶里的开水往他身上倒,用手掐他的脖子约一分钟,用打火机烧他绑护膝的带子,用扫帚猛打他双脚的断面、致使残腿出血不止,还用地板拖把打他的左脑部位。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日,王新春再次去林场讨公道,董术华把王新春向外拖,边拖边拳打脚踢。高庆国用脚猛踢并拿起背靠椅子砸王新春的肩和后背,致他多处受伤。下午刘广民用打火机烧他爬行时绑护膝用的一条带子,还往王新春身上弹烟灰。

因为有人替王新春邮了一封上访信,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公安局副局长董德林、公安局“六一零”主任肖靖宇、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恶警王守民、陈咏梅(女,小名二红)等一伙恶人非法闯入王新春家,强行绑架王的母亲王桂香到林场车间,进行逼供;下午一点左右恶警王守民等人再次非法闯入王新春家,将王的父亲强行绑架到林场车间逼供。上午王新春手摇轮椅去厂部要母亲,恶警王守民等把王新春从轮椅上打倒在地,拳打脚踢,王新春身上多处受伤,嘴角被打出血,致残了的双脚又添新伤,鲜血直流;下午王新春又手摇轮椅到厂部要他的父亲,在车间又遭恶警王守民的毒打,猛踢轮椅,用拳头照王新春的脸部猛打,王新春被打得鼻口出血。

谋生学修鞋 遭恶警绑架、毒打

王新春的母亲非法劳教回来后,被迫害的两腿走路艰难,丰茂林场每月只给的六十元低保,而且说不给就不给了(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月两个月就没给)。王新春为了支撑家,去金山屯学修鞋技术。

恶徒们害怕王新春离开丰茂林场,害怕更多的人知道真相,从而同情法轮功学员,令邪党的迫害无法继续下去。只有几天的时间,林场的恶人就四处寻找他的踪迹,并汇报给金山屯公安局“六一零”主任肖靖宇,肖靖宇带着三个打手,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九日上午,闯进修鞋店绑架王新春,连教修鞋的师傅也遭到绑架。

邪恶之徒非法审问王新春,问他是怎么来到金山屯修鞋的?他脚烂掉是怎么上的互联网?王新春不回答,肖靖宇、王守民对他连踢带打,致使双脚的残茬处鲜血直流。当天下午,恶警肖靖宇、王守民、杨大伟等再次对王新春行恶,连踢带拖,并劫持到金山屯看守所。

看守所的“站班”杨长山用腰带抽打王新春。王新春为抗拒迫害而绝食,到第五天时,恶警把王新春拖到前屋威胁恐吓,在崔玉中等人指挥下,王新春被拖进大铁架子里,恶警王守民和大伟把王新春双手双腿抻开,扣在大铁架子的铁环上,没有双脚扣不住,王守民就用铝线捆住大腿,拴在铁环上,把人大字形抻开,头也被固定,人动弹不得。之后,王守民丧心病狂的用脚猛踢王新春的脑袋、胸、腹、两肋,把他的头踢起了大包。

在绑在铁架子上的同时,恶警给王新春输液,连续输了七、八瓶液体,致使王新春冷的全身发抖。第二天恶警开始给王新春插鼻管灌食,灌的王新春直吐黑水,昏迷。

有一会儿,王新春醒来,听到王守民对其他警察说:二零零二年王新春脚冻被恶警用热水烫坏后,金山屯党委书记和局长可高兴了,他们说:这回他可跑不了了,还得了白血病,几个月就得死了,去掉了心头大患。可谁知道王新春不但没死,还越整越大,还上到网上去了。这段话把不法人员邪恶的本质、狠毒用心暴露的淋漓尽致,这哪里是政府官员,明明是邪党的刽子手!

王新春被扣绑在大铁架子上五天之多,天天灌食,经常失去知觉。当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时才放他回家。王新春被绑架时,身上有亲朋凑的一百八十元钱,被恶警掠走,王新春要此钱,恶警李军上前踢他几脚说:当伙食费了。可是王新春在看守所期间水米没进,要什么伙食费?

此次事件,恶警不但绑架迫害王新春本人,同时还把王新春的父亲绑架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九日,在丰茂林场街上,王守民又一次毒打王新春,凶狠的踢王新春的肚子、胸,将他踢倒在地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王新春在公路旁边用膝盖站着,丰茂林场轿车开过来,副场工刘广民问:干啥去?王新春说:我在路边站一会。刘说:不行。刘下车对王新春连踢带打,把王新春踢到公路旁的沟里,王新春爬上来又被刘一脚踢在后背上,再次掉到沟里。

二零零五年七月五日,王新春再次到金山屯学修鞋,七月七日早六点半,丰茂林场书记陈重、场长高庆国等人陆续赶来。陈重问:干啥?王新春说:修鞋。高庆国说:你竟给我们找麻烦。王新春说:不是我给你们找麻烦,是你们上级给你们找麻烦,弄得你们左不是右也不是。高庆国一听说:咱们走。轿车司机薛森林说:能行吗?高庆国用手机和丰沟派出所联系,不一会恶所长闵长春带着恶警王守民、杨大伟、李清林赶到,强行把王新春绑架拖上警车,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不收,恶警们只好把他送回家,在家门口,恶警闵长春、王守民,大伟边踢打王新春边说:你再上金山屯修鞋就不行,去一次打一次。

王新春在家,恶警们去家里打,在外面,看到就打,没有生活来源,要钱不给,学修鞋不让,上告到哪个执法部门都不管,这就是中共邪党的人权吗?

谋生路屡遭恶警破坏

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王新春正在回家的路上爬行,丰沟镇派出所警车突然出现,所长闵长春、恶警王守民、杨大伟从小车上跳下,窜到王新春面前,对他拳打脚踢,把王的脸打的红肿,恶警杨大伟翻王新春的右裤兜,将王新春仅有的184元买粮的钱和一块表抢去,王新春去要,遭杨大伟的毒打与辱骂,王新春致残的双脚再次被踹得渗出鲜血。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七日上午,王新春去鹤岗市电子城买修电视的仪器(注:修鞋谋生不成后,他就学修电视),在电子城,几个人围过来问他:“脚哪里去了?”王新春讲了他被迫害的经过,大家很同情他,要他上告。一个便衣见此情景后,转身出去了,一会,他领着金山屯“六一零”主任肖靖宇、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恶警王守民等来了,威胁卖货的人说:“王新春是危险分子,不许卖货给他!否则罚款五千元!”王新春货没买成,还被绑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王新春去金山屯区民政局上访,讲述了自己因炼法轮功做好人被迫害双脚致残,没有经济来源,全家三口人每月六十元的生活费,一袋大米都不能买到(大米每袋八十元),需要民政给予资助。工作人员推托说:“我们这不能直接接待你,叫你们的林场往上报。”王新春只好去残联。在去残联的路上,奋斗派出所恶警张爱民(非法监控王)看见了,就问:“你去哪?”王新春说:“去残联”。张问过后就从兜里掏手机,转身离去。王新春拄着双拐艰难地来到了残联的楼梯口下,正和一个工作人员说话间肖靖宇、王守民赶来,将王新春强拉硬拽推下楼。

下午,王新春在家修电视,大约在二点左右,公安局“六一零”头目肖靖宇、丰茂林场邪党书记陈重等人非法闯到王新春家,其中有一男一女是省“六一零”的,进屋后就把录像机支上开始录像。王新春说:“你们自己介绍一下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非法录像,目的是什么?是不是要造假?”那女人站在录像机后面,假惺惺地问王新春,你有什么需要?王新春说:“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把非法勒索我家的钱还给我!”没有人敢正面回答。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王新春早八点多钟坐公汽去抗大林场修电视,在抗大道口正好碰上朋友聂淑梅,聂淑梅用自行车驮王新春到抗大林场,被大昆仑派出所恶警牛力君看见,并打小报告给“六一零”,肖靖宇和大昆仑派出所的恶警把王新春手里的卫星接收机和降频器抢走。随后,肖靖宇和金山屯有线电视台王玉峰等多人,由民警王守民领着这伙流氓非法把王新春家的大锅(接受卫星电视用的)和接收机抄走,并扬言还要罚款三到五千元钱。

王新春在公路上等客车想回家,车刚要停,大昆仑派出所恶警牛力君和女恶警二红赶紧一挥手,不叫车站下,并说是派出所的。他们五、六个恶警强行把王新春塞进车里,拉到大昆仑派出所。下午十六点三十分,丰茂林场民警王守民和刘广民及司机薛森林开车到大昆仑派出所,王守民一到派出所就猛踢王新春好几脚,才让他回家。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王新春到有线电视台要回自己的天线,有线电视台的那些人不给,说没有“六一零”命令不给,并举报给公安局,警察强行把王新春绑架到奋斗派出所,不一会丰茂林场小车去了,把王新春拉回丰茂;二十五日,王新春又到“六一零”直接找肖靖宇要卫星天线,肖靖宇说“六一零”配合有线电视台抄的锅,与他们无关,王新春说:接收机器是你从我手里抢走的,把接收器给我。恶徒把王新春骗上丰茂小车,将其送回家。在小车上,“六一零”给场长王臣打电话,只听王臣说:“在车上呢,往丰茂走呢!你们都没有办法我又能怎样,找几个人看着吧!”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日,王新春早八点多再次去有线电视台要被抢的卫星天线,王玉峰推给“六一零”说:“我说了不算,只要‘六一零’给打电话说给,那就给你。”说完后王玉峰就躲了,到了中午还没回来。下午,王新春又到公安局找“六一零”肖靖宇要天线,下午两点肖靖宇才到公安局,王新春打开肖靖宇的门,肖靖宇和“六一零”屋里的一个公安一起拽他,拽到屋外肖靖宇就打他脸,拳脚相加,当时走廊还有办事的民众,有的说怎么打人呢?可恶徒根本不管这些。

再次被绑架、毒打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王新春再次被金山屯公安分局刑警队恶警闯入家中绑架,恶警陶绪伟、王海龙、孙立龙、张国立、大刚酷刑折磨王新春三天三夜,王新春被迫害致脸变形,手腕有四处伤。恶警绑架王新春的同时,再次对他家非法抄家,私人物品被掠走。目前,恶警虽将王新春放回家,但还在他家二十四小时蹲坑,干扰一家人生活。

参与迫害人名单:

崔玉中   金山屯区公安局长
董德林 金山屯区公安局 副局长
肖靖宇   金山屯区公安分局 “六一零”主任
孟宪华   金山屯区公安局长 “六一零”头子
孙大波   金山屯区公安巡警队 副队长
王 维   原丰沟派出所 所长(现区团委书记)
闵长春   丰沟派出所 所长
王守民   丰沟派出所 保干
杨大伟 丰沟派出所
陈咏梅 丰沟派出所
张爱民 奋斗派出所
牛力君 大昆仑派出所
王玉峰 金山屯有线电视台
王长歧   丰茂林场 原场长
高庆国   丰茂林场 现任场长
陈 重 丰茂林场 邪党书记
刘广民 丰茂林场 副场长
董术华   丰茂林场 保干
王凤全 丰茂林场 防火员
薛森林 丰茂林场 场长司机
张雨坤、吴建、张成 丰茂林场
陶绪伟、王海龙、孙立龙、张国立、大刚 金山屯公安分局刑警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