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兰市教师赵永才遭受学校、劳教所多年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叫赵永才,吉林省舒兰市上营镇教师。九九年7.20之前,我在上营火车站炼功点炼功。大约六月份,上营镇派出所民警于文志到炼功点上收集炼功人的姓名、住址和工作单位。7.20迫害当天,单位强行让我交书并写“保证书”,我不写。晚间便被带到派出所。上营镇长陈玉满、上营中心校长郭庆锋便开始攻击我。之后,接连不断遭恶党人员骚扰、关押、劳教和勒索。

一.遭上营中心校迫害

九九年十月一日,上营中心校把我和姚玉国(大法弟子)囚禁在学校两天,派钱俊生、魏旭亮看管我们。大概九九年十一月份,北京邪党开会,我和姚玉国又被囚禁在学校,限制自由两天。由当时正阳村小校长楚庆生看管。教育局经常下达文件,让写“保证”。正阳村小校长负责监控我和姚玉国。每到敏感日他就汇报。

二.遭看守所和劳教所恶警毒打

二零零零年,我进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遭便衣毒打,后被送往怀柔看守所。遭警察和犯人毒打我。在我进京后,上营中心校派楚庆生、魏旭亮到北京找我,花去一千多元费用,全从我的工资中扣除。他俩把我带到舒兰市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将我投入南山看守所。在监室遭恶人毒打。大概四月份,将我绑架到吉林欢喜岭劳教所。“五一”放假之前,恶警用六把电棍同时电我,毒打我三个小时,逼我“转化”。

三.上营中心校长勒索钱财

2001年11月中旬,我被释放回家,上营中心校派楚庆生和会计任得胜去接我。他俩十三日去的,但释放票上让填写十一日,我被超期关押两天。回到学校后,学校扣我一年工资,教育局扣我两千元钱,没有正式票据,只有温长吉的一张白条。(现在我还保存着)扣上营中心校长郭庆锋的500元,也算在我头上。我被调离上营中心校,分到离上营镇最远的解放小学。

从2001年至2006年上营派出所搜过我家三次,没有搜查证。

四.被南山看守所和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

2006年5月11日,舒兰国保大队搜查我家,没有搜出任何东西,把我带到派出所,12日把我带到舒兰公安局三楼国保大队。晚间李卓等四个恶警给我往鼻子里灌芥末油,酷刑逼供。当晚把我关进南山看守所,三十七天后又以妨碍法律实施罪起诉我。2006年12月我被送往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严管大队长李云波指使恶人徐殿刚毒打我多次,还有几名队长和干事也参与了迫害我,(名字想不起来了)。2007年4月下旬,我被奴役拣瓜子。

五.上营中心校继续迫害

2007年11月11日我被释放回家。上营中心校校长徐彦海让我写“保证书”,否则不给我分配工作。僵持七天后,我被分到最远的太康小学,中心校扣掉我一年半的工资,名目是:旷课费、教育局罚款、“610”人员来校招待费、通融费、还有几项找我的费用、包括五千元“活动费”、防止我出事及时用款,一切票据中心校保管。我被绑架的消息在网上揭露出来,舒兰恶警又将我妻子抓到舒兰市公安局,逼她说出是谁给上的网,并把我的工作卡没收。在我受迫害期间,一分钱也没给过我妻子。

我从劳教所回来后,住在学校附近。中心校校长徐彦海吩咐村小校长刘喜荣监视我,有什么情况向他汇报。2007年寒假,我打算外出打工,教育局的温长吉和“610”的王干事来到学校,要挟我不准我外出打工。

我在太康村居住期间,派出所来过三次:第一次所长说是普查一下;第二次威胁我写“保证”;第三次是2008年8月1日,把我绑架到洗脑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