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志林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被恶徒打伤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重庆大法弟子朱志林,45岁,2008年1月被非法劳教1年。最近,朱志林被劳教所的邪恶之徒打伤住院,已经有20天无法吃饭,每天只喝点豆奶或奶粉。情况堪忧!

事情的经过是:

劳教所对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按所谓的宽管或严管分组,严管组的大法弟子上厕所或洗脸都有所谓包夹跟着,平时不准出门;而宽管组的法轮功学员活动空间要大一点。朱志林在宽管组,平时也可到其他组与另外的法轮功学员下棋。2008年11月10日晚上,朱志林又在其他组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下棋,值班的干部付某就跟值班的劳教彭亮说:不准法轮功学员串组。彭亮就叫朱志林回自己的组,朱志林就随彭亮回自己的组,彭亮边走边破口大骂朱志林,朱志林还闻到彭亮说话中带着一股酒气。当回到自己的组时,彭亮又破口骂朱志林所在组的组长。这时朱志林辩解了一句。

彭亮突然出拳打朱志林,朱志林就被打晕了,而且被打的血流如注;这时有人拉朱志林到干部值班室去解决,在经过走廊时,彭亮又按住朱志林的头往栏杆上撞,朱志林头部太阳穴部位被撞了一个大包。在值班室发现:朱志林的鼻梁被打破,正在从伤口大量流血,值班室的地上一会儿就流了直径有半米多大的一滩血。当晚朱志林被送到中心医院止血包扎,却没让他住院。

11月11日朱志林整整一天没吃没喝,11月12日朱志林才被送去劳教所中心医院住院。后来经过家属和本人要求,在没家属在场的情况下朱志林被送第九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还没照片检查就说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事,检查结果说脑内无明显异常情况。但究竟检查结果如何,本人还是不放心,只是感到头晕,无食欲,到目前已经有20多天无法吃饭,每天只喝点豆奶或奶粉。

朱志林无故受到严重伤害,打人者彭亮却至今没有受到任何处罚,照常值班,作威作福,若无其事。劳教所干部有意推卸责任,家属去医院接见,干部都是穿便装不穿警服,意思是他们都只是代表个人或朋友与家属见面,这件事情是朱志林与彭亮之间的事情,与劳教所无关。干部要朱志林做笔录,朱志林说的实话,比如说闻到彭亮打人时有酒气,干部却不愿如实记录。

西山坪劳教所对劳教人员(如吸毒,盗窃,诈骗等)的迫害主要是强制的超负荷的奴役劳动,为劳教所挣钱;而教育大队对劳动任务的要求比其他大队要轻,所以很多普通劳教就通过所谓关系或贿赂的方式分配或调入教育大队。教育大队的很多普教自己都说,我有后台或者我给干部交了保护费的,出了事情或打了人有人给我减钢,彭亮就说过这样的话。据说彭亮的父亲是某检察院的检察长,是否给干部交保护费就不得而知。所以彭亮值班以来几乎每月都打人行凶,却没事,例如:八月,在大教室为了强占位子,将已经绝食数月的大法弟子汤毅从凳子拖倒在地上,让其躺着听干部训话,干部也不管;又叫人拉着汤毅的手从教室拖回宿舍,摔在马桶边,汤毅本来受伤的右手臂被经常拖拉,导致右肩关节脱位,至今无法复位,管理科虽然调查过此事,却也不了了之。九月,彭亮在大教室将三组组长张秀康打得流了很多鼻血。十月,彭亮将五组的法轮功学员唐全按着头按在地上。十一月将大法弟子朱志林打伤住院。

最近,由于教育大队没有了生产任务,有的邪恶之徒就没事找事的迫害大法弟子。

附:重庆市劳教局:023-67502021
西山坪劳教所管理科电话:023-89090028科长刘华,副科长毛某;
七大队(教育大队)二中队:023-89090025中队长王静,副中队长王鲜华,胡跃进;指导员李勇(手机:13108983459);管理干事陈登海;教育干事严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