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立国、孙倩被沈阳监狱城害死情况补充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辽宁省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恶警凶残迫害大法弟子。凌源大法弟子韩立国、抚顺大法弟子孙倩先后被迫害致死,抚顺大法弟子孙永胜惨遭迫害。

凌源大法弟子韩立国,是凌源钢铁公司职工,四十七、八岁,工作时被轧钢烫伤,后来修炼法轮功,半年后痊愈,为厂子节约了数万元医药费。在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二十监区,二零零四年8月20日被迫害致死,他妻子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二零零四年七月初的星期六早晨九点多钟,在沈阳第二监狱二十监区(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大队),有人叫韩立国,说大队长叫你。大队长叫李建国,非常邪恶,结果韩立国一去就永远没回来。过很长时间才从犯人口中知道他已经死了,怎么死的不清楚。

在这之前,韩立国女儿来看他几次,李建国都不让见。韩立国正值壮年,身体强壮,什么病都没有,怎么一去就死了?谁也不知道,只有李建国及其帮凶知道。(据说那天死了两个法轮功学员,怎么死的不知道,另外一个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

孙倩,男,33岁,未婚,抚顺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二十监区(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大队)。由于孙倩非常坚定,2003年底被关到“严管队”。2004年再次拒绝劳动,再次被关禁闭迫害。监狱方检查身体时说孙倩肺部有阴影,但孙倩自己说身体没有一点毛病,非常好,根本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后来他被送到医院,再后来死在医院,怎么死的不知道。监区长李建国不让家属见面,直到2005年3月人不行了才让其母亲见一面,当晚孙倩去世。

抚顺大法弟子孙永胜,男,二十八九岁,未婚。最初被关押在抚顺看守所。在那里遭到恶警劈腿迫害,腿肿的很粗。在抚顺看守所,很多大法弟子遭到这种迫害,因为这种迫害,表面看不出伤痕。孙永胜这样被劈腿之后,虽然表面看不出伤,但腿却无法走路,扶墙走了几个月才逐渐好转。

后来,孙永胜被送到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在那里,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好几个人身上都长疥疮,孙永胜也是全身疥疮。沈阳第二监狱在二零零五年春给大法弟子吃的菜,都发臭了,有时菜汤都是黑的,只能用水洗了之后再吃,这样的菜,吃了几个月,有很多人都吃的上吐下泻(据说是垃圾油)。沈阳第二监狱里有商店,商品的价格奇贵,大法弟子每月只允许买一次东西。

孙永胜不承认迫害,不去做奴工,监区方把他关到“严管队”。凡是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被关到“严管队”。一天两顿饭,每顿就是两勺玉米粥,两条咸菜。他在那曾绝食,差一点失去生命。

二零零六年七月孙永胜被转到六监区。大队长叫邸强(四十岁左右),邸强积极追随恶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九月中旬,孙永胜说身体不舒服请假休息。邸强不许,并叫来四个普犯抬他出工。两人拽胳膊,两人抬腿,从监舍一直抬到车间。孙永胜对正下夜班的队伍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邸强对那几个犯人喊:他再喊就把他嘴堵上。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孙永胜被调到八大队。大队长叫仉晓峰(四十岁左右,又高又胖)。仉晓峰指使生产队长荆涛,继续逼孙永胜出工干活。命令四个犯人抬他出工。恶人在拽孙永胜的过程中。孙永胜的头磕了两个大口子,血流如注,当时床上、地上淌了不少血。

孙永胜的父母从抚顺到沈阳监狱城看他。有时从早等到晚,才能见上一面。有时必须吃高价饭,不吃就不让见。往往有时候刚交完饭钱,那里的警察就催:“到点儿了,走吧!”一句话都没说上,就给撵走了。

在沈阳监狱城,有二十七、八个监区,每个监区由大队长承包,承包人为了个人利益,逼被关押的人没日没夜的干奴役活儿,没有休息日。那些被关押的普通刑事犯也是不堪重负,经常有自杀的。

(注:沈阳第二监狱二十监区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大队已在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解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