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宝泉岭恶警对大法弟子赵洪荣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黑龙江宝泉岭大法弟子赵洪荣,女,今年五十四岁,被迫害致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却依然能感受到邪恶虎视眈眈的威胁。

赵洪荣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无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大规模的疯狂镇压,宝泉岭公安局紧跟邪党也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毫无人性的迫害。赵洪荣不断遭受当地恶警的非法抓捕、抄家、非法关押、罚款勒索。期间,她的家人也不断受到株连,遭受骚扰,她的丈夫受不了这种折磨被逼与她离婚。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当地十一名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到公园公开炼功,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恶警张勇,吴旭东到赵洪荣家小卖店,非法将赵洪荣绑架,并抄了她的家,抢走大法书籍。赵洪荣被非法关押在宝泉岭看守所近三个月,恶警勒索家人三千元钱,才把她放出。

二零零一年农历新年正月初四,两名恶警张勇、杜桂清与赵洪荣单位的一个科长石长瑶,闯进赵洪荣家,跟土匪一样不由分说,开始抄家,翻走一本《转法轮》又强行把赵洪荣带走非法超期关押近半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赵洪荣到江滨农场参加婚礼,给世人发放真相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晚半夜一点,恶警来赵洪荣家砸门,见不开门,就弄来一辆大吊车,把恶警吊到赵洪荣家四楼,砸碎玻璃,闯了进去。恶警翻箱倒柜,一顿折腾。赵洪荣的丈夫质问他们:这是干什么?!土匪啊!夜深人静,吵的左邻右舍不得安宁。他们抄完家,连鞋都没让赵洪荣穿就将她拖走。

当天还有两名同修被非法抓捕。为此恶警还成立了所谓的“专案组”,专门迫害这几个同修。专案组的人有:宝泉岭刑警大队队长修世勋、绥滨农场温宪法和一张姓的恶警、江滨农场恶警秦元滨、焦勇、青年农场一不知名的恶警。

恶警把赵洪荣绑架到公安局,打嘴巴子,恐吓,引诱,不让她睡觉,一连多少天。他们知道女人最怕虫子,恶警就抓来毛毛虫放在瓶子里,再问赵洪荣哪来的资料,都和谁联系?不说就把毛毛虫倒到她脖子里。何等的流氓!

赵洪荣在看守所被迫害五个半月。在那里吃的是发霉了的面粉,蒸出的馒头又黑又粘,糊到墙上都能粘住,喝的汤一滴油都没有,一碗汤里有半碗泥。每天还收十二元伙食费。天天码大排(即一排排坐在地铺上)。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赵洪荣被非法关进哈尔滨戒毒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出来,赵洪荣回家后邪恶还不放过她,说她是重点人物,扬言还要抓她。对她继续迫害。

二零零七年一月,宝泉岭对大法弟子又开始进行新一轮的迫害,大肆抓捕。特别是对他们认为的所谓重点人物、列了黑名单。赵洪荣是其中一个。他们策划并雇人到大法弟子家附近蹲坑数日,企图抓捕大法弟子,邪恶到赵洪荣家抓人,家里没人,就四处找,他们认为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却也没找到,就在各交通要道设关卡拦截。后来他们用万能钥匙开开赵洪荣家的门,把她家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就象被劫匪洗劫了一样。把赵洪荣家的保险柜也撬坏了。赵洪荣在好心人的帮助下逃了出来。

赵洪荣虽然没有被抓,可东北的一月,正是冰天雪地数九严寒,亲朋好友不敢收留她,她去哪里?赵洪荣历经了许多磨难与艰辛才走到了今天。

他们不仅迫害赵洪荣,还不放过她的亲人,多次去骚扰他们。她的女儿在大连,他们就去了大连骚扰,并对她的女儿进行恐吓、威胁;赵洪荣的妹妹在山东,他们又去山东骚扰,搞的她的亲人日夜不得安宁。所有亲人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至今,邪恶没抓到赵洪荣,就在经济上对她进一步迫害。恶党党委伙同公安局、六一零停发了她的退休工资,按照江泽民的对法轮功“精神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罪恶政策迫害法轮功弟子。

由于屡次遭邪恶骚扰迫害,赵洪荣的丈夫承受不住这种精神上的打击,与赵洪荣离了婚。迫害使得赵洪荣真是妻离子散啊!但邪恶之徒仍然没有放过对赵洪荣的丈夫及其家人的骚扰,离婚后还多次到他外地打工处与他父母家骚扰。

至今赵洪荣仍流离失所在外。靠打工维持生活。

在非法抓捕赵洪荣的过程中有九名大法弟子相继被绑架,至今还有四名大法弟子仍被非法关押在不同的监狱里遭受着迫害。

大法弟子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却遭到了如此的残酷迫害,这就是共产党统治的所谓的“和谐社会”和“人权最好的时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