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路上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合十!
各位同修:大家好!合十!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福建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岁,是国家公务员。长期来,就想写点个人修炼的体会和同修交流切磋,可每到下笔的时候,又不知该怎么写了。就这样一拖再拖,深感愧疚。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交流会的召开,对我真是个鼓励。以此为动力,我写下了这篇修炼经历和体会。因学历浅,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童年有心寻佛缘

我小的时候,家里十分贫穷,全家十口人,只有两间茅草房。家里有六人参加劳动,可每年年终生产队结算时,我家还超支三百多元,每个劳动日只有二角多钱。村里家家户户都穷的不象样。尽管穷的这样,还有人经常欺负我们,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盛气凌人,指手画脚,动不动就克扣家里的粮食,经常吃上顿没下顿。

农村重男轻女十分普遍,所以我的三个姐姐都没有机会读书。我刚念完小学就“文化大革命”了。由于家里人多而又贫穷,一件衣服总是老大穿小了老二穿,老二不能穿了老三穿,我在家是老六,轮到我的身上几乎就都是破布片了。每到冬天的时候,我们这些孩子只能穿单衣,赤脚在雪地里走。上学的时候也是一样,下雨下雪没有雨具和胶鞋,光着脚。因此,我小的时候就得了坐骨神经痛和哮喘病,呼吸十分困难,家里穷的这样子,哪来钱医治,只有拖着。

家里养了两头牛,我经常在山上放牛,看到山上的坟墓我就很害怕,就想:人为什么有生老病死?人能够不死吗?望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心想,不是说有神佛吗?我能修佛吗?从小我就有出家修佛的念头。长大后,经常到附近庙堂朝拜,还两次到九华山,两次到普陀山,每次都花不少钱。当时的想法就是求佛保佑,求佛扶助,求佛引路,不想当人,要修炼,要修佛。而且还买了不少佛教的书和修炼故事来看,在家还经常盘腿打坐,总有一颗修炼佛法的心。

一次,在打坐中,看见一尊巨佛,真是无比的崇敬,有时不知不觉的闻到空中飘着檀香味。修炼后才知道慈悲伟大的师尊早就管我了,不知管了有多少生多少世。我的父母也信神敬佛,常吃斋念佛,我母亲也是大法弟子。

得法学法洪法

一九九四年秋天,我们这里有很多人练气功,在我们机关里就有法轮大法炼功点,也有练别的气功的练功点。因为自己是刚上任的领导干部,想集中精力做点事情,就没有打算马上炼功。但我看到法轮大法的炼功点真好,心想退休后一定要炼。

九五年九月,我到书店买书,一眼就看到《转法轮》,心想:真好。我一打开就看到了师父慈祥的像片,师父慈祥微笑看着我,好象很熟悉,就不知道在哪里见到过。回家后,我就看了一段,一讲还没有看完,就放下了,打算退休再学。一般的书买回来就写个名字,这时心里有一个念头,这书不能写名字,就恭恭敬敬的放在书柜里。

一九九六年过年期间,大姐为了我得法专程来我这里,讲到省城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大法,她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请我不要错过。听她这么一说,从此我步入了大法中修炼。我坚持学法炼功,很快就全心投入大法中,在学好法炼好功的同时,乐意为炼功点提供一切服务,及时与济南、黑龙江大法音响出版社联系,花了一千多元定购了师父教功带和炼功磁带,还花了四千多元购了《转法轮》、《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悉尼讲法》等大法书籍,为炼功点大法学员提供了有利条件。而且还借了一台放像机,一台VCD,经常到附近单位和领导家里放师父广州讲法录像和广州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录像,周边不少人受益。当时不少领导讲,法轮大法就是好。那时我们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环境多好,现在回忆起来真是令人向往。

“七·二零”开始,邪党利用所有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而来的迫害,好象天塌下来了一样,一切环境都改变了。七月二十一日,公安派来了四名恶警,带了手铐和逮捕证,气势汹汹要抓我,说我是这儿的组织者。我没有害怕,因为做好人没有错,修炼没有什么不好,没有违犯国家法律,我也是工作几十年的国家公务员,而且有一定的职务,没有那么容易被抓,很理智的驳回了邪恶。“六一零”的头目找我去谈话,问我为什么要学法轮功,我说你看看《转法轮》你就知道,教人做好人难道有错吗?只要是有良知的人都会来学。我正念很足,它们害怕,我理直气壮的回家了。此后,单位经常批斗我,老婆管着我,不要我修炼。老婆要把大法的书烧掉,我不顾一切护着大法书和炼功磁带,我说:你要烧书我就和你拼命,家里的东西你想砸就砸都行。老婆气的跑到娘家一住就七、八天。这时连孩子也来干涉我,这是怎么啦?突然间我成了所有人的攻击对像。我冷静下来一想,我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我就坚持学法炼功,什么也动摇不了我。这条修炼的光明大道我走定了。

现在虽然我工作很忙,已经看书至少有六百多遍,我还要象同修那样把大法背下来。

护法除魔進北京

“擒贼先擒王,正法必镇江,铲除邪恶魔,天地显金光。”这是我当时想要進京证实法时的想法。

有一次,准备去北京,被家里人知道了,家人害怕的不得了,把我拦着,不让我出去。这怎么办?大法被迫害,不去护法还算是大法弟子吗?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个星期六,我没有告诉家里任何人,就和大姐等三人一同進京护法。这天下着小雨,我们带好了传单,一早就搭上了汽车到火车站,买点干粮就上火车。听说有很多大法弟子上北京被撵回来了。在火车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里又紧张又高兴。这些资料可千万不能让恶警看到,是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第二天到了北京,天气很好,老天都帮忙。我们三人首先就到天安门广场,看到那里到处都是警察、便衣、军人,怎么把带来的资料发出去?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一是贴出去,二是寄出去。我们找到了几个邮政局把资料分别寄到各省的主要领导,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国家迫害善良的修炼者,希望他们千万不要迫害法轮大法,千万不要污蔑我们的慈悲伟大的师父,千万不要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在寄资料的时候,发现有人在监看,我们心里想,我们是做最正的事,是反迫害救人的,让他们离开这儿。不一会儿真的没有人监视,我们很顺利的把该发的资料发出去了,剩下的就是把资料贴出去。

我们三人来到了一个快到京西站的要道,人多的象流水一般,我们认为贴在这里是真好,看的人多,怎么能贴上去呢?就这么一想的功夫,人真的少多了,我们就把早准备好的“北京大娘写给全国人民的一封信”贴在这通道上。贴好后,我们就离开了。大约二十分钟以后,我们又回到这里,看看情况怎么样?我们见到真的有不少人在看。心里想是师父在护着我们啊,怎么这么顺利。接着我们就乘车又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这时我们对着毛魔的像背诵师父的《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等,就是清除邪恶。当时并不知道还有“发正念”这回事,其实我们做的就是发正念,铲除邪恶。

我二十年没有到过北京,大姐没有来过,我们没有看风景的心思,只是一念:发资料,讲真相,清邪恶,救众生。

这些事情做完后,我们心里很踏实,下午我们就上火车回家。在火车上两位大姐看着我,我看着大姐,发出了甜甜的笑声。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有亮,火车上的广播响了,播放了大法的音乐,多么亲切,多么悦耳,真是喜出望外,还以为是大法平反了。因为大法弟子千百万,到处都有大法弟子在证实法。

回来后,我告诉母亲,我去北京发资料了,母亲也是大法弟子,她高兴的说很好很好!

利用环境讲真相

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利用好各自不同的环境去讲清真相,很有好处。作为一个公务员,我也充份利用我的环境给尽量多的人讲真相。

一是在家庭里、亲戚中全面的讲真相。我家是一个大家庭,父母、兄弟、姐妹、儿女、侄儿、侄女、外甥等有几十人,其中有六位是同修,有五位看过大法的书,有三位在听师尊讲法录音,所有的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都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全家和睦相处。家里有个弟弟,人口多,经济困难,兄弟姐妹都争着解难济困。还有一个弟弟在公安机关工作,他分管的片区允许大法弟子炼功。知道他们都是好人。绝不干迫害大法的蠢事。

二是在同学中大胆的讲真相。同学们各有不同的职业,大多数不明白真相,只顾捞钱。一次,我遇到一个同学,我问他知道法轮大法吗?他说电视上播了。我说电视上是邪党在欺骗人民,迫害善良,不要相信这些谎言,我给他讲了真相,他后来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有一个同学也是好久未见,一次见面时就当场退了邪党一切组织。在同学中讲真相可以开门见山,因为都是熟人,彼此相信。

三是在朋友中真诚的讲真相。朋友之间关系有疏密之分,十分亲密的可以直接讲。我有几个亲密的一讲他们就知道了法轮大法好,立即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关系比较密切的也可以直接讲真相。一些被邪党毒害较深的要用事实来讲,用大法弟子事迹与邪党的贪污腐败来比较效果更好。

四是在同事中巧妙的讲真相。在同事中讲真相是我难度最大的,因为,我是公务员,别人总要找到我的半点“不是”,这样他们就有机会打击我,把我从领导位置上搞下来。在讲真相中,我根据不同的对像、不同的时间,用不同的方法去讲,鼓励他们到境外去看看真正的世界。现在有大部份工作人员都明白法轮大法好,知道邪党迫害无辜的善良。更知道邪党的末日就要到来。有一部份已经办了三退。

五是在领导中智慧的讲真相。我有机会接触各种不同级别的领导。首先在关系好的领导中讲真相。有一次我和一个邪党的市委副书记坐在一个车上聊天,谈到法轮功时,他对我说,你谈谈对法轮功的看法,我回答说,“如果说假话我就不讲,我讲出来就是真话。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法轮功是无辜的受到共产党的残忍迫害,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你分管政法工作,可要明白啊!”他说,有很多人都这样讲,我相信是真的。我接着说,你千万不要迫害法轮功,他们都是世上最善良的人群,你多积点功德。他看着我笑了,这时我知道他明白了。

省里有一位厅级领导,曾经当过市委书记,迫害过法轮功。他的夫人经常害病,做过两次大手术,吃了几十年药可没见病好过。一次看见我说,你身体这么好,又年轻,真羡慕你。我说:我修炼法轮功才有这样的好身体。我教你炼功好吗?她回答说:好啊!去年下大雪期间,我去教她炼功,给她一本《转法轮》、《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和师父教功光盘。一个月后她几十年的病不翼而飞,再也不吃药了。现在也是红光满面,逢人就讲:“法轮大法真神奇,我这几十年的老病号,现在才活的象一个人,健健康康,是法轮功救了我。”她退出了邪党。她的丈夫也偷偷的炼起了法轮功,她的儿女都非常感谢大法师父。

陪客吃饭也是讲清真相的好时机,好环境。作为一个公务员,陪客吃饭机会很多,我就抓住机会讲真相。有一次我看见几个同乡在餐馆吃饭,开了两桌,大部份是县级干部,我就讲《九评》的内容,他们听的连连点头,说:你讲的真好,都是事实,看来共产党真的完了。共产党假话连篇,领导层层讲假话,欺骗老百姓。看来天灭中共大局已定。我的经验是,在老年干部中、在快退休的干部中、在受过处分的干部中、在没有提拔的干部中、在知己的干部中、在对中共有怨气的干部中、在住医院的干部中讲真相效果都很好。

六是在父老乡亲中谦和的讲真相。每次回老家就要和乡亲们聊聊,讲讲外面的形势,讲讲世界上有八十多个国家的人在修炼法轮功,讲讲共产党的黑暗和贪腐,讲讲退出中共邪党保平安,有很多人听的津津有味,纷纷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

七是利用出差机会发真相资料。我出差较多,带一些真相资料去发很方便。我一人去做,也不会连累其他同修,十分安全有效,也不会被人家发现。每次都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有一次,我到山区出差,晚上八点多,出外发资料,走在一条小巷,也没有灯光,有一家门口养了一只大狗,狂叫了起来,我没有惊慌,心想:我是在做最正的事,狗不能伤害我。我真的没事,平安的把资料送到了那条小巷的家家户户。

总之,无论在那里讲真相,在那里发资料只要有坚定的正念,就一定是安全的。

恩师保护 遇险不惊

修炼这些年来,我多次历经险境,却在师尊的保护下安然无事。我怎么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激!

那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一次我们三位同修乘坐一辆几乎快要报废了的旧车到省城出差。车子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发出轰轰的响声,司机感到这辆旧车快完了,要出事的,就把车停在路边检查,也看不出来是哪儿坏了,怎么办?离省城还有二十多公里,我们三人说,我们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的,没有事的。这样我们平安的到了一军区招待所。下车后,司机把车开到车槽检查。这时司机惊呆了,这车是怎么开过来的?车前轮轴下面的两个螺丝都开了一寸了,快散架子了,真危险呀,这真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们。我们心里无限感激。

还有一次,记不清具体的日子,是一个冬天的下午六点多。我和一个司机从一个山区县回来,天气不很好,几乎黑了,视线看不到多远,我们一心赶路,一辆大货车迎面而来,突然向左急拐弯,因为这边有一条小路,可能那司机没有看到我们这辆车,就直向我们车子冲过来,那大货车在离我们的车不到两公分处冲过去,再差半秒就会车毁人亡,可我们的小车平安的过去了。我们车上的司机吓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当时倒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到家后,司机说,好险啊,差点没命了!我说要不是师父保护我们真的没命了。不过这件事情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最近发生的事情也十分惊心动魄。父亲高龄,快过生日了,我和妻子回家看看他老人家。星期天,天下着小雨,我们俩坐一辆小车,行驶在回家的高速公路上。我和妻子两人都在听mp3,mp3里有师父的讲法录音和大法弟子的歌曲,我没有注意司机的表情。这小伙子平时身体很好,走前也没有说有任何不适,这时他说觉的头疼。我问他,你怎么啦,需要休息一会儿吗?他说没事的。我看他这样肯定,我也就没在意,我继续听大法弟子歌曲,我妻子虽然不是大法弟子,但爱听师父讲法和大法弟子歌曲,不知怎么的妻子听着听好象是着睡着了。过了一会儿,我看到有点不对劲,就看看司机,发现他也睡着了,手还在握着方向盘,车在快速行驶,我连忙喊:你怎么睡着了,他忽然一震:“哎呀,好险啊!”我的心里很平静,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师父又一次的保护了我们。

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里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这类事情很多,数不胜数,可是没有出现危险的。这类事情不一定都遇的到,我们个别人会遇到这种事情。遇到也好,不遇到也好,保证你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的了。有些学员,他不按照心性要求去做,只炼动作不修心性,他不能算炼功人。”

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太多太多,我无法报答,只有决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师父的真正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

恩师慈悲救闺女

这个日子已经是刻骨铭心了。二零零四年农历九月初七的晚上,这天我家的亲戚、女儿的同学几十人都来了,因为,明天初八就是闺女出嫁的大喜日子。这天晚上六点多钟,女儿与同学几人一块到外面吃饭,欢聚欢聚。开始吃饭的时,每人要了一瓶啤酒,我女儿一瓶还没喝完,就倒在饭桌下,不省人事了。同学几个吓的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一摸一点气也没有。晚上十点半时,我见女儿还没回家,就打电话给她,打了几次都没有人接,过了一会儿,又打电话,一个同学接了电话说,你女儿喝多酒了,一个小时就回,快到十二点了,还不见人影,我有点急了,感觉发生了什么事,就出门寻找,刚出门不远,见四个同学把女儿从出租车上抬下来,个个累的满头大汗,还说抬不起,太重了,他们都吓的够呛。我什么也没想,一口气就把女儿抱回家。我的两个姨妹看到这种情况,用手一摸没有气,再一摸也没有脉,同学说几个小时了一直都这样,在场的人当时吓的都没有主张,姨妹催我赶快送医院。幸亏岳父岳母早睡了,妻子在卫生间洗衣服,不知道这些,否则就会哭成一片。

女儿小时候身体很差,住医院几年,养的很娇贵。我很冷静,我想我是师父的大法弟子,家里女儿不会出事,这怎么办?决不能将婚事办成丧事。这可能是对我的情的考验,也可能是女儿遇上了邪灵。我立刻把女儿抱在床上,就开始盘腿打坐,心里请恩师加持,接着开始发正念,清理女儿背后的邪灵,要它离开,否则就清除掉,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五分钟后,女儿开始呼吸了,我再一摸,脉搏也在微微的跳动,女儿得救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那两个姨妹更是激动不已,知道大法的神奇和威力。第二天,女儿九点起床了,象往常一样,我把她带到恩师法像前,跪地磕拜,我俩无不感激恩师的救命之恩。初八下午六点,婚礼照常举行,女儿的那几个同学倍感神奇。

恩师救闺女的神奇事在我的亲戚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至今广泛流传。

还有很多神奇的事情,我就不一一的列举,也只有修炼的人理解,也只有在修炼中发生。要说的话还有很多,就此止笔吧。

最后,我以自己写的一首小诗结束我的交流:

谢恩师

长跪久磕师像前
感激师尊热泪涟
精進不停三件事
紧跟恩师乘法船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