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常市“六一零”恶人付彦春罪恶曝光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付彦春,男,40多岁。黑龙江省五常市牛家镇兴家村牛家窝棚人,兄弟四人,排行老四。自99年7月20日以来,一直追随中共恶党充当江氏流氓集团的帮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迫害,甚至将兴盛乡的高秀凤和拉林镇西黄旗的张延超两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其敲诈勒索,有的被逼流离失所;有的在其参与威逼施压下开除工职,停发劳保(退休金)。

付彦春不学无术,心狠手辣,唯利是图,为达到升官发财之目的不择手段,善于拍马,阿谀奉承,钻营投机。与哈尔滨市“六一零”,五常公安局恶警战志刚狼狈为奸,相互利用勾结,专门参与迫害五常境内和周边市县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九年多来;付彦春好事不干、坏事干绝。由一个无照开车的小司机挖门子盗洞行贿巴结,弄了个“正科级”当上“六一零”主任。这个官儿是他靠迫害法轮功学员和花钱买来的。他摧残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卑鄙,惯用:打耳光、电棍电,把法轮功学员两手用手铐扣上抻开大字形罚蹲,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开管子(用两寸粗细的塑料管子抽打)、扫帚把儿打,皮鞭子(特制的)抽,脏话下流话侮辱。付彦春是个残暴的流氓打手,毫无人性。他自己都说自己是牲口,不是人。就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付彦春都大打出手。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前,他都酗酒,光着膀子,叼着烟卷儿,满口脏话,不堪入耳。简直一副无赖流氓的嘴脸。

据他的一位亲属讲,十多年前,他曾在五常市红旗乡坎楞村东李家砖厂帮他的岳父吕振方管理砖厂。期间因该恶徒流氓成性,驴脾气暴躁,经常打骂妻子,致使一次毒打妻子之后,又一顿大耳光子,使结发之妻口吐白沫儿,倒地身亡。要不是吕振方悲悯遗弃的外孙女儿没妈、再没爹的话,定会将其诉诸法律、绳之以法。

付彦春侥幸躲过此劫后,被其在市财政局工作的哥哥弄到市里,几经周转,调去给政法委书记朱宪福开车。并随之调到五常洗脑班,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朱宪福在任期间,付彦春与其勾结,狼狈为奸,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据说就有五十多万元。“六一零”洗脑班相当于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立法机构,是中共邪党专门利用来迫害信仰“真、善、忍”好人的黑窝。付彦春伙同莫振山、荆棘、朱宪福等邪恶之徒开车四处乱窜绑架大法弟子,办洗脑班迫害,进行敲诈。

据知情人所讲,仅2004年,法轮功学员于丽华被敲诈六千多元,邹大夫夫妇上万元,刘艳春七、八千元,占常增一千多元(他儿子交的钱)。哈市轴承厂大法弟子苗建军被此恶徒毒打,腿内的钢板都被打了出来,后来因住医院手术,才让回家,并向其丈夫和所在单位轴承厂敲诈勒索上万元。哈市制药二厂大法弟子林咏梅也被其敲诈勒索上万元,因林咏梅家庭贫困,丈夫还在被迫害中,孩子又残疾,拿不出钱来,他就向其单位制药二厂敲诈。宾县的法轮功学员小汤、付老师、张老师被其从他们家属手中各敲诈勒索去五、六千元钱。尚志市公安局也把法轮功学员送进该黑窝迫害。不惜以每个学员三千元钱送给这伙恶徒做代价。

2004年5月份,五常牛家镇的法轮功学员何耀铎,付彦春把他的嘴撬开,用电棍电,逼其写“三书”,放弃信仰。如交五千元钱就留下,不交钱就送劳教,后该学员无奈,被逼从三楼跳下,腿和脚摔伤,大小便得人往出背,雇人护理。付彦春还不罢休到处打探该学员下落,迫使何耀铎有家不能回,流离在外。

从2004年4月份以来,几乎五常境内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其骚扰绑架迫害,有的被送走劳教,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的被敲诈勒索倾家荡产。

以上所述犯罪案例只是冰山一角,他的罪恶实乃罄竹难书。

现该恶徒毫无悔改之意,还在作恶,据知情人透露,他花十万块钱行贿市委书记裴军,由一个打手魔变成“六一零”主任,上蹿下跳,挖门子盗洞,给他配车,与国保大队恶警战志刚狼狈为奸,整日象个幽灵一样,监视大法弟子,司机迫害行恶。

在此正告付彦春,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不能再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善恶必报是天理,何雪健、任长霞、李大明、宋平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希望给你自己和你的亲人留条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9/五常市“六一零”恶人付彦春罪恶曝光-191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