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辉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五日】黑龙江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位于哈市东郊,这个集中营铁门高墙内能容纳500多人。2002年劳教所绞尽脑汁折磨大法弟子,每天强行洗脑:放诽谤录象-帮教-上刑,欺骗、谩骂、酷刑等一整套迫害程序。很多大法弟子被折磨得伤残、甚至死亡;大法弟子陈子辉被多次迫害的住院,奄奄一息;李洪斌、张涛被迫害致死。

陈子辉,男,今年60岁,家住宁远镇爱国村。1994年11月,经好友介绍接触法轮功,当时就被法轮功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认定法轮功就是他一直寻找的高德大法,从此他走进了大法修炼中。修炼法轮功后,老陈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每天都生活在喜乐祥和之中。

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一时间邪恶谎言铺天盖地。面对种种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诽谤攻击,陈子辉实在想不通:法轮功倡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怎么能有错呢?我的师父传法度人,利国利民,为啥受到这样的攻击?他决定进京上访,为大法和自己的师父讨回公道。

1999年9月的一天,他动身赴京,谁知刚到哈尔滨,就被守候在那里的镇政府人员和派出所警察抓住,劫持回宾县后关进看守所,三个月后才被放出来。

2000年大年初一,陈子辉又遭绑架,一个多月后获释。同年12月19日,陈子辉第二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被劫持回宾县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进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期间因身体原因保外就医,于2001年9月末解教回家。

2002年4月12日,陈子辉正在家里收拾土豆,活儿还没干完,突然,派出所警察和村干部闯进家中,他们二话不说,就把老陈抓走,送进县看守所。四天后,老陈被非法劳教三年,先被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集训迫害,六天后送到长林子劳教所。

到了长林子劳教所,老陈被分到一大队。因老陈一年前曾在这里被迫害过,管教们都认识他。有个管教威胁说:“陈子辉又来了,现在形势变了,可不是上回那样了。”老陈心想:不管形势咋变,谁也动不了我。

如今的劳教所,的确和过去不一样了,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由刑事犯人包夹,管教的态度凶狠异常,恐怖气氛日夜笼罩着这座人间地狱。不久,老陈转到三大队。

在三大队,由于陈子辉和李洪斌(阿城市大法弟子)、李景成(五常市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迫害,恶警们就对他们三个人动用酷刑。他们先把李洪斌打倒后抬下楼去,接着又把李景成打倒,拽着李景成的腿从楼上往下拖。李景成的头不停地磕在楼梯的台阶上。接下来他们命令陈子辉猫腰蹲在地上,老陈不干,他们就把老陈关进小号的铁笼子里上大挂。老陈的两只胳膊吊在铁笼子的盖上,身子直挺挺地立着,根本蹲不下。与此同时,李洪斌也被他们关进另一个铁笼子里上大挂。

为了抗议迫害,陈子辉和李洪斌开始绝食。恶警们把他俩绑在椅子上,两边分别有恶警摁着,强行把插管从鼻孔插进胃里灌食。每次灌完,老陈都往出吐,吐出的全是苦水。恶警们为了摧残法轮功学员,灌的根本不是奶粉,不知是什么东西,反正每次灌食后老陈就拉稀。他们还灌盐水,胃刺激得非常难受。

几天后,李洪斌被摧残得奄奄一息,陈子辉也出现昏迷状态。就是这样,恶警们也不把他俩放出来。七天后的一个深夜,进来一帮恶警把李洪斌从铁笼子里弄出来抬走了。后来听人说,李洪斌被送往万家医院的路上就咽气了。为了掩盖罪行,到万家医院后长林子恶警还让大夫给李洪斌打针,大夫说:“人都没气了,还打什么针呢?”

由于担心老陈出现不测,第二天恶警们就给老陈打点滴,注射盐水和葡萄糖。第三天,他们把老陈送到万家医院抢救。

万家医院位于万家劳教所院里,负责收治哈尔滨各劳教所的犯人病患,如今已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这里条件十分恶劣,一张只能睡三个人的床,有时让挤五个人。患者躺不下只好打横睡,脚都耷拉在床外边。被褥脏得很,上面爬满虱子。每顿饭只给患者吃半个馒头,根本吃不饱。医院里的恶警大夫对法轮功学员说打就打,不管其死活。一个月后,陈子辉出院,被带回长林子劳教所。

过了一段时间,陈子辉再次绝食,身体又出现危重症状,血压急剧升高。恶警们把他第二次送进万家医院。有个姓姜的恶警大夫见是老陈,恶狠狠地说:“我让你绝食,绝什么食!”抬手就打老陈的耳光。在医院,老陈继续绝食,恶警大夫就强行灌食,用小铁勺使劲别老陈的牙齿,硬是别掉了三颗牙。他们还指使刑事犯人殴打老陈,把老陈的肋骨打折了一根。

20多天后老陈出院,回到长林子劳教所后,先转到二大队,四个月后又转到五大队。五大队是长林子劳教所最邪恶的黑窝,称得上是地狱中的地狱,魔窟中的魔窟。大队长赵爽是个有名的地痞人渣,道德败坏,残暴凶狠。在他的指挥下,五大队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真是手段用尽,无所不用其极。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目的,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每天从早五点一直蹲到半夜十二点。除此之外,他们还动用各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上大挂、电刑(用电棍电击)、用飞镖扎、用活老鼠咬,捏搓睾丸、推掰撅等等。

“推掰撅”就是把法轮功学员推倒在地,行恶者骑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或用脚蹬、用膝盖顶住法轮功学员的腰部,同时把受刑者胳膊背过来往上掰,有的学员胳膊竟被掰折了。此酷刑令受刑者痛苦万分,难以忍受。有一次,恶警逼迫老陈站在墙角,指使刑事犯人往老陈背部一下接一下地打飞镖,扎得老陈背部衣服上净是窟窿眼,血迹斑斑,疼痛难忍。为了抗议这种非人折磨,陈子辉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刚一绝食,老陈就出现危重状态,血压高得惊人,恶警们把老陈第三次送进万家医院。

2002年11月末,陈子辉因绝食第四次被送进万家医院。有个恶警大夫见是老陈,立刻气恼万分,说:“好哇!你又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当时就把处于危重状态的老陈暴打一顿。

第三天,陈子辉听说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张涛住在314病房,就支撑着虚弱的身体前去看望。当时张涛生命垂危,吃不下一点东西,整天躺在床上,说话声音十分微弱。万家医院对张涛身体状况非常清楚,却见死不救,放在病房里不闻不问。三天后张涛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