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什么样的人在迫害法轮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

出谋划策迫害法轮功,孙学忱恶报死亡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大连庄河市光明山镇派出所恶警孙学忱就追随恶党,积极参与迫害。迫害法轮功就成了他工作的工作中心、宗旨、专职,污蔑大法、辱骂大法创始人、谩骂大法弟子,也就成了他的家常便饭。张口闭口都在配合央视“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早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孙就协助所长将数名大法弟子绑架进看守所;十月二日又将数名大法弟子半夜三更抓捕后送往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无数次的对法轮功学员抄家、绑架。孙学忱流氓成性,口不择言的辱骂、污蔑女大法弟子,攻击诋毁大法弟子的人格尊严。更为严重的是在其管辖区内对大法弟子明抢暗夺,每逢节假日、敏感日,就一步三晃的到大法弟子家中勒索财物、水果等,否则即以逼写“三书”,上报“六一零”等相威胁,不达目的不肯罢休,且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大法弟子。

在抓捕大法弟子的黑色恐怖中,不管是否属于他的辖区内,只要听说抓捕法轮功学员,场场必去,处处有他,为所长、领导出谋划策。在八年的迫害中,抓捕绑架大法弟子已成了他的怪癖,是光明山派出所迫害法轮功的主要人员。

面对他的迫害,大法弟子慈悲为怀,苦口婆心的开导、规劝他不要参与迫害,否则必有报应。可在他看来,只认为身着警服、无人敢管,天老大,他老二,不知收敛、不思悔改,对于善恶有报的惩罚更不放在心上,与其所长一样,极其狂妄,逢人就说:“法轮功说这个报应,那个报应,八年了,怎么就不报应我,怎么就不叫我死,我这不挺好吗?”因而对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从没有一点善心、善念,相反在所长面前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什么“不收拾收拾他们就反了”,“不送去劳教留他干什么”,“判刑是他自作自受”,“送去劳教好好整整他”等等。因此他成了恶警所长的左手右臂,上下班由所里派车,车接车送,好不风光。

天道难欺,善恶有报。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孙下班后由所里的专车送回家中,孙即上炕休息,且吩咐妻子,今天做点可口饭菜。

其妻在做饭时,发现他在炕上状态不正常,呼吸困难,痛苦不堪。见此景象,家属立即呼叫光明山镇派出所请求帮助,同时呼叫救护车,送庄河市医院抢救。经院方会诊确定为脑动脉爆裂。手术后,院方发出“病危通知”,让家属料理后事。二十二日拉回家中,以氧气维持尚存一息,二十三日家属又将其拉到大连医治。二十四日拉回家病情更加加重,二十五日死亡。孙学忱死时五十七岁。

色胆包天的“公安”

孙学忱自从加入公安之后,就趾高气扬、自命不凡,时时以那身警服炫耀,并以此接近女性寻求女色。九五年就因玩弄女性而失去了升迁所长的机会,还险些被公安帮派扫地出门。之所以幸免,是因为此时黄乱之风正形成官场主流,无官不贪,无官不色。而后孙不但不以此为戒,改掉恶习,从新做人,却依旧本性不改。经他所办的案件,必须达到他的要求──不提供色情服务不办案,是他办案原则,一般案件必须女人来办,男人来办是不行的,以事实不清楚或不是当事人等理由加以拒绝。不管岁数大小,只要他相中,象其主子江大魔头一样,许诺“有事找大哥”“大哥真事真办,不能亏了你”。在他的管辖片区内,提起“孙公安”人们都不太清楚是谁,但提起“色大哥”就是广为人知的了。

对金钱的贪恋无止境

孙自恃自己是“三朝元老”,又在自己的地面上,就将本地所有赌城、赌牌等收缴在自家门下,自己一手把持,按期收费,年节加倍。要开绿灯还得仰仗所长朱文喜的权势,虽说孝敬费是几个小钱,但也得打点的体体面面的,否则朱文喜不会看重他了。据目击者、知情人说:孙学忱死后,花圈花篮无数,可是送葬者大多为赌、色之徒或地痞流氓,除此之外就是朱文喜了。

据知情者说,在收拾孙的衣服时,家属从他随身穿的衣服口袋中即掏出一万七千元现金。一位目击者说,我六十岁了也没攒下这么多钱啊!当地群众都说,孙每天下班都去搓麻将,只要和他在一起,怎么玩都合法。可是孙下到村屯,见打麻将就抓,抓了人就罚款,没收赌具,不交罚款就拘留、劳教。

在中共恶党所谓搞活经济,一切向钱看的今天,人们的道德沦丧,人性丧失,在没有任何道德约束下,人们不相信善恶有报,不相信佛道神的存在。孙学忱就是这种人中的典型。明明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却昧着良心去迫害且肆无忌惮,最终受到上天的惩罚,使自己走上了不归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