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弟子控诉中共邪党二零零七年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

申诉状

申诉人:大庆全体大法弟子

事由:对大庆地区有关公、检、法人员在二零零七年非法抄家、绑架、拘留、逮捕、酷刑折磨等多起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件提出申诉。

要求事项:

一、依法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李卉、刘志高、刘艳霞、黎炳英、陈凤珍、王露华、周文彦、尹桂荣、杨金凤、李云彪、彦秀丽、韩德发、崔洪艳、于春艳、隋玉敏、瞿艳艳、崔玉梅、董文武、周文艳、施宝生、李春英、张亚琴夫妇等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二、依法追究大庆市公安局林国利;国保大队钟明(音)、李玉春、刘保峰、张宁宁;卧里屯公安分局张义清;红岗分局孙化呈、林水、李金瑞、魏涛;八百垧公安分局于长军、王欣鹏、黄明海;萨区分局梁胜利、李安波、王松、钟玉珍、赵景洲、何凌志、刘建华;铁人分局孙秀范、范春明、王涛;喇嘛甸公安分局王秉胜等有关人员;萨区、红岗、新村、大同、龙凤、让湖路检察院对应的法院等有关人的法律责任。

三、依法赔偿由此给被害人和家人造成的一切损失,退还强抢的一切财物。

四、公开恢复被害人的名誉。

事实与理由:

姜湃,女,三十岁,未婚,大学文化,原黑龙江省大庆市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迫害致死,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姜湃被骗到单位去上班,走到单位门口时被等在那里的大庆市公安局、卧里屯公安分局恶警绑架,被有关恶徒酷刑折磨三天后才送到市看守所,目击者说她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体十分虚弱,躺在看守所的板铺上起不来,时而咳血,食水难咽。两个月后六月二十六日家人亲眼见她在油田总医院监护室内,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昏迷不醒,身上有青紫处、浮肿、打着氧气,身上还有溃烂的地方。原本一米七零的个头、健康的她已奄奄一息,妈妈扑过来拉住她的手哭着呼唤她的名字,这时从她的眼角溢出了泪珠,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睁不开眼睛。害她的直接凶手卧里屯公安分局副局长张义清扬言“不死不放人”。另一直接凶手大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支队长钟明(音),在姜湃被迫害致死的当天,家人哀求放人,他说:“死不了,死了我负责。”姜湃就在当天六月二十八日深夜被迫害死,后逼家人匆匆火化。

刘生,女,五十二岁,管理局供水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她去一位同修家被恶警绑架,在现场抢走打印机、纸张、MP3、五百元现金,红岗公安分局杏南警务室所长林水等恶徒殴打刘生,打的口吐鲜血,当场休克,醒来后失去人性的恶警又继续野蛮殴打,打的全身青肿,第二天恶警直接将她送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去戒毒所之前的两天中,魏涛不让她上厕所,导致腹部剧烈疼痛,还被李金瑞连续打耳光,使之左耳失聪。戒毒所拒收,刘生才被放回家。刘生被迫害的进食艰难,腹痛异常,医疗无效,一个多月后被迫害离世。

倪文奎,大庆采油六厂井下作业公司十一队职工,修炼法轮功前全身百分之九十八的皮肤连五官都长满牛皮癣,找不到一块比指甲还大的好皮肤,常常无法入睡,不敢脱衣上床,因一碰就出血。他痛不欲生。九七年四月份被五大连池疗养院送回,说他的病已经不能治好了,回家准备后事吧。在他绝望之时,幸遇法轮功,看了《转法轮》第二天他烟酒全戒了,炼功三十多天,一身牛皮癣全好了,全厂人都震惊了。从镇压法轮功开始,身心受益,绝处逢生的他怎么能不出来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大法和创始人李老师是被冤枉的。因此被大庆公安局多次非法关押,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被喇嘛甸派出所一恶警领二十多个警察从三楼破窗而入,绑架关押判刑三年,在狱中受尽折磨。出狱回家后,喇嘛甸公安分局片警还常到家中骚扰,精神的重压使他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最后十个多月昏迷不醒,象植物人一样,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离世。

死者鲜血未干,新的罪恶还在继续。

刘志高,男,四十八岁,大庆市供水公司买断职工,家住铁人二村一区,他是名残疾人,自幼患小儿麻痹导致右下肢细短功能障碍,身体虚弱,曾做过颈椎手术,可炼法轮功不久,整个人变了个样,身体健康,红光满面,十年了没吃一片药。整天乐呵呵的对人更加善良忠厚,是一个有口皆碑的好人。可却被强行绑架、抄家、酷刑折磨已骨瘦如柴,生命危急,还被非法判了七年刑,现在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刘志高在班上就被六一零、大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和铁人分局片警王涛等六、七个恶警,将其头上套个黑袋子,反扣双手,强行劫走,还非法抄家,把他家中值点钱的东西全部抢走,包括收录机、VCD、电脑等,连上班用的工具,磁铁、铁砣等也掠走,各种私人财物十几箱,装了半车。后在十一月份又抄家一次。威逼、绑架、恐吓刘志高的妻子两次,害得她几乎精神崩溃,脸色发青,语言异常,在亲友的强烈抗议下才放回。在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一时,萨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他,劫后三个月了,在庭上他有气无力的告诉在场的人,那天大庆公安局国保大队与铁人分局的恶警们把他劫到一处,用惨绝人性的酷刑折磨他,把他锁在铁椅子里几昼夜,期间多次灌芥末油,导致他呼吸道、食道和胃损伤严重,无力进食,几度生命垂危。这期间单位取保不但不放人,还被敲诈一吨汽油。在庭上人们也发现刘志高骨瘦如柴,体重几乎下降一小半,只剩八十多斤,站不稳,声音沙哑,与平时判若两人,亲人们都难以辨认他,在庭上萨区法院的韩军、郭佰哲,检察院的刘月莹、张大军拿着捏造的一些罪名记录问来问去。但对刘志高揭露迫害他的事实,听而不闻,并制止他说出。

李卉,女,三十八岁,家住大庆市文化宫三区,大庆物资装备集团职工,修炼法轮大法使其道德更加高尚,处处与人为善。三年前她母亲去世后,年迈的姥姥无人照顾,她把姥姥接到家里,承担起赡养老人的义务,令亲友感动、钦佩。这样一个好孩子,也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后,大庆公安、国安大规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二十多人时,李卉也是其中之一,萨区公安分局某副局长带着片警王松、赵景洲等将正在上班的李卉暴力绑架,锁在铁椅子上,非法审讯。恶警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凭证的情况下,威逼诱骗李卉的姥姥开门,不开就连砸带撬,最终闯入室内,非法抄家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光盘和三千元左右的工资。那次李卉于第二天凌晨从萨区分局走脱后流离失所。为了再次抓捕李卉,萨区公安分局恶警对其家人,亲属多次骚扰、恐吓,还把他八十岁的姥姥撵出家门,派人住进李卉家长期蹲坑。

李卉这个被迫离散的小家,只剩老幼三代相依为命,又被强行驱散。李卉的母亲是她姥姥唯一的孩子,李卉六十五岁的父亲体弱多病,还要赡养自己84岁的老母亲,根本无力照顾李卉的姥姥,年迈体衰的姥姥有家不能归,流落到乡下。由于突如其来的打击心脏病发作,全身浮肿,身体异常虚弱,又时时担忧外孙女,更忧心才六岁幼小的重外孙女,常常以泪洗面。李卉年幼的女儿被撵到再婚的爸爸那里,无法接受被掠走妈妈的重创,整天哭闹着找妈妈。同年九月二十二日,李卉外出在体育场路边等车时再遭绑架。恶警钟玉珍、何凌志等对李卉进行长时间殴打,使她身体多处受伤,在大庆看守所、大庆公安局副局长林国利指使萨区公安分局恶警对李卉动用酷刑,连续多天不让睡觉,用特制高温强光大灯泡照烤等进行逼供,妄图达到加重迫害,从中达到个人猎取‘政绩’的资本,李卉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已三个多月,恶警怕罪行败露,不许家人探视,期间对李卉非法起诉三次都因证据不足被退回,还不放李卉回家。萨区分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副局长李安波,政保大队的刘建华又与大庆公安局国保支队勾结要对李卉再次刑讯逼供,妄图进一步伪造案卷。大庆公安局国保支队一贯以灭绝人性的手段,残害法轮功学员,已做案多起,草菅人命,罪恶累累,已知仅二零零七年就害死了女青年姜湃,重伤柴树湖、残疾人刘志高、大庆人民医院刘莹等。可想而知,在那里李卉的生命安全没有任何保障。眼看独生爱女身陷囹圄,老父忧心如焚,身体越来越消瘦,健康严重受损。至今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李卉一家被害的支离破碎。大庆公安局萨区公安分局恶徒用暴力坑害好人,洗劫家财,而且公然非法强占民宅,残害孤儿寡母与年迈老太太,无不激起当地人们的公愤:“什么公安,纯是公害,中共邪党指使下的恶警连流氓土匪都不如!”

陈凤珍,女,五十多岁,大庆采油五厂职工,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陈凤珍去赶集。在途中被大庆市红岗公安分局杏南警务室所长林水、刘万民等几个恶警,伙同大庆市大同区公安分局派到五厂的协管恶警,将陈凤珍劫持到杏南警务室,后劫持到大庆看守所,抄家抢走多本大法书、资料、一个切刀、一台电脑。陈凤珍被绑架至今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天天被野蛮灌食两次,这种灌食是极其残忍和痛苦的,容易把人呛死的一种刑罚。被害得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身体非常虚弱,生命垂危。恶警林水扬言,“什么病不病的,只要有一口气就不放。”至二零零八年一月初红岗区法院对陈凤珍非法开庭审判,犯人将陈凤珍抬上车拉到法院,陈凤珍当场心脏病复发,使恶徒妄图审判未果。这是该区恶警惯用的害人手段,不管当事人的死活,刘生就是这样被害死的。

大庆地区这一年中绑架、拘留、劳教、判刑等多种形式迫害了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上至年近七旬的老妇人,下到二十多岁的青年,使上百个家庭、数百位家人受尽煎熬。为什么迫害──找不到任何法律依据。我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中华人们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炼法轮功是个人信仰,是我国宪法允许的。然而迫害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时都套用了“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所谓罪名,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对法轮功的诬蔑,是共产邪党历来迫害好人的惯用手段。从“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不都是如此吗?当初对地主资本家几乎斩草除根,如今新地主入党是种粮大户,新资本家参政是私人企业家。“反右”“文革”不都平反了吗?“文革”时也象迫害法轮功一样,煽动群众斗群众,乱了十年,使国民经济倒退了几十年。迫害法轮功九年了,动用了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劳民伤财,害自己的良民。对法轮功从表面的打压,到背后的剖腹挖心,盗卖活体器官,官方从中牟利, 同时焚尸灭迹,是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大法洪传,获得全球人们的信仰和支持,而镇压法轮功却受到全球人们的谴责和诉讼。邪永远压不了正。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的告诉人们,法轮功是好的,迫害法轮功的邪党及恶徒是邪恶的,不要受其蒙骗,毁掉自己和家人的前程,这是为了救人,是言论自由,何罪之有?快找本《九评共产党》看看,这本书以铁的事实全面揭示了邪党的邪恶本质,引发至今三千多万人退出中共邪党的大潮。看看历史和现实,历代王朝不都更替了吗?这是必然,共产邪党历来残害无辜,罪不可赦。唐朝的《推背图》,国外《圣经启示录》和世界上多种预言都说到了共产邪党是个邪教魔体,它就是来毁人的,现在天要灭中共;更有当今贵州平塘县掌布乡的地质奇观──亿年奇石报“中国共产党亡”。二零零二年发现在巨石断面上惊现“中国共产党亡”这排列整齐的六个大字,多方科学家考证,中外各大媒体均报导了这是“天然矿物质形成的六个大字”;(现在此处建成了国家级地质公园,门票上就印着“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每日因此而来观看的人很多)。中共邪党和恶徒互相利用,妄图用镇压来封住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的口。难道还能把这光天化日下的“藏字石”关进监狱吗?这说明了什么,中共灭亡是天意,天意不可违呀!现时的例子太多了。唐山大地震、南亚大海啸瞬间几十万人丧生,面对大自然,人太渺小了。法轮功学员就如同海啸前的报险者,他们是冒着生命危险,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和方式告诉人们,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所有组织──党、团、队(用化名、别名、小名都行,天承认);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性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劫时就大难余生,反之也无损,对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违了国家哪条法,这是言论自由。作案人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没违法,却是恶党让干的就干,邪党瞬间即灭,它能左右了天意吗?谁干的坏事谁自己扛。

各位法官、检察官上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关组织和个人,严重的触犯我国《宪法》和《刑法》,根据我国《刑法》第二三八条、二四三条、二四七条、二四八条、三九七条……构成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滥用职权罪;侵犯他人财产罪;虐待妇女儿童罪等罪,依法立即释放李卉、刘志高、刘艳霞、黎炳英、王露华、尹桂荣、杨金凤、彦秀丽、韩德发、崔洪艳、于春艳、隋玉敏、瞿艳艳、崔玉梅、李云彪、董文武、柴树湖、周文艳、施宝生、李春英,张亚琴夫妇;赔偿由此给上述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造成的一切损失;退还所有强抢的钱物;追究上述做案人的一切法律责任;严惩害死姜湃、刘生、倪文奎的凶手。还法律尊严,匡扶人间正义,要一追到底,直至把罪犯全部捉拿归案。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

此状呈: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人民最高检察院
黑龙江省最高人民法院
黑龙江省最高人民检察院
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大庆市中级检察院
全国各级人大
全国各级司法等有关部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