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几名大法弟子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

  • 义县公安局政保科对刘桂芝、白宝华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 老年大法弟子田玉录被迫害事实

  • 老俩口遭到乡派出所、教养院严重迫害

  • 宁桂春老人遭受的骚扰与迫害

  • 我们全家被迫害的真相

  • 义县公安局政保科对刘桂芝、白宝华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辽宁义县公安局政保科和九道岭镇派出所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多次对刘桂芝非法关押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九道岭镇派出所恶警闯入刘桂芝、白宝华等大法弟子家,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同年的农历八月十四日晚,刘桂芝、白宝华和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到镇政府,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十月七日,刘桂芝、白宝华等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回来,被九道岭镇派出所所长李春雷带着恶警绑架到镇派出所,刘桂芝、白宝华被非法关押一天,分别被勒索一千元钱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月六日,刘桂芝被非法关押在党校院内两天两夜后才放回家。二零零二年农历四月三十,因不明真相人的举报,由义县公安局政保科张彦复带着五、六个恶警,在地里找到白宝华,到其家中进行非法搜查,把屋里翻了个乱七八糟,把大法书抢走,然后把白宝华绑架到九道镇岭派出所,当天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然后勒索三千多元钱才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的农历正月十八,九道岭派出所所长刘祥军带着五、六个警察闯入大法弟子家中,当时大法弟子正在一起学法,到屋后,所长刘祥军就往义县打电话,不一会儿就来了一个面包车,从车里下来两个恶警,一个名叫王殿宏,一个叫杨力学,他们是义县公安局政保科的人,然后把刘桂芝、白宝华等七个大法弟子强行带到车上,直接送往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八天,出来时刘桂芝还被勒索二千多元钱。白宝华被非法关押五十八天,出来时被勒索去八千多元钱。


    老年大法弟子田玉录被迫害事实

    田玉录是一名老年人,曾得过胰腺癌,正当绝望时,九九年初她喜得大法,通过修炼,明白了许多道理,并按“真、善、忍”要求去做,结果得法短短几个月,癌症和其他疾病都不翼而飞。田玉录说:“是大法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夺回来了,我非常幸运。”

    可是,随后不久,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田玉录根据自己切身受益的经历,登上了去北京的客车,希望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结果在秦皇岛被警察劫持到一个大院内,当日由县车坊乡派出所劫持回所,在派出所里被强制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强迫洗脑、写保证书,于深夜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前夕,田玉录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到乡派出所,让交五百元钱还有房照、身份证,不交不放人,结果交后才放人。还有一次田玉录被叫到乡派出所,恶警刘立委逼问:你们还炼不炼了。田玉录没吱声,最后每人被迫交五十元钱才放人。


    老俩口遭到乡派出所、教养院严重迫害

    文/ 辽宁大法弟子

    我们老俩口是辽宁省义县前杨乡大法弟子。喜得大法后,从中受益,身心健康,走路一身轻。但是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我们老俩口也遭到了前杨乡派出所和马三家教养院恶警的严重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由村书记刘志宏带领乡派出所所长张成军和刘海涛、孟相、宋文祥等恶警,非法闯入我们家中进行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炼功带、光盘等物品,并把我们非法关押。

    二零零三年六月九日,由村长郭维平带路,乡派出所所长刘成军和刘海涛、孟相、宋文祥等第二次到我家抄家,乱翻一通,结果什么也没翻着,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乡派出所所长张成军带领县公安局恶警七、八个人到我们家,抢走了大法书。当天把我们抓走了,到了晚上把我放回来,把我老头关进了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左右,又送进锦州教养院加重迫害,非法劳教一年。在教养院期间,遭到了强制洗脑、转化、坐板、恐吓等身体上和精神上的严重摧残,当时参与迫害的恶警有:李松涛、张春风、张家彬、杨庭伦等。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乡派出所刘海涛等三名恶警,把我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后,又把我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遭到了不让睡觉,强制洗脑、转化、坐板等严重迫害。直接参与迫害人有:苏境、张秀荣等恶警。

    以上是我们老俩口,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和锦州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严重迫害的事实,现写出来,是为了让恶警们醒悟,并告诉所有世人远离邪恶,明白真相,选择美好的未来!


    宁桂春老人遭受的骚扰与迫害

    宁桂春,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象胃炎、心脑血管、胰腺炎等一身病全都好了,大法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通过学大法,使他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修炼法轮功对社会和国家都有好处。可是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和他的流氓集团撒下弥天大谎,迫害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宁桂春虽然没有被劳教,在这些年的修炼中也受到干扰和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宁桂春和几个同修上北京上访,到锦州站被恶警劫持站台里边,晚上八至九点钟锦州公安局给义县公安局打电话,用车把当地大法弟子送到城关派出所、镇东派出所等派出所,问还炼不炼,同时强制按手印,非法关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才让回家。后来,镇东派出所董建华来宁桂春家骚扰,问她儿媳:你们老太太还炼不炼?等等。

    二零零二年中共开十六大,大法弟子孙灵华被抓走,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另一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三个月才放人。第二天恶警又要抓宁桂春,宁桂春被迫离家出走一段日子。

    零六年十月份,宁桂春家盘炕,从后门进来几个公安便衣,说抓姓穆的,到她家洗澡间都看了,又到小卖店,假装买啤酒问这问那的。二零零七年春天过后,公安局又以查户口为名来她家,进行非法盘问。


    我们全家被迫害的真相

    我是义县七里河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我们夫妻俩喜得大法,时刻按真、善、忍标准来约束自己,身心得以净化。下面我讲一讲几年来中共邪党对我们的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当年十月份,镇派出所的恶警们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逼写保证书,头几天罚站,而后干活、擦玻璃、打扫卫生,一共被非法关押十一天,当时家中剩下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九岁的小女儿,被勒索二百元钱后放回。回家后,我们早、中、晚被迫到村上报到,派出所又让按手印,镇政府派人在村上蹲点,村干部轮流值班监视我们,一到所谓“敏感日”就到村上报到。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邪党“十六大”召开前夕,镇派出所李岩等人在傍晚八点左右闯入我家,进来就抄家,把大法书籍抄走,然后把我们带到镇派出所,而后送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在看守所二十多天受到刑事犯各种欺侮、打骂,然后被送锦州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在锦州教养院,我遭到非人折磨,每天由管教、四防(刑事犯)监视,坐一尺高小板凳,强制洗脑,逼写“三书”,不写就严管、罚站、电棍电、坐老虎凳等多种刑罚。有一次,我被二大队姓尹的恶警电的肉皮发出焦味,他边打边骂。迫害我的恶警有:李松涛、张春风、冯子斌,还有两个四防的,有时我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小腿被踢破等。

    再说我妻子,在义县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二十九天,在不省人事的情况下,未经本人同意,向家里勒索六千元钱后才肯放人,说不交就送马三家教养,交钱时无任何凭据。

    以上就是我们受迫害的事实。善良的乡亲们啊,我们所受迫害只是因为我们要做好人,按“真、善、忍”标准去做,并没有犯法,真正犯法的是江氏流氓集团,他们侵犯人权,伤天害理。请人们赶快退出这个邪党组织吧,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