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常德恶警和白马垅劳教所迫害的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我是湖南常德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六月二日,我到安全乡去看望我婆婆时,到一功友家的亲家家去讲真相,被那里的坏人举报,六月三日就被安乡公安局恶警绑架关押在常德看守所,七月十九日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

一开始我被非法关押在七二队,恶警逼我站了一天一晚,要我写保证、戴符号,我不配合她们,恶警就将我转到七一队,关押在一个做饭的柴房里。七一队恶警中队长赵帅情,这个女人手段毒辣,指使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因为所谓“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恶警得一万元钱,吸毒犯得十五天奖励,所以只要一有法轮功学员被关进来,她们就往死里整。

我被关押到七一队后,恶警令三个吸毒犯夹控我,对我进行打骂,日夜不准睡觉,每日强迫看栽赃大法与师父的电视,眼睛不许闭一下;罚蹲,四个夹控二十四小时守着,只要没有达到她们的要求就打。有时一夜到天亮都不准上厕所,屎尿都拉在裤子上;热天不允许洗澡,她们把我的上下衣扒光,只剩一条短裤,三人扯头发,一人用脚死劲踩我的脚,用手扯我的乳房……我被折磨的神志不清,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在这种高压折磨下,我人的这面受不了,又放不下生死,正念又不足,向邪恶势力妥协了,做了对不起大法与师父的事,给大法带来了损失。但我马上明白过来了,宣布妥协作废。

我经常反迫害不配合邪恶。二零零六年国殇日,我拒绝做操,被恶警罚站十一天,从早六点站到二点,有时候四点;我喊口号,恶徒将我的嘴塞上东西;她们不管怎么整我,我就是不蹲。这次反迫害连黑窝里的电视机我都给打烂了,打烂了电视机,夹控和恶警六、七个人打我,我的手被绑在后面,她们都搬不动我。以后我就把这个神奇的事告诉了其他法轮功学员,有两个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也清醒过来了。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我在操场上炼功,恶警又罚我站了一天,不让上厕所,尿都拉在身上,恶徒要我报告才准上厕所,我不报告,还带动我们房间的人都不做操了。过年时,我绝食反迫害,十一天没吃没喝。恶警要我吃药打针,我就喊口号,手上都找不到脉了,医生也不愿给我打针。从此以后邪恶也就不管我了,不再叫我做操、奴役劳动。

我们房间有五个法轮功学员,坚决抵制迫害。有个法轮功学员绝食八个月,有个绝食两个多月,恶警看着我们都害怕,把我们严管,三个夹控看守,整天把门关上,不允许和别的法轮功学员接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