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通化市迟雁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吉林通化市大法学员迟雁原本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但在邪党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的残酷迫害下,患上绝症,并被劳教所恶警故意延误治疗,现被迫害的身体每况愈下。

迟雁,女,五十三岁,原是通化市实验小学的教师。迟雁于一九九五年开始学习法轮功,身心受益极大,她多年的神经官能症、心脏病、关节炎都好了,而且,暴躁的脾气全改了,头脑清醒、记忆力增强,人一下子年轻了许多,法轮大法从新塑造了她。

然而九九年七月,共产邪党开始无端的镇压法轮功,把利国利民的法轮功定为×教。作为法轮功的直接受益者,迟雁理所当然的得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是,她两次上北京,向全中国、全世界喊出了:“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零年七月,迟雁去北京上访,被通化市东昌公安分局政保科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期间,她受尽了迫害:强行洗脑,电棍电击、高强度奴役、残酷的精神折磨等等,恶警使用黑暗的手段迫使她放弃信仰。

突然有一天,迟雁发现乳腺上长了一个硬块,后来在医院确诊是乳腺癌。多么明显的对比:修法轮大法使她健康善良;邪党的疯狂迫害使她变成了一个精神灰暗的癌症患者!谁好谁坏,世人啊,请你们用良心来评判!

二零零一年,吉林省公安厅以“三零五”电视插播事件为由,又绑架迟雁,把她固定在铁椅子上进行了刑讯逼供。恶警用四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的电击她,往她身上浇透了水,放着蓝色电光的高压电棍,电击得她抽缩成一团。恶警在她的腿、腋下、眼、牙、脖子、乳房等处长时间的电击,刑讯室里充满了肉皮焦糊味。当时她告诉恶警“右侧乳房上长了一个瘤”,恶警说“我就电你那个瘤”,并拼命的电击起来。几天酷刑下来后,迟雁浑身布满了伤,两腋下被电得一层叠一层的伤,都变成了硬壳,双乳肿胀得吓人,脖子肿得和脸一样平,上面布满了血泡,两腿的伤都密密麻麻的,牙齿松动,嘴肿得老高,上面满是血痂,双手被铐子勒的肿得像馒头,手指都失去了知觉,两个小手指半年后才恢复正常。当把她送到拘留所后,她的惨状把号里的几十人都吓哭了。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迟雁被劫持到劳教所,六大队恶警大队长李同明知她乳腺上有瘤,就是不给她报所外就医,一次次的敷衍她。当时迟雁双侧腋下都肿了,整夜都睡不好觉,人消瘦得厉害,还被逼奴役。劳教所一直给拖到十一月份,才把她领到省肿瘤医院检查。检查时,医生告诉说:“来晚了。”劳教所这才给办理保外就医。恶警大队长对别人说:“她的生命也就这十天八天的事了。”

迟雁回家后一直请病假没有上班。二零零五年,通化市东昌区“六一零”要办洗脑班,教育局和学校领导到处找她,让她参加洗脑班,并扬言,如果不参加洗脑班就停发工资。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因为迟雁拒绝参加洗脑班,被教育局以自动离职为名,停发工资。

现迟雁的病情每况愈下,这完全是由于邪党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的迫害造成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