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小说:不寻常的过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七日】今年回老家过年,短短数天,在我出生的小山村里,不经意间让我明白了一个长期迷茫的问题。

(一)

经过了几天的车船劳顿,大年三十我回到了故乡——西北高原的一个小山村。叔婶和堂弟他们见我到家格外高兴。过后得知叔婶早向乡亲们炫耀过:“我侄子今年要回我家过年,你们知道吗?他已经是县级干部咧!”

下午,全家人吃过团圆饭,不等太阳压山,我随叔叔、堂弟沿着冰雪小道登上村东的小山包去祭拜祖坟。按照乡俗,我们在爷爷、奶奶和我父母的坟头前烧化纸钱、点上蜡烛,叩拜之后踏着夜色返回。

走到村口,见新修的庙堂里已灯火辉煌。叔叔告诉我,这是三年前修建的一座寺庙,里边供着佛和菩萨。问我要不要进去瞧瞧?我说:“佛寺见的挺多,不必看了!”到了村子中间,见五圣庙前进香的人已络绎不断。我问叔叔:“这五圣庙里的神像不早就被砸了嘛?”叔叔说:“四年前,乡亲们湊钱从省城请来一位匠人重塑了五圣神像。”

堂弟陪我进庙转了一圈,看见财神、火神、虫神、马王爷、牛王爷,五圣的泥像倒也塑的齐整。不知怎的,我感到庙里阴气很重、有点发怵,迅速出庙。我问叔叔:“这样大张旗鼓的修庙、敬神,政府就不管?”叔叔笑着说:“谁管?你不知道,这几年到处都在建庙、塑神像。除了村东的佛寺、这儿的五圣庙,村西的玉皇山上还新修了玉皇庙。”我插问:“供玉皇大帝?”他说:“庙里不光敬玉皇,还有菩萨,乱七八糟什么神都敬!”稍作停顿,他接着说:“周围还修了许多土地庙、龙王庙,没有人管。其实那些乡镇干部都偷着敬神!”

说话间已回到了家里。除夕夜,一家人围坐在火炕上看着电视、拉着家常。从村里的奇闻轶事,谈到南方的雪灾,叔叔感慨道:“唉!共产党喊战天斗地,你斗得过神吗?”我问叔叔:“你这个曾当过村支书的共产党员也信神?”他认真的说:“信,当然信!”我笑着问:“你就不怕组织上处分?”他哈哈一笑:“处分?谁来处分?你住在大城市不了解乡下的情况!告诉你,党组织早就名存实亡了。你不提,我都差点忘了我还是党员呢!”叔、婶和堂弟都笑了起来。

他们的轻松笑声,让我意识到:“完了!共产党真的完了!”我问叔婶:“咱村有皈依佛教的吗?”他们同声回答:“有!”叔叔说:“刚才进村路过那个李明家,你听见音乐了吧?他是咱村第一个皈依佛教的。他家里那个《南无观世音菩萨》的音乐一天放到晚。他家里的人都皈依了,村里还有几个人也皈依了佛教。”叔叔指着婶婶说:“她差点也皈依了!”我一愣,问道:“怎么差点皈依?”“说来话长!”叔叔喝了口茶,接着说道:“李明是十年前就皈依佛教的,他很虔诚,自己花钱印了金刚经发给别人,许多人都跟着信佛教了。但过后陆续出的几件事,令人感到迷惑!”我紧紧盯着叔叔,他说:“李明为了表示对佛的诚意,把自己的大儿子送到南方一个大寺院当了和尚。不知怎的,儿子连续几年给家里邮来几万块钱,李明用这些钱开了一个杂货店。大伙都在议论:出家人哪来那么多钱?五年前的一个晚上,一场大火将店铺烧了个净光。乡亲们说这是天火烧了黑心钱!”稍作停顿,叔叔接着说:“不久,李明的老母亲到玉皇山敬佛时摔倒在半山腰的雪地里被活活冻死。乡亲们不解,老太太对佛那样虔诚,咋能在拜佛的途中丧命,佛怎能不管呢?”我用吃惊的眼神看了看叔叔,他接着说:“四年前,李明的弟弟牵头在村东头修建那个佛寺,结果寺庙还没修好,他却患癌症去了!这几件事给人的印象是:佛教不是净地,好象佛也不管了!所以你婶只是烧香礼佛,却没有皈依!”堂弟插话道:“所以,许多人不再信佛教、却进庙敬神了!”

沉默了片刻,叔叔说:“说起进庙敬神,有些事也让人不解!”我问:“怎么了?”叔叔说:“你还记得那位会唱戏的周大伯吧!”我点点头,他说:“自从五圣庙重开香火,你周大伯就自告奋勇照看庙堂,他真是尽心尽力了。按理,神该保佑他家平安吧?谁料他家连遭不幸。先是他的女儿英年夭亡;接着大儿子暴病丧命;前年,小儿媳中煤毒熏死;去年,你周大伯半夜死在炕上、无人知晓!”我惊的啊了一声:“周大伯死了?”叔叔说:“死了,死的样子很难看!你说这五圣庙里敬的是神吗?”稍顿他接着说:“所以,我也不信佛教、也不敬神进庙,我信耶稣!”我笑着说:“你入基督教了?”叔叔得意的点了点头。婶子有点带嘲的冲着叔叔说:“得,得,再别摆乎你那个基督教了!一个中国人信那个洋教,算怎么回事?”叔叔有点认真的说:“我就相信只有耶稣是神!”婶婶反问:“你敢说释迦牟尼不是神?”

堂弟赶忙插话:“行了,你俩又打起嘴仗了!要我说呀,不论是基督教还是佛教我都不佩服!”叔叔问:“你服谁?”堂弟微微一笑:“我服法轮功!”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令大家都有点意外,我的神经也猛的抽动。我问:“咱村也有炼法轮功的?”叔叔说:“有!早先有十多人炼,这几年不见什么动静!”堂弟说:“这些人没信教、不进庙,人家都在悄悄炼!”叔叔说:“还记得村西那位朱净洋吧?”我说:“记得!”堂弟说:“他是明着炼法轮功的!”接着堂弟讲了几件关于朱净洋的事,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回忆,更引起了我的兴趣。

(二)

大年初一吃过饺子,我备了几样礼品在堂弟的陪同下去村西拜访朱净洋。他们一家见我登门,喜出望外,赶忙把我们让到火炕上,炕桌摆上了糖果、茶水。朱净洋长我几岁,年近五十却十分精神。从家里的摆设,可知他家生活仍然清贫。

寒暄一阵,他便没有了拘谨,话题很快转到了法轮功上。我问他:“你炼功,人家不找你麻烦?”他笑着说:“咋不找?不过我不怕!他们上门我就讲真相,我说做好人有什么错?这么好的功凭啥不准炼?他们先是支支吾吾,后来说自己是例行公事,所以干扰越来越少了!”我说:“我们单位也有人炼。说实在的,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不过,好好炼功不就得了,干嘛要去围攻中南海、后来还去天安门自焚?”他呵呵一乐,边添茶边说:“看来你老弟啥都不知道!”他立刻下炕,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光碟,打开碟机和电视,朝着我说:“给你看看真实情况!”他边放边讲,向我解说着“4.25”事件的情况。放一段落,他按暂停键,对我说:“本来4.25事件是何祚庥违反‘三不’政策,在天津挑起事端,逼着万人进京上访,他是肇事者。江泽民不去处理他,却倒打一耙整起了法轮功,真是颠倒黑白!”接着他继续播放“天安门自焚”录像。当放到那个小女孩的妈妈身上火已熄灭却遭人重击、手捂着头倒地而亡的场景时,他将画面定住,用手指着画面说:“你看,这个穿军大衣的,砸人的手臂还没收回。将人砸死还得说是自焚烧死!”我惊呆了,这哪是自杀,明明是谋杀么!

堂弟插话道:“共产党真卑鄙,这不是嫁祸法轮功吗?”我的心剧烈跳动,一种被欺骗的耻辱,使我的脸火辣辣的发烫。

他看到了我的激动,给我添了一杯水,问道:“你知道《九评共产党》吗?”我说:“从电子信箱中知道点情况,但没系统读过!不过我觉得这不该和法轮功扯到一块,那不是在搞政治吗?”他笑着说:“我是个农民,不懂得什么政治,但我明白这个理!打个比方,如果咱村出了个坏村长,老干坏事,欺负了张三,也欺负了李四。张三不服就向乡亲们揭露这个村长干的坏事,并告诉大伙善恶有报,村长必遭天报,劝乡亲们远离他;李四不仅告诉大伙村长如何坏,还明确要把他拉下台、自己当村长。你说,这两个人谁在搞政治?”堂弟脱口而出:“李四在搞政治,他想当村长。”老朱说:“对,李四在搞政治,他有权力要求;而张三是在反迫害,而且劝乡亲们别随他干坏事以免遭报,是为救人!”我赶紧笑着附和:“我明白了,法轮功是反迫害、是救人,不是搞政治!”他说:“对了!”一个浅显的比喻讲明了一个深刻的道理,我立时对这位没读过几天书的儿时朋友刮目相看!

接着他又谈到了优昙婆罗花、藏字石和“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我都静静的听着。当谈到他如何讲真相、救度世人时,我问:“你出去发材料啦?”他说:“我发材料不多,主要利用我开的这个小旅店讲真相。凡来住店的客人,都是我的有缘人,我给他们放光碟、给他们看材料、劝他们‘三退’。”我说:“你胆子真大,就不怕谁举报?”他笑着说:“谁举报?乡下人都实在,当明白我是为他们好时,感谢都来不及呢!”稍作停顿,他喝了口水接着说:“去年,我这儿住了几位从县城来招生的技校老师,硬是催着我给他们放完《九评》光碟才走。临走,还托我用化名替他们声明退党。”

当说到炼功的好处时,他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们不仅身体好、不花钱看病,而且心态很好!”堂弟敦促说:“讲讲你孙女的事吧!”他说:“那是去年夏天的事了。那天我一岁多的小孙女在马路上被一辆摩托撞的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迎面扑倒地上,满脸是血,把大伙吓坏了!我老伴急着喊‘法轮大法好!请李老师救娃’;我心里想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我快步跑去抱起孩子喊了一声‘没有事!’放走了骑摩托的小伙子。”堂弟插话:“这小伙运气好,碰到了你这修法轮功的,要换别人他就惨了!”老朱接着说:“我给孩子稍作处理,涂了一层烧伤止痛膏。不到一星期,奇迹出现了,孩子脸上的疮痂全脱,没感染、没留任何伤痕,白嫩如初。这是我师父的呵护,是大法的神奇!”我被感动了!

我问他:“听说你还拾金不昧?”他笑了笑:“那是在两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回家时在路口踩着一个软包,拿回家灯下一看,是一堆钱,约有千把元。这对乡下人可不是个小数字,丢钱的人该多着急!我放在床头上心想天亮再找失主。半夜,一位住店的客人气急败坏的嚷着快给他开门出去寻找丢失的钱包。我让他进到卧室稍作盘问,判定他就是失主。这是一位靠收购头发谋生的小本经营的客人,这一千元钱就是他两个月的收入。当我把钱包交给他时,他抽出了一百元说是谢我。我当即谢绝,告诉他我若要你这一百元,就不会还你那一千元!他扑通跪倒地上、失声大哭,谢我的大恩大德。我赶快扶起他,对他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师父教我修“真、善、忍”,要谢就谢我师父李老师吧!他呜咽着说:“谢谢李老师!”

这一席掷地有声的谈话,使我震撼了,泪水夺眶而出。顿时觉得这位原本其貌不扬的朱净洋此刻十分高大!我的灵魂深处迸发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心声!

离开朱家时,我向他借了《转法轮》、《九评共产党》,我想认真的了解一下法轮功。

(三)

我如饥似渴的拜读了《转法轮》,从心底里升起了对法轮大法的无限敬仰;读完《九评共产党》,看到了共产党的邪恶,我真如梦初醒。我终于明白了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明白了神告诉人们的应该如何选择未来。我为自己明白了这些而庆幸!

初五的晚上,大家用过为我践行的酒饭之后,围坐在一起。叔叔对我说:“这几天你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哪儿也没去,只是读书,说说你的高见!”我告诉大家:“我明白了一个重要的道理!”叔叔问:“什么道理?”我说:“我明白了法轮功!”他不以为然的说:“咳!我知道你从朱净洋那儿知道了法轮功的许多事。我明白,法轮功跟我们基督教一样,也是教人向善的!”我郑重的说:“不一样!”叔、婶都吃惊的看着我:“什么不一样?”我说:“法轮功相信了你们所相信的神希望你们相信的东西,可你们却不相信!”叔、婶和堂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堂弟说:“哥,你怎么说起绕口令来了,把人都绕糊涂了!”叔、婶都乐了:“就是!”我赶忙歉意的一笑:“对不起,我没说清楚!”

我给大家都添了茶水,对着婶子缓缓说道:“婶,你知道吗?释迦牟尼在两千五百年前就告诉后人,到了末法时期,就是今天,人类会有大劫难,但他的法已不能救度世人。此时转轮圣王、天上称法轮圣王将下世传法救人!”婶婶说:“我知道人类有劫难,想着有佛祖会救人。”我接着说:“《金刚经》上说优昙婆罗花三千年开一次,当此花开放时意味着转轮圣王正在世上传法救人。近年来,优昙婆罗花在国内外都有开放,所以人家相信转轮圣王已经下世,你们却不信!”我又面对叔父翻开《圣经启示录》说:“叔,这,《启示录》你看过没有?”叔叔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说:“我看《圣经》只注重前边的,这《启示录》放在最后,我想着就不重要;更何况里边说的什么大红龙、古蛇、大淫妇,还有那些大灾难怪森人的,我就没去看。依你看来,这还挺重要?”我说:“太重要了!你看……”我指着《启示录》的头一页念道:“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

我接着说:“耶稣在两千年前警示人类大劫难的存在,并告知世人万王之王会来人间传法救人。”稍作停顿,我接着说:“其实现在万王之王和转轮圣王就在世间,你们却不知道,可能也不相信!”叔叔仍有点不解:“我们基督教也承认人类的大劫难,但相信有我们的神会保护!”我接着说:“叔、婶,你们只是相信释迦牟尼和耶稣是神,这没有错;但却没有相信他们当年对今天人类历史的预言,所以那不算真信!”叔叔若有所悟,不再说话了。堂弟有点兴奋的说:“哥讲的真好,我全听明白了!你真不愧是大知识份子!”我笑着说:“惭愧!”

接着我又介绍了正邪大战、神的审判、天灭中共、兽的印记和“三退”等等。我说:“这些名词,其实《启示录》都提到。”叔父说:“看来,还真得好好了解一下法轮功!”我说:“人家法轮功学员并不强迫谁改变信仰,只是希望两点……”叔叔问:“哪两点?”我说:“第一,真的明白法轮大法真相,明白法轮大法好”,叔叔说“这能做到!”我说:“第二,从心里退出中共,在网上发表一个声明,可以用化名抹去兽记,以免在天灭中共时被淘汰。”叔叔对着堂弟:“去,明天找朱净洋把我的党员、你妈的红领巾还有你们的都给咱退了,用真名!”堂弟笑着说:“不瞒二老,我们早退过了!”叔叔笑着拍了他一巴掌:“好小子,你还真自私!”把大家逗的笑出声来。

第二天早上,我将书和真相材料还给朱净洋,并递给了他一份“三退”名单,其中包括我的退党声明。我紧握他的手说了声谢谢!

大巴缓缓驶离山村,叔、婶、堂弟和朱净洋的身影渐渐模糊。我的眼圈有点潮湿,但却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短短数日,来去匆匆,自己却判若两人,深感此行幸运!

蓦然悟到,故乡之行、如此见闻,绝非无缘无故!何不将此写出,让所有的朋友都知道,在一个小山村发生过许多小故事、却印证了一个深刻的大道理:神在哪里?神在法轮功!

[注]:本文所记人物李明、周大伯、朱净洋均为化名,但他们的故事全是真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