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溶于法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我跟随师尊一路走来,一晃十一年过去了。二零零一年,我被当地恶警非法劳教。从恢复自由那天开始,我从来没有停止过讲真相

我心里明白,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所以我每次在开始讲真相时,都很自然的发个正念:“跟他讲没事!”我无论在单位、在社会上,还是在什么特殊的环境,有机会我就讲,随时随地讲,讲起来坦荡自然,根据不同人,不同情况,想怎么讲就怎么讲,不管对方信与不信,都没有被干扰。

一开始,有些好心人也在埋怨我,说我失去了优越的高薪工作,失去了丈夫,失去了整天为我受难而担惊受怕造成绝症的亲人,一时还失去了很多同学和朋友。他们怜悯我孤独。对此我从不动心。我告诉他们:我失去的有的是邪党迫害我间接造成的;有的就是邪党直接剥夺的。而大法使我活的越来越明白,大大提高了我的生命价值。如果不修炼大法,我早就因为身体不好,受不了委屈而自杀了。即使活着也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悲哀的躯壳。我能有今天,都是大法的慈悲,李大师的慈悲!我还告诉他们:我如今并不孤独,全世界有多少大法弟子,我就有多少朋友!我的朋友遍天下!

在讲真相方面我的做法是:

揭穿恶党谎言

揭穿恶党造谣惑众的谎言,使人们认识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本质。特别是二零零六年以来,我比较重视学法,学新经文,背《洪吟》;又静下心来看《九评》、《解体党文化》、“天安门自焚事件”材料、《明慧周刊》等等资料;我看到师尊不断强调我们要做好“三件事”,二零零七年师尊的讲法更加强调救度众生了。一直以来,我对讲真相从不发怵,可是一劝“三退”,我就发怵。我发现,有很多人,你给他讲真相他能听的津津有味,可是一说“三退”他就犹豫了,思前想后,犹豫不决。因此,我也会产生畏难情绪。

通过多学法提高心性后,静下心看《明慧周刊》,使我常常被《明慧周刊》上刊登的那些不惜生命维护大法、讲真相劝“三退”、克服各种困难在国外领事馆前讲真相、发资料、发正念的同修的事迹感动的泪流满面。相比之下我做的差远了,并由此而产生动力。

劝“三退”我做的有限,向内找原因是,除了有怕心之外,还有些做法也不对。比如,在讲之前,往往先怀疑对方,怕对方不信。这一念可能就在彼此之间形成了间隔。另外还有执著结果的心,求成心切。回顾曾经劝退了的那些人,大多是在不求不急的情况下,出乎我意料的答应退的。这一点已经引起我的重视了,今后我会注意的。

在讲真相中注意修自己

几年来,我在本地区也算是被邪党挂了号的出了名的“典型人物”了。被迫害之前,他们背后提起我几乎不叫我的姓名,常常是“那个法轮功如何如何”。我出狱回来后,也一直被监视、监控着,经常被跟踪。所以,我心里明白,我必须做好。因为我的行为关系到大法弟子的形像问题。我就是证实法、讲真相、劝“三退”赢得信赖的实例。所以几年来,无论在单位、在家里、邻里之间、亲朋好友之间,还是在社会上,我都比较注意自己的行为,着眼于整体,从小事做起。

实践使我体会到,做的好时,人家赞扬我,同时也赞扬了大法。在受到别人赞扬,而别人不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时,我就坦然的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应该这样做。”他们会说:“哦,原来如此。”我就此讲真相。

特别是在单位里,大家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更要向内找,及时改正错误。这时也常常让人钦佩,当然最终人家是赞扬大法的。有时我的同事被感动的说:“哎呀,你们炼法轮功的真很善良,国家却不让炼,如果都象你们炼法轮功那样做人做事,国家什么都搞好了,人与人之间也就好处了。”从而他们对邪党迫害法轮功感到不可思议。

重视发正念

在定点发正念方面,我做的很迟。近一年来才引起重视。有一件事教育了我,使我对发正念更加视了重。

二零零七年的春季,我的舅舅出了交通事故,一条腿的小腿骨折,因治疗不及时,结果半年后还不能正常休息,舅舅和舅妈从没睡过整夜安静觉,每天夜里都要翻来覆去不断的倒腾,搞的精疲力尽的。临近中秋节时,我在一个周末决定,下周末去看舅舅,并劝他“三退”。到下一个周末我去舅舅家,一進门,舅妈就告诉我说:“这回你舅舅的腿可好了,我们这一个星期可睡整宿觉了,近两天还能拄拐上街转转了”。我听后才明白,是我上周发了那个劝舅舅“三退”的一念,师尊救了我舅舅。临走时,我就此劝舅舅“三退”了。我悟到:这件事是师尊为了教育我重视发正念而安排的。现在我更加重视发正念了。

还有一件事,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有个男士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情上向我发起了進攻。我原以为我在这方面没问题的,可是在情魔和色魔步步逼近时,我才发现在我的内心深处,掩蔽着很深的对情、色的执著心。我很快就想起了师尊在《转法轮》中说的:“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

五、六年了,孤独的我面对魔难、困难都是自己面对、自己担当,从没有人象他那样关心过我。面对如此的关怀,我真的感觉到比生死考验严峻的多。苦肉计、美人计、屈膝乞求,我各个击破了,可是在数九寒冬的大冷天,对方被我拒之门外,回去哭了,甚至被冻的得了重感冒,我一时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狠心、太不善了。

但是,我是个大法弟子,我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修炼。这还有个避嫌问题。他的行为是邪恶的旧势力指使色魔,利用我善良的一面,妄图把我拉下来。我知道这也是旧势力干的,我发正念:我是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此时此刻,我只能那样做,我必须那样做。我觉的我做对了。可是那个人仍然不死心。我真的有点为难了,为了救度他好象给我自己找来麻烦了(他明真相并已三退),怎么办呢?

后来我想起了师尊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的教诲:“大法弟子中一旦有什么人心反映出来,就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邪恶就会利用这件事情干它们要干的坏事。”对照师尊的话,我觉的我的内心深处有些东西好象还没有完全割舍掉,我悟到:要想除掉外来魔的干扰,就必须先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东西。

悟到了,我就在每次发正念前都先清除自己内心的深处掩蔽很深的色欲之心;不去欣赏他,清除他背后的邪恶;然后再请师尊帮助加持,清除干扰。当我好言相劝对方不听,还向我凑近时,我当他面就立掌清除他背后的情魔和色魔。那人一看我立掌,就急着说:“哎呀,您可别这样了,您一立掌我就很害怕。”我心想,这正念的威力真的很大啊!

当然,我也向他讲了我是个修炼人,在这方面应有的境界,还讲了一些做人的道理,建议他不要随着“潮流”做人、做事,要看符不符合做人的道理。最后,他理解了我,很佩服大法弟子。

通过这件事使我受到了深刻的教育。实践使我深深的体会到,不管遇到什么魔难,只要时刻溶于法中,就有正念,就能正行,也有安全感。相反,只要人的观念、人心一出,就觉的苦,就有不平,就容易出错。实践证明,要想时刻抑制人的观念,抵御外来的干扰,就必须多学法,时刻溶于法中。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