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贵港地区洗脑班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贵港市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南部的一个美丽的港口地级市,人口约四百七十万,辖港北、港南、覃塘三个区及桂平市和平南县。有桂平西山、大滕峡、南山公园等著名风景区。贵港因盛产荷花、莲子和莲藕,故又称为荷城。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人人修心性,有矛盾找自己,工作兢兢业业,在各行各业中为繁荣荷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贪污受贿,对吸毒、嫖、赌、偷、抢和坑蒙拐骗这些恶行更不沾边,连抽烟、饮酒的嗜好都戒掉,人人都做好人,普遍不用吃药,推动了家庭的和谐、社会的和谐。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电视、电台、广播、报纸、杂志、大会小会、各种宣传日夜不停的攻击法轮功,这些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社会各界公认的好人一下子成了被专政、打击的对象,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接踵而来。法轮功学员都上了公安局的黑名单,在不理解中被迫交出了大法书籍、资料,有的被迫写“保证书”、“决裂书”,书店被非法查抄。荷城上空阴风阵阵、恶浪翻滚,全城被笼罩在恐怖之中。

二零零零年,贵港的法轮功学员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有的用书信形式写信给中央及各级部门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但却遭到追查和非法拘捕。有部份学员上北京,准备向中央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其中有的除了车票便身无分文,只煮了两斤米饭上路,结果刚下火车便被非法抓捕了;有的在火车上就被非法抓捕了。他们凭着良心希望讲清事实,但却因此被判了一年到两年的徒刑,其中有的甚至连北京是什么样都没有见到。

贵港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此后受到了株连迫害,有的被非法抄家,有的被非法抓捕,有的在半夜三更被一群警察拍门查看是否在家,有的半夜接到查询电话……多少家庭受到惊扰,在恐惧中度过了不眠之夜。邪党恶徒们还不罢休,为了进一步镇压和恐吓这些不屈服的学员,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又把全贵港的法轮功学员都劫持到贵建礼堂恐吓,全副武装的警察夹道“迎接”。上北京的法轮功学员被一个个拉出来侮辱。法轮功学员回到单位又被洗脑两天,并被要求再次写“决裂书”,被照像、取手模,家属还得写“保证书”签名担保。

二零零一年中共导演的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出现后,贵港从二月十四日开始,又办班强行对当地法轮功学员洗脑,由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出经费、出人,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两个人日夜跟着。接着又办了二、三期,全部都是封闭式。在这几年的腥风血雨中,不断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有的一家四口全部被非法判刑;有的夫妻双双被抓、被判刑,留下孩子孤苦无依。法轮功学员被严密监控、监听电话、蹲坑、跟踪、盯梢,每逢节假日都遭到邪恶上门查看、骚扰,搞的这些家庭惶惶不可终日。有不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因承受不了这些邪恶长期的惊吓、骚扰而导致郁郁而终、愤愤而亡。(因安全考虑,在这里暂不公开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名字。)

最邪恶的是二零零五年的洗脑班(第四期),主要负责人是张成军和阮××。张成军是原贵港市所谓的防范办副主任,“610”主要头目。张成军是平南大坡镇人,1958年8月出生,曾经做过教师,自恃有些歪才,经常用恶毒的语言和毒诗诬蔑大法。阮××是主任、警长(这里暂不公布他的名字,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他们认为以前办的洗脑班不够彻底,于是想出一个更恶毒的招数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图谋把全贵港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塞到洗脑班来“过滤”一遍。张成军将此毒招向全广西推广,广西各地纷纷效仿,办起了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这个邪恶的洗脑班设在贵港覃塘军分区仓库后勤基地,是一个废弃的军营,由潘塘路口出入,其四面环山,地理位置非常隐蔽,外人不能轻易得知。以前常有赌徒在此聚赌;这里也是现在的军、警打靶基地。二零零五年一月,贵港地区恶党不法人员非法抓捕了一批法轮功学员,用残酷的手段强迫他们“转化”,再利用“转化”了的学员迫害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加强力度,还从南宁、桂林、黎塘等地调来一些人做帮凶。这些帮凶迫害了贵港的法轮功学员后又到其它地区的洗脑班迫害其他的法轮功学员。

邪党恶人用欺骗、恐吓以及绑架的手段把法轮功学员抓到洗脑班后,采取的手段是专设一个房间(他们称之为“手术室”),一个一个的来。被推入“手术室”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坐在一张凳子上,由那些邪悟者轮番洗脑,不准睡觉、不准洗澡,并不断的推搡、拍打法轮功学员,日夜不停的在耳边鼓噪,灌输邪党的歪理。如果这些帮凶不管用,张成军等一帮人便倾巢而出,还有从南宁监狱来的邪恶警官等一起群攻,并威胁恐吓说“如不转化则送去更可怕的地方,到那种地方同样要被转化,只不过那地方就没这里这么好过了”,云云;还放言再不转化,中共中央自会有办法对付你们,言下之意就是如不转化便是“肉体消灭”。这边法轮功学员被洗脑,那边则由派出所伙同国安队进行非法抄家、搜查,再拿所谓的“罪证”进一步追究迫害。有的女弟子来例假,被折磨到瘫软在地上后又被提起来按在凳子上。因长时间被迫一个姿势,很多学员的手脚都肿了。只有写了“三书”,才能出房间,否则,无论多少天、多少夜都轮番跟你耗。

最后有的学员被迫害到精神崩溃,被迫写下“三书”。听说玉林市一个漂亮的女弟子被迫害的疯疯癫癫,吃玻璃、吃铁钉,这都是邪恶迫害所致。这一狠招令张成军非常的得意,认为非常的“灵验”,他说坚持的最长的是十日十夜。张成军将此毒招向全广西推广,不断有各地监狱、劳改场、“610”、政法、公安等人员来参观。

出了“手术室”的学员被迫日夜看造谣、诽谤、诬陷大法及其创始人的光碟,有一百多张,还有王志刚夫妇写的攻击诬蔑大法的书。邪党恶人们还追查搜查出来的大法书、资料、影碟、传单的来源和分发的去处,追查谁教的功、和谁一起练的功、谁还在坚持炼功等。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安排有两个“陪人”监控洗脑,由学员单位或地方政府出人、钱,其余上边拨款,据说每人的经费为一万元。如果学员单位,抽不出陪人,就由“610”委派。这些“陪人”跟法轮功学员一起进班,如果学员不能出班,这些陪人也不能。法轮功学员每日的饮食起居、言谈由这些陪人一一做记录,填写一些表格,每天向邪恶汇报。学员去哪里,陪人跟着,不得与外界联系、不得走出这个营地范围,周围还有便衣警察看守。当邪恶之徒认为某人达到了转化的所谓“五条标准”后才能出班。开出班会时,被照像、录像、取手模(十个手指头、十个手指节和两个手掌)上交省公安厅,在会上被迫当众读“揭批书”,每个出班的人还要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一块红布上题字“留念”或者感谢他们的关押迫害。恶徒张成军把出班者被迫送的锦旗(所谓表达“不送去劳教之恩”)、洗脑的照片和“揭批书”贴到宣传栏上供各地来的人参观以显示其“政绩”。来接学员出班的各单位及地方政府负责人还要在“保证书”上签字担保,然后才能把人接走。

这个邪恶的洗脑班从二零零五年一月开始,到同年七月二十六日瓦解。全贵港(三区两市县)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非法关押到这个洗脑班迫害,连从监狱、劳教场释放回来的也不例外。有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每期都被关押在此迫害。因为这个洗脑班太邪恶了,又勒索各单位出钱出人,搞的天怒人怨,不得不结束。后来邪党恶人又改到贵钢去办,桂平、平南的回本地办,还妄图把所有接触过大法的人都押去洗脑,但在法轮功学员的抵制下,恶者未能如愿,终于草草收场。

现在贵港,还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2007年平南师范一年轻女教师被绑架。

历史上对正信的迫害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一些聪明的警察已经在保护法轮功学员,并留存恶人迫害的证据。正告邪党张成军之流,你们所做的一切罪恶必将被神清算,被历史和人民清算!张成军也看明慧网,比一般人更了解真相,却为了眼前的利益不顾自己的未来。难道历史上的行恶后可怕可悲下场的例子和目前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例子还不足以让你们悔悟吗?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的人必将受到法庭的审判、人民的唾弃,同时恶报来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