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锁狱中传书 揭抚顺监狱残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一名被关在大陆监狱里的法轮功修炼者,我叫景锁,因为不放弃信仰,而被非法抓捕,判刑四年,现在关押在辽宁省抚顺南花园监狱。

2004年6月10日---12日,参与抓捕我的沈阳市铁西公安局国保大队刘波、杨海、郑志国,还有一个不知名的警察,对我酷刑逼供三天。非人的酷刑,使我身体留下很深很多的伤痕。三年过去了,这些被毒刑拷打留下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

2004年6月12日,我又被投进铁西看守所。在警察的唆使下,犯人又对我进行殴打,在此期间,我多次向检察院法院状告行凶的警察,但一直都无人过问,在此期间,我又目睹了另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死后,从走廊抬走的凄惨景象。

2004年10月,我被非法判刑4年,被送到抚顺监狱。当时,狱警安排几个犯人每天24小时监视我。2006年6月23日,一名酒气熏天的狱警抓住我的脖领子对我一顿毒打,没有任何理由,他从一楼一直打到二楼,后来他打累了,坐那喘粗气,我才被另一名狱警带走。事后我要求见住监狱的检察官,控告打我的狱警。但是监狱不准,我绝食抗议,监狱就强行给我灌食,他们把一根根胶皮管子从我鼻子插到胃里,又用一团团的卫生纸,堵我从鼻子涌出来的血,管子把我的鼻腔、嗓子、食道、胃全都捅破了。当时正是高温的夏天,他们把我捆绑在死人床上,双手用铐子铐住,脚用带子绑上,又用棉被把我捂的严严实实,指使犯人给我灌浓盐水,用手打我的脸,不准我闭眼睛。每天午夜一过,他们就对我辱骂攻击。

这段日子我活下来了,但中国监狱是恐怖的,我不知道在狱中瞬间会发生什么,行凶者洋洋得意,而我们一直在血腥的恐怖中活着,我们没有任何自由,更没有与家人见面的权利。七十多岁的父母,姐姐,年幼的女儿和我的亲朋好友,他们一点都不知道我的情况,我也一点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我很想他们。

2005年4月23日,一个叫王文举的同修,绝食抗暴,监狱对他强行灌食致死。后来有知情者说,他在死前,深度昏迷,受过虐待,死后两只眼睛瘀青,可监狱的说法是,王文举因霉中毒而死。当时的狱政副监狱长在大会上说你们豁出死我就豁出埋,他在话语中带着挑衅与恐吓,他说的是实话,他们把人的生命当作儿戏。

2007年12月19日,我身边的同修被突然转监,由全副武装的警察押走,去向不明。当时每人被两名狱政科管事犯人押着,双手被扣身后,头被深深的按下去,一路推搡着,塞进警车。狱警表情僵冷,手拿警具,在四周设防。

今天,我仅以我的遭遇告诉您,中共邪党的监狱对待法轮功学员真是恶到极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