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怀化市江玉莲被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

一.二零零五年遭绑架

2005年9月14日,湖南省怀化市洪江区610办主任黄林、一孟姓少年、李金娥(女)、国安周伟、于慧民、邓坚信等十多名邪恶之徒,包围了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职工法轮功学员江玉莲的家。

当日,江玉莲忽然接到单位的电话,说是要她回去上班。江玉莲与丈夫带着年仅两岁的女儿,刚出家门,准备一同回到单位。没料到等待江玉莲的是一群恶徒,国保大队610的人。他们早已叫人在江玉莲所住单元的房子外监视。他们以邮电局查交电话费的方式敲门,随后一群恶徒一冲入内,强行非法抄走物件有:电视机、影碟机、打印机、刻录机、笔记本电脑、复读机。他们把这些办公设备据为己有,连液化气罐、饮水机、低音炮、电饭煲、衣服、餐具、被套、菜刀刀具全抢空,还诈骗了五千元“保外”现金,并带走江玉莲丈夫罗家宾。江玉莲丈夫被两个恶警强行拖到公安局,江玉莲和女儿被带到610办公室,一整天都在那呆着。因天气炎热女儿衣服汗湿了,到了晚上,他们将江玉莲非法押到单位保卫科。江玉莲要求回家替女儿换一下衣服,但被毫无人性的恶徒们拒绝了,特别是贺金莲(曾上了恶人榜)坚决不同意江玉莲的要求。

江玉莲放下手中的女儿爬上铁窗,对着窗外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他们被吓呆了,江玉莲喊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回过神来,将江玉莲从窗户上拉下来,女儿听到江玉莲喊,她也跟着哭,她越哭越出汗,衣服被汗水浸透了,声音嘶哑了,因为害怕和恐惧使她紧紧抱着妈妈,害怕失去妈妈。“妈妈,我们回家去吧。我要回家,我要爸爸……”,恶人们看着这一幕,却无一人说话。十多个人守着江玉莲,江玉莲与女儿在院保卫科呆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公安局的车子来,说是要非法送江玉莲劳教。

二.白马垅劳教所内被迫害的经历

江玉莲被恶警周伟等人非法送往白马垅劳教所。到劳教所时,恶警看到江玉莲在喊口号,就拿来胶布、针封她的嘴,又用擦过地的抹布塞江玉莲的嘴,他们怕江玉莲炼功,就用手铐铐着江玉莲。

江玉莲开始绝食,到她绝食的第四天,恶人们开始对江玉莲灌食,让五、六个吸毒的值班员,对江玉莲进行灌食。他们将江玉莲压在地上,几个人压着江玉莲的手和脚,使江玉莲不能动弹,然后捏着江玉莲的鼻子,用铁勺子插进喉咙,继而将矿泉水瓶(剪去一截)插入口中,以矿泉水瓶为漏斗将米汤和稀饭连续不断地倒入,因不能换气,差点窒息,有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不让呼吸的灌食方式,被窒息而迫害致死的。江玉莲的牙齿被撬松,牙龈嘴唇出血,头发上满身都是稀饭,他们不让江玉莲马上更换衣服洗头,一直等到晚上所有人都就寝后,才让江玉莲换去这身臭的衣服,衣服还不能洗。

江玉莲因不起立答到,被恶警黄利平用点名牌,毒打脸部,吸毒人员用手指甲将江玉莲脸抓出血。七大队大队长袁利华(现已调到长沙好监狱)查房时,看到江玉莲脸上有血渍,嘴角青紫,问江玉莲是怎么回事。江玉莲说是被打的,黄利平和旁边的几个吸毒人员马上否认,说是灌食的时候,自己不小心碰的。

在“严管队”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此队第一次解体,江玉莲被分到七一队,因不做生产,每月加教8——10天。江玉莲不能与别的房间的法轮功学员打招呼或传递眼神。哪个值班员发现经文,给予奖励、减教三天。同一房间的法轮功学员也不能说话,每个人坐在自己的床边。不准闭眼睛、不准有任何一个形似为“法轮功”的动作,只能坐小板凳,他们还没有任何理由的没收了她们的手表,限定吃饭、上厕所、洗澡、洗衣服的时间。

有一次,一法轮功学员要上厕所,其值班员不让上,原因是没到休息时间,后来此法轮功学员憋不住了,只好解在脸盆里。他们气得将此法轮功学员又毒打了一顿。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和江玉莲一起反迫害时,被一二十多岁的值班员打耳光,还是当着警察谭美平的面打的。谭美平假装没看见,而过后却说,在她班上从没打人现象。恶警们从不敢承认自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当场揭穿,她们也会否认,说那与她无关,不是她干的。

法轮功学员许少安已被迫害精神失常,晚上不能入睡,有一天晚上用衣服裤子捆住自己,抓飞蛾子吃。值班的(吸毒的)见其半夜还不入睡,说她是不是故意不睡,影响他人睡觉,毒打许少安,差点将其打死。第二天,江玉莲知道此事后,与恶警史永清说此事时,史永清却恶狠狠的说:你没有亲眼看到,就不要乱说,你怎么知道许少安疯了?你知道吗?她是装疯的,在我班上从没打人现象。

还有一次,法轮功学员谭美兰不肯写,被值班员(蔡钦)毒打,还用牙齿咬伤谭美兰的脸。当时谭美兰与江玉莲在一个房间,因她刚进来,每天大清早还没起床,就被叫出去,站到晚上,所有人都睡了才让她进房间。江玉莲发现她脸上的牙齿印,知道此事后,向干部揭发,不但没有给予解决,反而另一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十五天后,加教二十五天,说此事是因她办的。江玉莲等另几个人纷纷被送往又重新成立的严管队。

不久后,恶人们还造了一套谎言,说此事经过严格调查,蔡欣根本没有咬谭美兰,不信你可以去问谭美兰和蔡欣。这事后谭美兰被调房,并严密监控,不准任何人与她说话。江玉莲又通过其他值班员得知,确实有此事。当时恶警龙利云(中队长)还单独找了蔡钦,扣了她一天奖,并告诉她不能将此事在法轮功学员面前承认。可从此以后,蔡钦得到重用,成为恶警们的心腹。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流氓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