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佛山市何四凤及女儿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2006年12月5日,法轮功学员何四凤独自在当地的溪头村挨家发完真相资料后,推着自行车出村时,被附近的几个恶警无故强行拦住,并要看何的手袋。何四凤不从,恶警马上叫来警车后,由两恶警将何强行抬上车,非法关进当地派出所,并马上入何家非法“搜查”,最后以搜到49张真相资料为由,当天将何四凤转到罗村看守所。

何四凤当时没配合他们的提问,并要求无罪释放。恶警不顾何四凤家中有老弱多病的家人需要何照顾,几个恶警就一起强行将她“抬”上警车。留下一个体弱的老太太在家,很少得到人照料。

何四凤被送到看守所后的一个月,看守所欺骗何四凤,让何四凤签“释放条”,小学文化的何四凤不知里面写了什么,签了字,结果,2007年1月15日,何四凤被送到三水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实行全封闭式的洗脑。

三水女子劳教所强迫何四凤放弃修炼,安排了两个吸毒犯当包夹。以给两名吸毒犯减期为利诱,与何四凤共住一室,日夜形影不离的轮番看守何四凤,并要她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相关“四书”、背监规和六禁令、做监操等。何四凤不从。犯人就要何罚站“军姿”、在大冷天不给热水洗澡,而且不许家人与何会见。还将师父的名字贴在或扔到最污秽的地方,并用最不堪入耳的脏言来大骂师父和大法。直到何四凤屈从为止,年迈的何四凤被迫从早到晚不停的站着,约七天左右。除了正常吃饭外,从早上8:00-晚上12:00左右。如果态度不合他们的要求,扬言还要延长到半夜2-3点左右。在既感到无所适从,又怕家人担心之下,何四凤只得违心的写了“四书”。

后来,何四凤认识到自己这样做是错的,就马上在劳教所中写了严正声明,声明曾违心写下的“四书”和错误言行作废,并不配合邪恶的一切所谓规矩(无论吃喝拉撒都要打报告,每天都要交所谓的洗脑作业及总结等等),所里的恶警就因此给何四凤加了一个月零二天的期。

在2008年3月6日,何四凤才能得以回家(而所方给何入户口的证明上写着何因期满而释放)。与此同时,何四凤也得知所中的一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毒打。

在何四凤被非法关押的期间,恶警没放弃对何四凤的家人特别是何四凤的大女儿(黄静贤)(之前走过弯路,后来发表了严正声明重新修炼法轮功)的迫害,不时以执行计生工作为借口,到黄静贤的娘家及婆家实行骚扰与恐吓,并大声扬言何四凤因为搞法轮功“活动”得到这样的下场,要家人从此要小心留意,不能出现类似情况云云。当何四凤的大女儿问他们,具体究竟因何事要这般做法?他们就以搞法轮功“活动”笼统支吾应付,逃避实情。

此外,恶警还再三询问何的家人具体的工作情况,生活及工作的地点,以及日常生活的具体情况,企图作更进一步的迫害,还派专人长时间跟踪监控黄静贤的一切情况,对何家的通讯监控更不在话下。(特别是在十七大召开的前期)更在何家附近一带虚张声势,街头巷尾派人轮流监控,弄得邻居们人心惶惶。

在何获释前即三月四号,恶警伙同当地610人员(共5人)再来到何四凤家,通知何将在6号获释,并扬言就算何四凤在获释回家后,还得经过他们所谓的“监护期”,而且他们还会不时上门,要何四凤的家人配合他们的“转化”迫害,并关注何四凤的“思想状态”,并恫吓只要他们发现何再做任何法轮功“活动”,就会马上将何四凤送回劳教所。

事实上,到现时为止,恶警都有对何四凤家的各方面(包括工作)盯梢、监控及暗中跟踪等迫害,使何家的生活陷入困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