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云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近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长春法轮功学员朱淑云自07年5月9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至今,她的母亲等很多家人一直到过年都没有让接见。她的母亲忍着病痛07年12月份中旬从农安来到长春想接女儿回家过年,但由于07年圣诞节前一天,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刘连英及她指使的刑事犯尹春把朱淑云毒打的抽搐过去,她们为了隐瞒真相,一直未让朱淑云的母亲接见。

2008年2月19日在家人的多方努力下,朱淑云80多岁的老母亲等家人终于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朱淑云,心情非常难受,原本健康开朗的朱淑云已经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流着眼泪对她的妈妈及家人诉说在里面被打的过程。这时在一边站着的刘大队大声指责:“朱淑云你不要再说了”。

朱淑云妹妹非常气愤,质问刘大队“为什么不让说话,我们是花钱(办接见证)进来的,我姐姐挨打了,还不让说实话。”这时刘大队畏其家人在场,躲在一边,大声说:“快点的,还有十一分钟。”

等时间一到,刘大队推着朱淑云就往回走,其他管教一拥而上不分老少将朱淑云的家人强行推到接见室的门外。老母亲流着泪说:“老天会报应你们的。”从此之后,劳教所至今没有再让其家人接见,说是对朱淑云进行严管。

2008年2月28日当家属分别给该劳教所的马所长、田所长打电话,询问朱淑云这次不让接见是“因为她跟家人说自己被挨打的真实情况”吗?劳教所里可以随便打人吗?犯人尹春凭什么毒打朱淑云?两位所长都搪塞说要找朱淑云再谈谈,你们下周二(三月四日)再来,就这么定了,不由分说将电话挂了。

三月四日下午,朱淑云的妹妹等家人一起来到该劳教所的大门向门卫(女的一人)说明情况,门卫跟田所通话后,转告家属到后楼的二楼合餐室,二位队长在那,一会她(田自称在开会)也去。家属到那里,队长根本不在,等了半个多少时后,一个姓于的管教慢慢悠悠领着一个接见的人员顺便来转告朱淑云的家人:“任大队说:刘队不在,要不下周二再来”,姓于的管教表示无奈。

家属没办法,只好转回到该劳教所的大门,向门卫(增加两位男的)说明原因,表示还得找所长,想进去直接面谈。门卫不让进,还说领导都在开会,下周再说。

此时已下午3点多,朱淑云妹妹非常着急,不知姐姐在里怎样?说我自己进去找,往里走时从门卫室冲出一个男管教,疯狂的扑向她,嘴里喊着:“会扣我钱的,三百块”,致使其妹妹坐倒在地才停手。家属向他解释:“跟你没有关系,请你通报一下”。

僵持了二十分钟左右,所长才出来,质问家属:“你们为什么不上午来?”朱淑云的妹妹说:“以前我都是下午来,你们也没说非得上午来。”所长又转口说朱淑云不遵守所规所纪(指不喊报告、不参加强制劳动)。此时二大队两个队长也来了,刘大队毫不忌讳的说:“朱淑云严管一个月,不让接见是我报的。”田所接过来说:“是我批的。”

话音未落,两个队长又疯狂向家属大喊,三个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根本不讲理,并质问家属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喊完之后,刘大队和田所先后走了,之后又进来一个女管教,和任大队连推带搡不让家属出门,质问家属以后还来不来了。家属挣脱了他们的纠缠走出来之后,他们又暗地跟踪,家属虽然打车摆脱了他们的跟踪,但家属对朱淑云的处境十分担心,因刘大队狂言:“朱淑云在走廊打滚,喊邪党迫害。”(可想而知他们又对朱淑云进行毒打)

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在当今已有3400万智者退出邪党一切组织,在这里我们还是真心的奉劝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快快醒来吧!邪党即将灭亡之际,不要再当陪葬了,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补过,抓紧“三退”给自己及家人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请看到此消息的广大善良世人关注,积极营救朱淑云早日回家。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邮编:130000
田原(所长)手机:13944887700 警号:2200134
马莉廷(所长)手机:13314315085
任枫(二大队队长)警号:2200277
刘连英(二大队队长)警号:2200288
二大队办公电话: 0431-85384312转5102或6102
0431-85384313转5102或6102
0431-85384318转5102或6102
孟庆民(劳教所纪检委书记)手机:1323431766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