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首临汉堡 艺术界盛赞演出(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明慧记者雪莉德国汉堡报导)德国汉堡有悠久的音乐传统,文化艺术生活丰富多彩,歌剧、芭蕾和交响乐团都是一流水准。音乐家门德尔松和勃拉姆斯就出生在这里,克罗普斯托克,莱辛,海涅,亨德尔等很多文人墨客和音乐骄子也都喜欢这里的生活气息,市中心的野鸭、天鹅,海港的飘挂各国旗帜慢慢行驶的货轮是汉堡的标志。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汉堡人,特别是艺术家们又在港口剧院(Theater im Hafen)开了一次眼界。

此次是神韵艺术团首次在汉堡演出,当晚,两个多小时诠释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并配以最新科技动画天幕背景的演出,让汉堡观众大饱眼福。演出结束后,汉堡观众纷纷赞叹晚会:“美丽繁华五彩缤纷的世界”,“舞蹈动作令人心醉”,“我觉得太美了,非常的不同凡响,非常了不起”,“我非常的喜欢”……。


神韵艺术团首次在汉堡港口剧院演出,赢得汉堡人喜爱。


神韵艺术团首次在汉堡港口剧院演出,赢得汉堡人喜爱。


汉堡观众被晚会深深吸引

剧院舞台总监:所呈现的美感前所未见

海港剧院的舞台总监康尼留斯•巴勒徒斯(Connelius Baltus)观看了晚会后说,神韵歌舞表演所呈现的美感是他以前从没有见过的。


海港剧院的舞台总监康尼留斯•巴勒徒斯(Connelius Baltus)

“晚会的舞台、背景和演员的服饰色彩非常丰富,让人印象深刻。”巴勒徒斯说。巴勒徒斯参加过音乐剧“狮子王”的工作。他认为,“狮子王”对德国人来说也是一种外来的文化,神韵也是,他(神韵)独有的风格和表现方式也让他很有兴趣。这是一个非常的夜晚,他非常喜欢神韵的演出。

这位舞台总监表示,特别喜欢晚会中的舞蹈《大唐鼓吏》。《大唐鼓吏》这个节目很有特点,色彩鲜艳明快,演员没有夸张的动作,但舞蹈的编排却非常精巧细致,各个动作环环相扣,整个节目浑然一体。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节目,别具一格,相当精彩。”

他表示:“晚会节目也让观众对中国文化有了一个概括的印象。演出通过中国的历史展现了中国的不同方面。对我来说,神韵晚会就像画家的调色盘。不同的颜色互相映衬互相烘托,那种不同一般的音乐也是这样。对我们的耳朵来说,也有一个适应过程,要认真听才能慢慢习惯。听音乐的时候,人就像在飘来飘去。”

巴勒徒斯先生还说:“舞蹈中也有芭蕾和现代舞的影子,但整体却非常细腻精确。《仙女踏波》真是很了不起,那么多人一起抖动绸布,形成视觉效果,有时像瀑布,有时像喷泉。我觉得这是典型中国式的,这种精巧文雅与‘狮子王’的风格完全不同。”

“那是一幅非常美丽的画,我在想为什么我以前从未在其它演出中见过。”巴勒徒斯最后说。

乐团指挥:神韵晚会音乐无可挑剔


“这台晚会的音乐无可挑剔,非常好!”乐团指挥苏里•劳拉女士在晚会结束后说。

苏里•劳拉(Suely Lauar)从小在里约热内卢学习音乐,毕业后在巴西担任多个乐队指挥。劳拉也是一名独唱演员,在她的故乡巴西无人不晓。六年前移居德国后,劳拉担任了汉堡警察乐队和合唱团指挥,并指导其他五个合唱团。

让劳拉情有独钟的是戚晓春的二胡:“我特别喜欢那个二胡演奏,钢琴伴奏也非常好,令人钦佩。”

劳拉对神韵的歌唱家们,也同样赞不绝口:“亚洲音乐的旋律很特别,和欧洲很不一样。那个男高音(关贵敏)有帕瓦罗蒂式的声音,女高音(白雪和姜敏)和女低音(杨健生)唱的也非常好。他们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劳拉说,“德国的演艺界也非常需要这种不同凡响的气质。”

汉堡艺术家夫妇盛赞神韵

当舞台大幕经过三启三落之后,观众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大厅。人潮中有一对气质出众、衣着讲究的德国人,那位女士面带笑容,俨然还在美妙的回味之中。这位先生姓沃尔克曼(Workmann),夫妇二人都是搞艺术的。


汉堡艺术家沃尔克曼夫妇

Elizabeth Parker Workmann太太介绍说自己过去是跳古典舞的,所以很留意那些舞蹈节目。“我觉得晚会的舞蹈表演超群卓越,非常美妙!中国舞的身形虽然和西方的类似,但她们的动作和西方的完全不同,我非常欣赏她们妙曼的舞姿,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晚会节目太丰富了,而且每个都那么精彩,我没办法筛选出最好的节目!如果一定要说,那就说《顶碗舞》和《迎春花开》吧,我觉得那些女子跳得那么轻柔、巧妙、流畅……一言难尽,堪称奇观!太壮观了!”

她的先生William Workmann是汉堡音乐戏剧学院的教授,他也很认同太太的感受,认为神韵的表演“带给我很多艺术享受。我觉得很好,太精彩了,演员们好像是在舞台上飘移,那种舞步,妙不可言!精彩至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