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遭广州市槎头洗脑班恐怖洗脑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在被劫持进槎头洗脑班前,我曾经在广东省广州市赤坭劳教所遭非法关押,在禁闭室遭受酷刑,手脚头被用绳子捆绑成“球状”,口被布塞住,吊绑至几近昏迷,恶警逼我放弃法轮功的修炼。当时的教导员是李国明,非常凶残。在其指使下,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过。李国明的帮凶还有毕德军等。后来,在槎头洗脑班被折磨后,我一直无法从该洗脑班的邪恶阴影中走出来,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得以成文揭露这座人间地狱的恐怖。

广州市槎头洗脑班,紧邻臭名昭著的小岛(广州市槎头劳教所),对外美其名曰“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该洗脑班从2001年4月3日正式成立,当时的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张圣钦曾“高度评价”这间洗脑班,说“筹办了条件一流的法轮功人员教育‘转化’基地”。下面是本人亲历该洗脑班邪恶恐怖过程中的所见所闻:

从外面看,洗脑班就是一间终日大门紧闭的法制教育学校,除了每天进出的警车,除了每天早上广播体操的声音外,外人几乎感觉不到什么异样,甚至你真的走进去,也绝不会让你见到那些不能见光的东西。因为那些外聘的保安,所谓的助教人员,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早已心领神会,否则1000多元的工资就会全部泡汤。

我被劫持进去的时候,被关在一间密不透风的黑屋子里,里面的条件真的是“一流”。桑拿房才用到的单人冲澡房,透明的,便于监控人员观察;有空调,书台,电视机,单人铁架床,便盆,房顶上装了针孔式录像机(警察值班可以随意打开,观看各个房间的动态),总之这一切装备足以让人一年四季足不出户的长年累月被关在房间内,而外人一无所知。这些设备是根据被洗脑的学员的所谓“态度”来配备的,认为“转化”得好,可以开空调,看电视,换透气的房间等。当晚,校长告诉我,早日“转化”,主动交待,并且暗示我主动变成被动就很麻烦了!

随后有主管警察来做我的“思想工作”(洗脑迫害)。他们每个警察都分管负责3至5名学员的“转化”迫害。要我主动“交待”,否则离开洗脑班遥遥无期。说有四个“验收标准”:

1、洗脑班,由洗脑班所谓“办班学习”,全是污蔑大法的内容,无非是“1400例”、“天安门自焚”、焦点访谈的骗人节目,另外专门针对九评也组织犹大现身说法,牵强附会的找些材料来。通过轰炸式的全天不间断洗脑(毫无人性的精神折磨)逼学员写上“保证书”、“揭批书”、“揭发信”、“决裂书”等所谓的“五书”,通过后认为“验收合格”;

2、公安部门(派出所或分局,劫持学员的办案单位),体现在揭发书中,由它来认定法轮功学员是否全部交待了事情的经过,比如书的来源,如何认识其他学员的,是否有揭发其他学员等等。

他们往往利用掌握的信息,对学员暗示施压,从中掌握进一步情况,从而加重迫害;

3、街道居委,即户口所在地部门,它们负责承担学员在洗脑班的摊分费用,比如伙食费(摊分到学员身上约100元左右/天),保安人中工资费用等,验收时由居委谈话,认定是否“通过”;

4、广州市610办公室,针对写出的“五书”以会议形式谈话,判定学员是否达标“转化”,由处长级带头约8至10人组成临时会议提问、录像。在这个过程中,它们将使尽各种邪恶手段对学员进行精神、肉体的折磨迫害。

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有被困在黑房里一年以上的,在法律上他们变相延期拘役,当时有北大毕业的女学员在三水劳教所未被“转化”,后转到这个洗脑班仍然非常坚定,被长期关押在三楼。学员是被分别关押的,门上露出个三角形的观察口,保安进行巡视,监控电视在值班室观察。学员绝食被强行绑在凳椅上,灌食打吊针。长时间的单独囚禁,并在精神上受到创伤折磨,常人是难以忍受的。在单独囚禁中,它会利用室内的电视机强制学员听看邪恶内容,若有不从则由保安施压出手,在这种痛不欲生中,消磨大法学员的意志,迫使学员放弃。我问过保安,如果让你们来关在里面会怎样,保安说那一定会疯掉。有良知的保安说,找到其他工作就尽快离开这里,并会在生活上照顾学员,但不能太明显,否则警察知道,则会被打入“冷宫”。

有个女保安在这个洗脑班干了有6年左右吧,叫李婉霞(音),讲广州话,是保安的领班,生完小孩后,继续做保安领班,其人站在大法的对立面,配合警察“转化”学员,在生活上经常为难学员。这里的保安一般都干不长时间,除非是生活所逼,因为在私下与学员交谈中,这些保安都有同情心,极个别的被警察长期利用,背地里干邪恶之事。

洗脑班主楼共三层,一楼关押男学员,二楼关押女学员,三楼是办公室。厨房(分管后勤的是所长赖某)在另外一幢平房,由专门工人做饭,一般警察与保安、学员的饭都从厨房统一分配。大门是长年紧闭的,由保安专人值班,只有有车进出时,才打开,外人根本无从知道里面的情况。

最邪恶的是被利用的犹大。2007年期间,广州市610专门从北京请来三女一男组成的洗脑团,它们以老师自居,对被非法关押在这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作精神洗脑。大徐,男,北京人,50多岁,据自我介绍说是原研究会李小妹的老公,现转学佛教,言必污蔑大法,极其邪恶,表面上“学佛”,实则小人一个;田斌(音),约40多岁,负责安排洗脑课程,曾是幼儿园老师,在这个洗脑班的“大课”由她一手安排,对学员进行系统洗脑迫害,布置所谓的作业等;赵(只知道姓赵),50岁左右,主讲歪曲九评相关的内容;另一个女的没接触过,希望知情的同修可以见此文后详细补充说明。这些犹大对洗脑迫害表现得非常积极,歪曲佛教中的内容肆意攻击大法,劝学员入佛教之门。它们自身也是定期向有关部门写思想汇报,用它们自己私下的话来讲就是:共产党对我们根本也就不会信任。

在这个洗脑班,无论其表面如何营造温和的氛围,如何在生活上提供便利,那都是为“转化”而有目的的使用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的信仰。

离开这个洗脑班后,我内心的阴影很长时间无法消失,常常在睡梦中惊醒。相信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世人都会共同谴责中共邪恶下的淫威,共同解体中共对法轮大法持续近10年的迫害。


广州市法制教育管理所(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地址:广州市新市槎头西洲北路48号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