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开礼和赵凤莲夫妇遭恶党迫害 家破人亡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一日】

一)共同修炼 阖家安乐

赵凤莲,五十多岁,原来身体有严重的风湿病,胆囊炎,头疼病,导致她脾气怪异,无故骂人,病一犯就几天睡在床上不起,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脾气也变好了。

丈夫武开礼看到她修炼后的变化,也开始修炼了。家里充满了平和安详。

二)赵凤莲、武开礼反复遭非法关押、劳教迫害

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不让炼功了,他们只好在家里炼。二零零零年二月,赵凤莲决定到北京上访,当火车走到天水站时,就被当地警察把她堵截回来了,直接送进了金昌市戒毒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才放回。

1、赵凤莲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赵凤莲被金昌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又关押在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家人向滨河路派出所交押了两千元,才放回。一个月后,也就是二零零一年元月二日,赵凤莲在家被滨河路派出所片警哄骗抓捕,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天后,被金昌市公安局的恶人李兴华、孟加贤、李见清等送入平安台劳教所。

赵凤莲在劳教所里面,恶人不让她和别人说话,不背或背不会所谓的“所规队纪”、“六不准”就罚站,不让睡觉;她拒绝写“三书”,就让她干最重的奴役活,晚上经常罚站到很晚才睡觉。趁着食堂门口打饭的机会,她和法轮功学员们喊“法轮大法好!”并炼功,为此,七大队在夜里一点多开“奖惩大会”,许多法轮功学员喊出“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此时恶人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喊了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戴上手铐并隔离起来。起先是软硬兼施,哄骗让法轮功学员吃饭。赵凤莲在此之前已经绝食五天了,等大家吃完饭后,开始给每个人戴上背铐,铐子上绑上绳子固定到房顶上的铁管子上,两脚不沾地。当时被关禁闭迫害的有九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赵凤莲的恶警是戴文琴,靳国芳,李小静。

赵凤莲从劳教所回来后半个月,在家中,被滨河路派出所的恶警马长贵、马永国等非法抓捕,送入戒烟所、看守所迫害,戒烟所的所长刘国指使毒犯给赵凤莲灌食,把饮料瓶子剪掉一半,硬往她嘴里灌塞,把人压在床上动不了。当时就把她的三颗门牙撬掉了,满口是血。二零零二年六月放回。

2、武开礼遭受的迫害

武开礼到北京上访也被当地恶警接回,送入金昌市戒毒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武开礼被当地恶人举报,被武威路派出所恶人李超、徐旺才、陈供国等在家中非法抓捕。武威路派出所恶人把武开礼按倒在沙发上,双手朝后举过头顶,然后铐上铐子,脚上戴上脚镣,脚镣上拉上麻绳,麻绳又拉到墙上的大铁罐子上,人呈大字型。就这样折磨了一天一夜后,送入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十七天后,送入平安台劳教所迫害。

劳教所的恶人不让他喝水,武开礼嘴干得裂口,不让说话,超强度奴役,逼迫写“三书”,看诽谤大法的书籍和录象。不让睡觉,每个人身后有三个包夹严密监视,上厕所也跟着,恶警指使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

白天干了一天的活,晚上同号室的犯人就从床头开始走三大步,在三步之外,让武开礼弯腰九十度,双手朝后背到后背,头尽量往前,顶到床上的三角铁上。这时全身的重量都到头上了,脑门又顶着三角铁,不到一会工夫,脑门就顶出一道深深的红印,两腿发抖,腰部酸软。恶人一边骂,一边问写不写。此刑叫做“顶床头”,一顶少则半小时,多则一小时,直到累倒或晕倒在地上才罢休。恶人三天两头就用此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在剪树枝时,由于武开礼不听恶人的话,恶人就扑上来就对他拳打脚踢,抓起武开礼的胳膊朝后背使劲拧,组长还拿着树棍一边打一边骂。当时就把他的左手无名指拧断了,指头又肿又疼却无人问津,照样让他出去干奴工。

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武开礼被释放回家。

三)遭恶人举报 武开礼夫妇再次遭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一日,武开礼夫妇在武威庙山乡讲真相时,被村主任李海元举报,当地派出所非法抓捕后,送武威和平乡派出所,赵凤莲正念走脱。

武开礼绝食抗议迫害,绝食到十五天时,恶人给他开口灌食。恶人把他压倒在院子里的水泥地上,用给牲口灌食的开口器灌食。八个人压住他,呈大字形,他全身上都被恶人压着,恶人用膝盖顶着他的胳膊、腿、肚子,还有一个恶人专门抱着他头,还有一个人捏着他的鼻子。武开礼无法摆动,无法喘气,嘴里被塞上开口器。当时武开礼的一颗门牙被撬掉。迫害他的是中队长王金身。

不久,看守所的恶人把九名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脖子上挂上牌子,牌子上写着学员的名字和诽谤法轮功的话,用汽车把他们拉到金塔乡开“审判大会”,让他们站在一个高凳上,念恶党给他们定的所谓罪名。七个月后,把他们送入兰州监狱。在兰州监狱武开礼拒绝“考试”,狱警指使犯人曹峰、龚健对他拳打脚踢,曹峰用拳猛砸到他脸上,又一颗门牙被打下来了。

四)武开礼遭武威监狱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武开礼被转入武威监狱二大队。

武威监狱又叫武威地毯厂,专织地毯,不让说话,超负荷奴役逼迫他写“三书”他决不配合,恶警指使犯人打骂他。参与迫害他的是崔爱武,王守勤等。

五)武开礼遭酒泉监狱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武开礼又被转入酒泉监狱五监区。五监区专门打扫出两间房子,把修炼人关到里面隔离起来,吃喝,睡全在那里面,强行洗脑。给他念诽谤大法的材料,看光碟,背监规,从早到晚脑子一刻不能闲着。每隔三天就开一次“批斗”大会,把修炼人拉到前面,下面是全中队的人,开始很疯狂的喊诽谤大法的口号,喊完后每个人都发言,骂大法骂师父,武开礼就站在前面,两个包夹抓住他的两个胳膊,一开就是半天时间,全中队都不用出工了,晚上很晚才能睡觉。这时,传来赵凤莲在甘肃省女子监狱受迫害病危的消息,武开礼几乎崩溃了。

六)赵凤莲在金昌看守所遭受迫害

赵凤莲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六日前被公安国保大队的李叙和代宝吉,非法抓捕关押在金昌看守所。金川区法院要非法审判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她们在区法院的院子里一下车就大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去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大家都异口同声的大喊“法轮大法好!”极大的震慑了邪恶。这天恶人没敢开庭。

七)赵凤莲遭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 含冤离世

二零零四年,赵凤莲被送入甘肃省女子监狱,强制写“三书”,她坚决不配合。她对恶人说:“我没罪。”多年的迫害使她身体消瘦,还被强迫干奴工。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四日,赵凤莲胰腺癌转移,被监外执行。家人接回家十八天后,赵凤莲含冤离世。

八)家破人亡 中共对百姓又一血债

武开礼在酒泉监狱听到这消息心如刀割,欲哭无泪。直到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武开礼才被释放。

回家后,武开礼原单位将他除名,老伴被迫害致死,一个好好的家庭,就被江氏集团“精神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流氓行径迫害成这样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