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我叫林燕,女,今年四十五岁,是广东省电白县水东镇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不断受邪恶迫害,被绑架八次,非法劳教二次,时间长达六年。

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我进京上访三次,于零一年一月五日被非法劳教三年。

零五年一月三十日我正在自己的水果摊做生意,突然闯来十几位恶警,不由分说强行把我抬上警车送电白县第二看守所,第二天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直接被送广东省三水妇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刚到妇教所,只给我二个纸球,卫生巾,一支牙膏牙刷和一套劳教服,就被扣除四百多元。

在妇教所三大队迫害期间,由于我不配合恶警的所谓“转化”要求,恶警就指使其他犯人对我打踢,长时间不准上厕所,甚至通宵不准睡觉,经常单独监禁,有时还不给饭吃饱。

有一次罚我站军姿半个月,每天只允许睡眠二小时,白天除了十几分钟的吃饭时间外两脚并拢站一个姿势,导致两腿肿得象柱子,其间还不准洗澡,不准踏出房间半步。由于我不配合恶警要求,一个月不准买生活用品,以至卫生纸也没有,恶警还不准其他犯人给我,谁给了就要被加期。

恶警为了达到其“转化”目地,强迫我看污蔑大法录相,并把音量调到最大,企图强行洗脑,使我身心受到极度折磨,几乎使我失去知觉。由于我坚决不“转化”,我的床头贴满了罚分单,更不准亲人接见。吃的饭菜无味无油,长期每晚三点才准睡觉,五点就被拽起床,半年间头发全白了,体重由九十多下降至七十斤。

零六年十二月五日,在工房盘腿被大队长李晖发现,被带到办公室给戴上手铐,大队长甄素琴,李晖及分队长周爱香和夹控郭瑞珍毒打。一恶人抓住我的头发把头按在地板上用力猛撞几下,当时我就晕死过去了,醒来后作呕,头晕,第二天两手红肿疼痛难忍,左腿更是痛的不能走路,一个星期后才慢慢好转。

零七年五月十四日早上我在球场上炼功,被大队长甄素琴叫黄惠莲拿手铐把我扣起来,甄素琴还凶狠的踢我左脚,致使我左脚立即青紫红肿,走路不便。

以上是我三年在广东省妇女劳教所迫害的经历。三年来我一直不配合恶警,但在我离开邪恶的黑窝时糊涂签了名,盖了手印,在此我严正声明作废。

另外,罗坚珍同修经常受到李晖、甄素琴、陈爱冰等恶警及其他犯人迫害。

在此正告那些还在助纣为虐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及政府官员,中共解体已成定局。面对席卷神州的退党大潮、面对全世界正义力量对解体恶党的声援与支持、面对天灭中共的恢恢天象、面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修炼人,唤醒自己的那份正义与良知,清醒的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善恶有报是天理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