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恶警张咏等恶行记录(更新)

更新: 2016年08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山东省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设在刑警大队四楼,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现任分管副局长刘道玉;公安局副局长边大勇;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咏;干警:姚兴东、刘兆国、蹇家峰、焦永红、李勇、王伟等。其中刘兆国负责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所有材料的整理,是文字打手。王伟是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干警中毒打法轮功学员最为狠毒的打手。

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咏,是迫害蒙阴县法轮功学员的罪魁。他在此位置上八年多,无视天理国法,直接指挥手下干警肆意抓捕、抄家、残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给受害者及家属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犯下了累累罪行。他曾经受蒙阴县原县委书记郭元臣、张广敬、蒙阴县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原副书记王长利、陈允波、张西彦、朱崇宝、蒙阴县原政法委书记李枝叶、李友成、蒙阴县原公安局局长张文、蒙阴县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原副局长李培玉、蒙阴县公安局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刘道玉、蒙阴县原“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类延成、第二任原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崔华东、现任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宝元的指使,指挥手下姚兴东、刘兆国、蹇家峰、焦永红、李勇、王伟等干警、城区及乡镇派出所干警,雇用社会上的不法之徒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执法犯法,对蒙阴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跟踪、监视、监听、绑架、抓捕、关押、洗脑、酷刑迫害致残甚至虐杀致死;在迫害蒙阴县大法学员的同时,还把罪恶的双手伸向周边地区的大法学员。在所发生的这一切罪行中,作为具体执行部门的指挥实施者,张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现将张咏在任期间与其下属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的部份犯罪事实整理如下:

一、非法劳教、判刑大法学员一百四十余人次

张咏在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办公室任职八年多来,经他之手非法劳教判刑的学员高达一百四十多位,两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遭受张咏直接或指使手下干警非法拘捕、关押、强行洗脑、多次非法抄家、敲诈、勒索、恐吓的大法学员更是数不胜数。下面是被非法劳教、判刑的部份大法学员:

公茂海,男,大专文化,老家是蒙阴县岱崮镇,四十多岁,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宋炳法,男,蒙阴县酒厂职工。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滕德荣,女,一九五三年出生,蒙阴县建委职工,住蒙阴县建委家属院。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公淑华,女,一九七八年出生,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仵增建,男,一九五九年出生,高中文化,蒙阴县垛庄镇垛庄村人。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石增雷,男,一九五六年出生,蒙阴县农机公司下岗职工。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一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滕德方,男,一九五五年出生,原蒙阴县老干部局副局级干部,二零零三年六月份被非法判刑十四年送往山东省监狱,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王付成,男,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人。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吕震,男,三十岁,蒙阴县蒙阴镇西儒来村人。曾被非法判刑,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于在花,女,三十九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村民。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于二零零零年在蒙阴镇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六月份被强行关进县“六一零”强化洗脑班又遭残酷折磨毒打,两个多月后,因身体原因被放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再次进京上访,又被刑拘一个月。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为躲避再次被非法判刑的危险被迫流离失所。

王付金,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人,曾被非法判刑,监外执行。

段崇海,蒙阴县啤酒厂职工。曾非法判刑五年。

赵圣君,女,三十九岁,蒙阴县蒙阴镇南保德村村民,二零零四年九月曾被判刑三年半。

王付金之妻,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人,曾被非法判刑五年。

王俊峰,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人,曾被非法判刑四年。

张桂凤,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巨山人,曾被非法劳教两次。

刘祥义,男,山东省蒙阴县界牌镇刘庄村人,曾被非法判刑九年。

刘乃芝,女,四十岁,山东省蒙阴县界牌镇东界牌村农民。被非法判刑八年。

刘乃伦,男,三十九岁,山东省蒙阴县界牌镇人,原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职工。二零零四年十月份,刘乃伦因向世人讲真相,在临沂市河东区被恶人绑架,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还在山东省泰安市监狱遭受迫害。

薛庆良,男,山东省蒙阴县原界牌地税分局局长,曾被非法判刑七年。

刘乃福,男,五十三岁,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刘庄村,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多,关押在淮北监狱遭迫害。

王光臣,男,四十四岁,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刘庄村,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多,关押在淮北监狱遭迫害。

周传忠,男,五十五岁,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刘庄村,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多,关押在淮北监狱遭迫害。

任继春,男,三十九岁,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西周庄村村民。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号被非法判刑两年,关押在泰安监狱,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三号释放。

石增山,男,五十七岁,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石家水营村,二零零二年六月份被非法判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类成永,男,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陈古庄村村民,曾被非法判刑。

宋炳奎,男,五十六岁,山东省蒙阴县棉纺厂职工,曾被非法判刑。

赵传武,男,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寺后洼村村民。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东省潍坊市潍北监狱遭受迫害。

赵传文,男,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寺后洼村民。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闫学福,男,曾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潍坊市潍北监狱受尽非人摧残。

杨树明,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杨家林子村村民,曾被非法判刑。

李光臣,男,四十岁,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书堂村村民,曾被非法判刑。

杨真方,蒙阴县建委干部,曾是蒙阴县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单位被非法关押四十余天;十一月份儿被刑拘一个月;二零零零年新年进京上访被刑拘一个月,撤销职务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再次遭到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头目张咏、干警王伟等非法抄家、绑架。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被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强行非法劳教两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

公丕健,男,五十六岁,蒙阴县粮油公司职工,两次依法进京上访,七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三月份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零年五月份被释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被释放回家。二零零四年八月六日,公丕健在莱芜大法学员刘孔玉家联系保温材料业务时,被干警无辜绑架。后来邪恶之徒在没有按法律程序开庭审理下,秘密对公丕健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份秘密送往泰安男子监狱非法关押。现已回家。

王永,男,三十九岁,蒙阴县汽车站职工。因炼法轮功被公安多次关押。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后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因向世人传播大法福音再次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三年。

刘元杰,四十岁,蒙阴县老干局干部。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一九九九年被单位非法关押二十余天,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刑拘一个月后交单位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六月份儿送县“六一零”洗脑班期间遭严刑拷打,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儿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十月六日被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强行非法劳教三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

李大博,男,四十五岁,蒙阴县曹庄煤矿职工。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强行送县“六一零”洗脑班遭毒打,十月份儿被刑拘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化宁,男,四十八岁,蒙阴县大明石材厂职工。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强行送县“六一零”洗脑班,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龚艳,女,四十六岁,蒙阴县东关村村民。二零零一年六月份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吉亮,男,蒙阴县蒙阴镇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法凤,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周家沟子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孙丕宏,男,四十一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村民。二零零三年初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立进,男,五十多岁,蒙阴县蒙阴镇太保庄村村民。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高成祥,男,三十多岁,蒙阴县蒙阴镇村民。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志峰,男,五十多岁,蒙阴县蒙阴镇太保庄村村民。二零零二年春天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艾军,男,四十五岁,蒙阴县蒙阴镇太保庄村村民。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至今仍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

刘桂梅,女,四十六岁,蒙阴县蒙阴镇铁城村村民。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被送往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回家。

杜祥忠,男,四十三岁,蒙阴县蒙阴镇高庄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三次。

张得平,男,三十七岁,蒙阴县蒙阴镇巨山村,二零零二年阴历二月初三被非法劳教两年。

王红,女,蒙阴县蒙阴镇曹庄村村民。二零零七年底王红被非法劳教一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周立亮,男,蒙阴县蒙阴镇曹庄村村民。二零零二年七月曾被非法劳教两年。现流离失所。

赵圣珍,女,蒙阴县蒙阴镇南保德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季永珍,女,蒙阴县蒙阴镇东关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

李作武,男,蒙阴县啤酒厂职工。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惠增花,女,蒙阴县坦埠镇官庄村村民。二零零一年七月下旬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金凤,女,蒙阴县坦埠镇村民。一九九九年遭罚款,二零零零年因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刑拘一个月。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三年。

公丕彬,男,二十七岁,蒙阴县坦埠镇官庄村村民,曾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胡长平,男,蒙阴县坦埠镇东西崖村人。二零零一年九月三日被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宋炳梅,女,蒙阴县坦埠镇阚家庄村民,曾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冯传进,男,蒙阴县坦埠镇砚池湾村民,曾被非法判劳教一年。

单富贵,女,蒙阴县坦埠镇坦埠街村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石增友,男,蒙阴县坦埠镇坦埠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

阚积香,女,四十六岁,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村民。二零零二年五月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见太,男,蒙阴县坦埠镇西崖庄村民。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公丕敬,男,五十七岁,蒙阴县旧寨乡庙后村人。二零零六年阳历六月被非法劳教三年。

杨玉东,男,六十六岁,蒙阴县旧寨乡杨家林子村村民。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德珍,女,蒙阴县旧寨中学教师。因进京上访,受尽非人折磨,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农历大年三十前夕被蒙阴县“六一零”伙同县中医院活活迫害致死。

徐杰,蒙阴县旧寨乡北莫庄村民,曾被非法劳教。

赵圣宝,蒙阴县旧寨乡东彭吴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

宋炳山,蒙阴县旧寨乡向阳峪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

赵尊刚,蒙阴县旧寨乡东彭吴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

赵尊池,蒙阴县旧寨乡东彭吴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再次被非法劳教。

王在凤,蒙阴县旧寨乡唐家庄子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王福宝,蒙阴县桃墟镇小李家庄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光健,男,四十七岁,蒙阴县桃墟镇九泉峪村村民。二零零一年七月曾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石运亭,男,蒙阴县桃墟镇,曾被非法劳教。

季永宪,男,四十六岁,家住蒙阴县桃墟镇西陡山村,是名小学教师。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遭受非法关押和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九月三日,蒙阴县公安“六一零”把他劫持到淄博王村非法劳教三年。

季永师,男,三十多岁,蒙阴县桃墟镇西陡山村村民。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儿被非法劳教三年。

类玉兰,女,蒙阴县桃墟镇宋家庄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两年。

类维英,女,蒙阴县桃墟镇西周庄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两年。

张西英,女,蒙阴县桃墟镇王麻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王光臣,男,蒙阴县桃墟镇刘庄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任立祥,男,蒙阴县桃墟镇小李家庄村村民,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陈亮,男,蒙阴县桃墟镇村民,曾被非法劳教。

孔祥英,女,四十六岁,蒙阴县联城乡村民。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戚建廷,男,蒙阴县大常路村村民。二零零六九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

薛运爱,女,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劳教两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王红,女,三十多岁,曾任常路镇党委宣教委员,曾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份被非法劳教三年。

杨成宝,蒙阴县常路镇大法学员,重庆财经学院大学生,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义房,男,三十多岁,蒙阴县高度镇村民。因向世人传播大法福音时,被巡逻的公安干警绑架,在经受刑讯逼供后,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劳教两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

伊西芳,蒙阴县野店镇南峪村人,蒙阴县岱崮镇中学教师。二零零一年新年,伊西芳依法进京为法轮功上访,遭半年时间的长期关押,二零零一年六月,伊西芳被非法劳教两年,监外执行。

公茂伦,男,四十多岁,蒙阴县野店镇大法学员,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李伟,男,蒙阴县贾庄中学教师,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周光明,男,四十多岁,蒙阴县垛庄镇罗圈崖村大法弟子,约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

齐成荣,女,四十六岁,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民。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腿曾被打得严重骨折,二零零一年三月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纪梅,女,三十三岁,蒙阴县垛庄镇西长明村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周桂花,女,四十多岁,蒙阴县垛庄镇西长明村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刘长静,女,蒙阴县垛庄镇上峪村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刘凤厚,女,蒙阴县垛庄镇寺后洼村村民,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季承珍,女,蒙阴县垛庄镇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李长胜,男,蒙阴县垛庄镇营里村人,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段德道,男,蒙阴县垛庄镇东垛庄村人,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巩全荣,女,蒙阴县垛庄镇东垛庄村人。二零零六年一月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建立,男,蒙阴县垛庄镇人,曾被非法劳教。

刘明新,男,蒙阴县垛庄镇人,曾被非法劳教。

刘乃军,男,蒙阴县垛庄镇人,曾被非法劳教。

刘长顺,男,蒙阴县垛庄镇人,曾被非法劳教。

张立美,女,蒙阴县垛庄镇人,曾被非法劳教。

王涛,男,界牌镇双河峪村人。二零零二年二月王涛被蒙阴县“六一零”干警送进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李秀荣,女,家住界牌镇丁旺庄,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刘孝荣,女,家住界牌镇东风桥村。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两年。

宋树宝,男,五十三岁,蒙阴县岱崮镇丁家庄村民,二零零四年农历十一月被送进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

李作武,四十多岁,岱崮镇村民,二零零一年农历五月份儿被非法劳教三年。

宋增文,五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农历五月份儿被非法劳教三年。

肖玉军,男,二零零四年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伊淑玲,女,三十九岁,蒙阴县实验中学教师,二零零二年九月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公华东,女,五十六岁,蒙阴县恒昌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六月曾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刘文爱,女,四十多岁,蒙阴县恒昌公司职工。二零零二年曾被非法劳教。

高凤兰,女,四十多岁,蒙阴县恒昌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劳教。

王相英,女,四十多岁,蒙阴县恒昌公司职工。二零零二年曾被非法劳教。

吕霞,女,三十七岁,山东蒙阴县棉纺厂职工。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吕霞流离失所期间,蒙阴县“六一零”非法劳教吕霞三年。二零零四年吕霞被非法判刑八年。

谭文强,男,蒙阴县大法学员,二零零一年初被绑架,送回当地关押一个月后送到临沂市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谭武壮,男,蒙阴县大法学员,曾被非法劳教两年。

张明发,男,蒙阴县坦埠镇阚家庄村村民,二零零三年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付维忠,男,三十岁左右,蒙阴县蒙阴镇东关村人,蒙阴县界牌中学教师,曾因给学生讲真相劝三退被举报,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份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现已回家。

祖培勇,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人。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被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恶警张咏、秦立奇绑架。在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

二、非法入室抢劫财物、勒索钱财

在张咏的直接领导唆使下,手下干警们及雇用的社会上的不法之徒如土匪般撬门别锁、非法抄家,直弄得鸡飞狗跳、四邻不宁。他们对大法弟子的巨额罚款从不给收据,而在抄家中被他们“顺手牵羊”抢劫的钱物更是无法统计。在参与迫害的干警中,数张咏、刘兆国、王伟、蹇家峰四人表现得最贪婪、恶劣、狠毒。蒙城派出所指导员李建在全体干警会上就公开讲:“要想弄钱,就盯紧法轮功”。这与强盗何异,就是穿着警服的土匪。正是这些执法人员捞取了大量的非法好处,所以才乐此不疲,失去人性地对大法学员进行非法打压迫害。下面仅举数例以见证他们的恶行。

※二零零四年八月四号,蒙阴县“六一零”和公安“六一零”在公丕健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非法入屋搜家,竟然连储藏室都不放过。抄走《转法轮》等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带、炼功带、四百盘空白磁带、大小录音机十台,公丕建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六一零,他曾被戴上手铐脚镣达二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下午,蒙阴县常路镇常路村村民戚建廷正在外面干活,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伙同蒙阴县常路镇派出所恶干警对他拳打脚踢,用手铐将他强行带走。后又以核查为名,由恶警王业一,带领七个干警闯入戚建廷家中,强行撬开门锁,破门而入,将戚建廷家中物品洗劫一空。

※吕霞,山东省蒙阴县棉纺厂职工。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干警酒后半夜三更常去她家骚扰,醉醺醺的砸门叫骂,发疯般吵闹,不仅吓坏了吕霞的父母和孩子,也惊扰了全村熟睡的老老少少,有人以为谁家遭了窃贼披上衣服前来观看,邻居都不得安宁。一次半夜三更砸门入室,把吕霞仅五岁的女儿从梦中摇醒,追问孩子:“你妈到哪去了?”吓的孩子瑟瑟发抖。公安“六一零”恶警的土匪行径带给吕霞幼小的女儿极大的心灵创伤,使她时常处于恐怖中。吕霞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不得不流离失所。

※杜祥忠,蒙阴镇高庄村村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多钟,山东蒙阴县“六一零”头目张咏、干警王伟,领着二十多个干警扛着梯子,闯入大法弟子杜祥忠家,因防盗门不好撬,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破门而入。大法弟子的家属高喊“土匪来俺家了,快来看啊”。四邻都被喊来,目睹了恶警非法闯民宅,绑架好人的情景。杜祥忠夫妇都被绑架,当时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孩子。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公华东在国棉厂三区写“法轮大法好”,蒙阴县四警区派出所所长下令把公华东抓到四警区。四月二十九日早晨公华东被押送到蒙阴县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干警到公华东家非法抄家,公华东的丈夫杨敏同(不修炼)不让他们抄家。他们以所谓“妨碍执行公务”为名把杨敏同抓到蒙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才放出来。

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九深夜,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干警闯到公华东家,问公华东:“到汶河桥上挂横幅没有?”公华东说没有。干警王伟一边喝斥公华东的丈夫杨敏同不准动,一边非法抄家。此时不修炼的杨敏同早已被吓的哆嗦成一团。干警们翻箱倒柜,未搜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所谓的“证据”,却顺手掠走了杨家的存款折、首饰等,最后将公华东绑架。公华东被绑架到一警区,经非法审讯确实不是公华东挂的横幅,正月初十晚上十点多钟才放回家。

※伊淑玲,蒙阴县原实验中学教师。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九日是星期六,大法学员伊淑玲从外县打工单位赶回来看望女儿。晚上九点多钟,蒙阴县原一中二分校(即以前和现在的实验中学)的工会主席杜庆太及教员冯文学、冯友兰领着蒙阴县“六一零”、公安“六一零”王伟等干警到伊淑玲家叫门,叫了二十多分钟伊淑玲也没开门,杜庆太等一中二分校的教员就走了,蒙阴县“六一零”、公安“六一零”的人员就在楼下道口守着,人车在楼梯口守了一夜。伊淑玲被逼无奈在天亮前从五楼窗子抓着绳子下到一楼走脱。

十月三十日,蒙阴县“六一零”、公安“六一零”王伟等干警伙同蒙阴县一中二分校不法人员用斧头私自把伊淑玲房子的防盗门、木门砸开,非法入室搜查,把伊淑玲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把装饰墙壁的木板都撬了下来。不法人员将翻出的大法书籍与资料带走的同时,还把电视机、影碟机等搬上车拉走,而后不法人员将伊淑玲的房子换上新锁,房门钥匙由蒙阴县一中二分校带走。

三、酷刑审讯、暴力洗脑

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张咏、王伟等干警配合县“六一零”强化洗脑班非法提审大法学员时,白天把窗帘拉上,门关上,在阴暗中完全没有了国家工作人员的形象,拍桌子骂娘、谩骂侮辱学员,薅学员头发,用手指戳打学员头部,对学员进行人格污辱及精神恐吓、逼迫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对拒绝说出资料来源的,施以毒打、电刑、捆绑、用摩托车拖拽、长时间镣铐、长时间不让睡觉等刑罚,残酷至极。下面仅举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干警所犯刑讯逼供罪的几个案例:

※公丕建,男,蒙阴县粮油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儿公丕建再次进京依法上访,被蒙阴县公安局干警劫持回蒙阴并关进了县看守所。蒙阴县看守所干警给他戴上十八斤重的手铐和脚镣,并给他录了像。到了晚上十一点半左右,蒙阴县公安局副局长边大勇当着两个干警的面,脱下皮棉鞋狠狠的抽打他的脸,直到打累了才停住手。随即公丕建被关进七号监室,被所长孙克海、干警李近春等非法铐到地铆(名曰“死人床”)上,用了四副手铐和一副脚镣把公丕建的双手和双脚铐紧,就这样持续了整整十四天。一姓李的犯人喂了公丕建十四天的饭,用脸盆接大小便,后七号监室的十四位犯人全部抗议,才免于这种羞辱折磨。

※肖玉军的妻子,蒙阴县蒙阴镇村民。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肖玉军夫妇被绑架。在绑架肖玉军夫妇过程中干警王伟一边歹毒的点着头,一边恶狠狠的对肖玉军的妻子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说你犯法了你就是犯人。杀人放火可以不问,我们就是专抓你们炼法轮功的。杀人的兴许两天就能出来,你学法轮功的就得死!”肖玉军的妻子说:“你们这样做连土匪还不如。”他一听火冒三丈,咬牙切齿的说:“很好!你不是说我们是土匪吗?我给你记着账,回‘六一零’后再慢慢的跟你算。你死定了,但我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死,我要慢慢的折磨你,除非你自己一头撞死!”

肖玉军的妻子被关押进县“六一零”洗脑班后,受尽了折磨。公安“六一零”酷刑非法审讯肖玉军的妻子,拳打脚踢。打的最凶狠的就是干警王伟。王伟边打边骂,还穷凶极恶的说:“你不是说我们是土匪吗?我今天就让你尝尝土匪的厉害!”起先用手打肖玉军妻子的脸,手打痛了便用穿着牛皮鞋的脚猛踢她的头,踹她的腿,踩住她的脚狠命的碾,打累了再换个打手轮番打她。

※张维玲,蒙阴县联城乡类家城子村民。二零零二年八月在联城乡派出所,张维玲遭到干警王伟、冯大鹏等人的毒打。王伟逼迫张维玲叫师父的名字,遭到张维玲的拒绝后,王伟按着张维玲的头,用电棍电击她的后背、手心、腿。

※公茂成,蒙阴县供电局职工,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早八点多,公茂成被垛庄镇派出所所长孙良山绑架。干警对他进行了毒打和残酷折磨,每二十四小时换一个地方,在每个地方都遭到了同样的毒打。特别是在县刑警队的那二十四小时里,干警在他头上套上黑塑料袋,然后毒打,把他打的口鼻流血,直到昏倒在地还不罢休。期间还把他两手倒背铐,吊在暖气管子上,双脚尖刚刚触地,一吊就是二十四小时。又逼他坐老虎凳、老虎椅,扇他耳光。干警扇累了,就用皮鞋抽他。

打人最凶的就是干警王伟,崭新的一本《转法轮》竟被干警王伟扇破了。这恶魔打累了就躺在沙发上休息,歇过之后再打,完全没有人性。邪恶的王伟还强制公茂成两手倒背铐、后背挨墙、双脚伸直,坐在地上,用椅子最低的木档卡住其双腿,狠命抽打公茂成的脚心,又用电球滚动撞击他的小腿,直打得他如万箭穿心般疼痛不堪,却还逼他穿大镣、跑大镣,血直往出流也不罢休。

※单富贵,女,蒙阴县坦埠镇大法弟子。在蒙阴县看守所被强行戴上二十多斤的脚镣,让犯人硬拖着跑镣,两个脚脖子被磨得鲜血直流、血肉模糊。

※石增雷,男,四十多岁,蒙阴县农业机械总公司职工。二零零二年九月,石增雷在沂南县同大法弟子刘淑芬、赵传文、仵增健等一同被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和蒙阴县公安局非法抓捕。石增雷被折磨的遍体鳞伤。被带回蒙阴后,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恶徒们毒打他,用烟头、开水烫他。关押期间县“六一零”洗脑班及公安“六一零”恶徒绑住石增雷双手后,拴在摩托车后面让其追摩托车,追不上拉倒后在地上硬拖,把石增雷身上磨没了皮,多处流血。仵增健(蒙阴垛庄人)被不法人员打得浑身青紫,没一点好地方,在阴历八月份的冷秋季节,扒光衣服只穿着三角裤头送进蒙阴看守所;在看守所,不法人员又唆使犯人对仵增健大打出手,干警不管不问,假装不知道。刘淑芬于二零零三年腊月二十七日被蒙阴县“六一零”伙同蒙阴县中医院活活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滕德荣(蒙阴建委职工)同张德珍(蒙阴旧寨中学教师)、公淑华(蒙阴坦埠镇金钱官庄)、公茂海(老家是蒙阴县岱崮镇)等人在蒙阴县岱崮镇被蒙阴县“六一零”伙同蒙阴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后,被蒙阴县刑警大队体罚、毒打、刑讯逼供。公茂海,被干警打得半死,平邑县看守所都不敢收留,临沂市“六一零”公安局出面干预强行让平邑看守所接人。滕德荣五十多岁的女学员,被绑在铁椅子上(其实是间距为几十公分宽的钢筋架),遭公安人员折磨了四天。这种折磨,令人极其痛苦。张德珍于二零零三年腊月二十九日(大年三十前夕)被蒙阴县“六一零”伙同蒙阴县中医院活活迫害致死。

※李永欣,临沂市运输公司职工。二零零二年,因临沂资料点被破坏,李永欣及蒙阴县的滕德方等好几位大法学员被抓。李永欣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最邪恶的“蒙阴县看守所”,遭受酷刑刑讯逼供:老虎凳、吊铐等大刑折磨。滕德方(蒙阴县老干局职工)在看守所几乎天天挨打,被打得尿血,三个月爬不起来,有半年多的时间直不起腰来,不能独立行走,靠他人搀扶。

…………。

蒙阴县的张咏等公安“六一零”系统的所有干警,八年多来,你们迫害了多少大法学员,你们自己心中有数;你们手上沾满了多少大法弟子的鲜血你们自己最清楚。每个人做了什么都得自己承受偿还,善恶有报是永恒的天理,也是不容挑战的公理。因为宇宙的善恶标准衡量着一切生命,其中包括你、我、他。如今,出现的恶报已数不胜数,有的甚至祸及亲人,近期更是越来越多。这是让人痛心和难过的,是谁都不希望发生的。可你们的所为已把你们的生命推向最危险的处境却仍执迷不悟。就在三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七日,你们又伙同旧寨乡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了旧寨乡的赵圣举的妻子以及都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马福民和郭长德夫妇,你们于心何忍?!连老天爷都为之震怒,连日来气温陡降凉风刺骨,全无清明时节的温暖和煦之感。天在示警,神目如电,慈悲为怀的大法弟子在向你们发出真诚的呼唤——

赶快悬崖勒马弃恶从善,守住你们的最后一丝道德底线,无条件释放近期被你们非法绑架关押在本县看守所马福民和已被你们转往沂南县看守所的赵圣举的妻子,将功折罪,为自己和家人赎回未来、赢得平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