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少华母亲的申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

各位政府部门的官员和工作人员们:

我是法轮功学员白少华的母亲,我的儿子白少华于2008年2月20日下午3时左右,在从北京市区开车去往北京市怀柔区的路上,被公安设置的检查站拦截、搜车,白少华和开车的法轮功学员杨辉被当即绑架,送往怀柔看守所关押。

几年来,我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听到这样的噩耗,也不知还要经历多少次这样的恶梦,为了挽救我的儿子和我支离破碎的家庭,我要向你们申诉:

我今年已经73岁,早年和丈夫响应号召去了北大荒,在黑龙江省桦南地区八五九农场林区一呆就是一辈子,我们一家人安分守己、太太平平过了这么些年,日子虽然清贫,欣慰的是我的两个儿子很争气,大儿白晓钧、二儿白少华先后成为全县高考文科状元,晓钧考上了东北师大哲学系,少华考上了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在当地传为佳话。1994年,我们全家到在哈尔滨亲耳聆听法轮功师父讲法,并开始修炼法轮功,全家人逐渐明白了人生真谛,我的老年病也都好了,越活越精神。一家人沐浴在真善忍的祥和中,都盼着日子能过的好一点再好一点。可是万万没想到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后,我们不但失去了平静的生活,甚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我的两个儿子在这场迫害一开始就不断被抓、被关押。2000年10月桦南地区公安局为了推卸责任,趁少华被关押释放的机会,私自将他的户口寄往新疆他岳父母家,同时将他在当地的户口私自注销,对方不接收,把户口又寄了回去,但桦南地区公安局装不知道,不给落户口。堂堂政府机关,就这样随意把百姓的生存权利肆意践踏。我的大儿子白晓钧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劳教期满后因坚持不放弃修炼,又被加刑到3年劳教,期间受尽折磨,生活不能自理,浑身长满疥疮惨不忍睹,在这种情况下,朝阳沟劳教所的警察支使犯人用盐水浇白晓钧的伤口,透视的时候看到他左边整个儿肺都烂没了,劳教所直到人不行了才通知家里,我赶到的时候,晓钧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的大儿子就因为不愿意屈服于中共的压力,坚持不放弃“真、善、忍”大法,被恶警活活的折磨致死。晓钧去世前医疗费共为15000元。劳教所竟通知,白晓钧的单位东北师范大学付8000元,家属还要付7000多元,劳教所只负责停尸费1000元。而东北师大所付的8000元全部都是从晓钧的工资中扣除的!

我自知上告无门,三天后我带着晓钧的骨灰和儿媳来到北京。因为那里还有我唯一的一个小儿子白少华,仍在团河劳教所经受迫害,我必须去看看已分别两年多的孩子,决不能再让它们那些不把人当人的杀人警察把少华也夺走!劳教所那个叫李静的所长就是不让见。说现在正在“破冰攻坚”,对少华正在严管——实际就是酷刑折磨。我更加不放心,我不能再没有了小儿子,为了见到少华,我不得不答应劳教所警察不提晓钧去世的消息……

见到亲人们满心欢喜的二儿子少华哪里知道,这回妈妈看他是抱着哥哥的骨灰来的,此前妈妈拉着三岁的小孙女和儿媳妇已经来了四回了。

终于熬到少华劳教期满,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日子里,从那以后,我就跟我这唯一的儿子一起流离失所,相依为命。少华很少跟我提到他在劳教所里面遭的罪,我知道他怕妈妈心疼儿子,我只是听他提起曾经连续绝食100多天進行抗议迫害,其中的艰难就可想而知了。

团聚的日子不多,2005年9月28日,少华和妻子季磊又双双被绑架,剩下我老太太带着小孙女,靠几百块钱的退休金过活,幸亏得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帮助,我们祖孙俩才不至于流落街头。这一次,少华又绝食100多天,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才被释放,长期的绝食抗争和酷刑严重损害的少华的身体,行走都很困难。再后来,2006年3月3日,身体还没恢复的儿子又被警察软禁在临时租住的房间里,十几个彪形大汉看守他一个几乎生活不能自理的人。2006年11月,我又一次跟少华一起被常州老家的610办公室恶警抓捕……

我的家庭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和恐惧,我的小孙女——少华的小女儿今年刚刚8岁,她来到人世的八年,正是对法轮功疯狂迫害的8年,经历了不断的抓捕、流浪、骨肉分离,常常半夜喊着爸爸、妈妈从梦中哭醒,一次次眼睁睁看着满脸凶相的警察把爸爸妈妈和奶奶带走。

我已经七十多岁了,为建设这个国家辛劳了一生,本没有太多奢望,不曾想却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老无所养,老无所依。当年为了讲清法轮功真相,后来种种苦难中,我天天以泪洗面,左眼视力继续消退,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各位官员们,我们一家人没有杀人放火,对社会没有任何伤害,只是在依照法轮功“真、善、忍”的修炼原则约束自己的行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这个偌大的中国为什么没有我们容身之地?我的两个儿子心地善良、才情过人,本可以学以致用、报效祖国,如今一个已经被迫害致死,一个又再次深陷囹圄,不知还要遭到什么样的酷刑折磨。一个惧怕“真、善、忍”,一心要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的社会,它要维护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和道德标准呢?

当社会中还有很多人在无端遭受迫害,这个社会就称不上和谐。奥运会开幕在即,在关注北京光鲜的国际形象时,请看一看中国真实的人权状况,看一看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苦难,我恳请看到这封信的人们,帮我救出我唯一的儿子,让我们母子团圆。大家都来结束这场不应该发生的残酷迫害。

曹倩,一位年老的母亲
二零零八年三月六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