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六一零”恶警迫害雷正夏夫妇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重庆中学退休教师雷正夏及妻子李卫群,仅因向到其家来买串串香、买小面吃的学生讲了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天安门自焚案”是伪造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电视报纸等一切媒体对法轮功的报道都是诬陷和栽赃,等一系列真话,遭到以重庆市沙坪坝区“六一零”头目、区国保支队长李红为首的邪党暴徒绑架,过程中,暴徒大打出手,致使雷正夏两肋骨断裂,内脏出血,一度生命垂危。

雷正夏,今年六十二岁,是重庆市小龙坎高级职业中学退休教师,妻子李卫群,今年五十三岁,是重庆市凤鸣山中学退休职工;女儿雷巧凤,今年下半年才满十二岁,读小学六年级。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下午两点左右,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队长李红(音)、沙区新桥派出所教导员欧礼长、新桥派出所凤鸣山片区片儿警刘北平(女)、区“六一零”一戴眼镜的女责任人及另外两个不知名的新桥派出所的警察,共四男二女,突然闯进雷正夏家,恶警刘北平进屋就将挂在客厅印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二零零八年新年历摘下,拿在手里。李红、欧礼长等冲进卧室,将门反插,就开始非法抄家,肆意乱翻,乱抄,乱照相。

李卫群当时正在厨房,看见恶人私闯民房,就制止说:“你们想干啥?我们犯了啥子罪?”两个穷凶极恶的男警察冲上前,不容分说,分别抓住李的双臂就朝门外拖,吓的站在客厅的李卫群的女儿,大哭大叫:“不准抓我的妈妈!不准抓我妈妈!”区“六一零”女责任人慌忙说:“没有事,没有事。”两恶警边拖边说:“抓你去教育教育!”李大声喊:“放开!放开!”不配合歹徒的绑架。两恶警将李拖到二十米左右校园一拐弯处,李突然倒地,光天化日子下,又是众目睽睽,女恶警刘北平怕恶行惹众怒,示意停止对李动武,两歹徒拖也不动了,只好撒手走一边去了。李起身冲回自己的家中。

正在卧室午睡的雷正夏,从床上起来,想开门看看客厅的情况;突然,丧心病狂的李红朝着雷正夏的脸和头就是猛击三拳,将雷正夏眼镜打飞,接着李红又将雷正夏拖下床来,从后面朝腰部及背部猛踢了四脚,架着雷正夏进了警车。

李口出狂言:“我就是要抄你个底朝天!”“搜光,抄光!誓不罢休!”恶徒抄走了五本《转法轮》及十几本大法其他著作,几十本《明慧周刊》及一些真相小报,三本《九评共产党》,十几张真相光碟及其它电视剧和歌曲碟,DVD影碟机一台,印有“法轮大法好”新年历一本,师父法像一张,香炉一个,MP3(三种型号)四个及其他物品若干。

当天晚上,在李红的指使下,新桥派出所警察鲁洪飞及石某某立伪案,对雷正夏进行非法审讯,雷正夏说:“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并要求上医院检查被李红猛踢过的后背和腰部,疼痛剧烈难忍,身子不能直。李红听后大骂:“你活该!”当晚十二点过,在李红的精心布置下,由石××及两名治安协勤强行将雷正夏送沙坪坝区白鹤岭看守所非法关押。

那天晚上九点过,新桥派出所派了两辆警车,四个彪形大汉趁夜色扑到雷正夏家,企图再次绑架李卫群,结果扑了一个空。接连几天,李红及新桥派出所众恶警寻找和绑架李卫群都未得逞。除此之外,新桥派出所还先后两次对雷正夏的妹妹雷季秋在上桥包装厂家属区的房屋进行非法抄家,结果一无所获。

在看守所里,李红指使区“六一零”两人员(其中一人姓张)非法审讯雷正夏,对雷正夏喊道;“没有我点头,你别想出去!”恶警借口雷正夏夫妇在重点中学公开给学生放真相光碟,宣传法轮功,影响太大。所以要狠狠的整。

雷正夏带伤被关进看守所后,一直向看守所的警察和医生声明:左后背及腰部疼痛。看守所拖到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将雷正夏戴上脚镣手铐,拉去重庆市肿瘤医院检查,但隐瞒检查结果,从新将雷正夏关押。

一月二十六日晚饭后,雷正夏腹部撕肝裂肺的疼痛不止,看守所医生在无奈的情况下,决定将雷正夏戴脚镣手铐送肿瘤医院诊断检查。因剧烈疼痛无力行走,雷正夏只能坐在轮椅上,由看守所的“协勤”推着,但推到无人处,他们从后背重重的踢雷正夏,加重了其伤痛。

检查后,医生怀疑是急性腹膜炎,胃肠急性穿孔。护士只给雷正夏打了止痛针,又将他押回看守所。当晚雷正夏连续呕吐十三次之多,疼痛难忍。一月二十七日早上八点过,雷正夏突然休克,昏倒在牢房里。

看守所怕承担责任,只好再次将雷正夏送进肿瘤医院抢救,经过确诊:肋骨两处断裂,胃肠急性穿孔,需要马上动手术。一月二十七日雷正夏做了胃穿孔手术。二月六日,雷正夏被放回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