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五马坪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四川五马坪监狱位于乐山市犍为县清溪镇,是个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五马坪监狱在监狱医院里设洗脑班,曾有二十个法轮功学员被集中洗脑:一人派一个包夹,包夹全是选监狱中判刑十年以上重刑犯,如杀人、抢劫、强奸幼女犯等。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手段很多:

一、生活上控制法轮功学员

生活上搞ABCD四级,C、D两级要求背监规六章五十八条、唱狱歌、队列训练等。C、D两级每天三顿,早晨稀饭只有一口多点(喝不到两口),馒头一小块(一两多一个的馒头切成四小块),无咸菜;中午米饭仅一两到一两二钱,菜就是一小块南瓜或萝卜,一小匙汤。吃饭时喊一、二、三,喊一就蹲下,喊二拿匙端碗,喊三开始吃,不超过一分钟就喊起立,没吃完的一律不准再吃,若起立慢了,则拳脚相加,脸被打肿,牙被打掉是常事。

法轮功学员朱学智是成都市省水电局高级工程师,年近七十岁。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他被成都市青羊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现未满期)。青羊派出所所长刘斌殴打朱学智,并将他双手穿过长高凳,用两个手铐连铐在一起。饱受折磨的朱学智,被迫害致病: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第三期)、脑血栓等。现仍被关押在监狱医院里。朱学智动作慢,吃饭常常没吃完就被强行起立。他饿得脸蜡黄,皮包骨,走路都走不起,凉水都不准喝一口,嘴唇干裂起了一层很厚的壳,下雨天恶警将他弄到坝里淋雨,强迫坐在地上,衣服全湿透;夏季则逼他整天在外面,中午强迫晒毒太阳(1700多米高的海拔,紫外线很强)。

二、站军姿

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站军姿,每天站立四十分钟,立正姿势,双脚伸直不许动;监狱医院飞蚂蚁很多,专往人身上飞,也不许动;休息五--十分钟,接着盘腿四十分钟。

三、限制上厕所

每天集体上厕所只有二次,早晚各一次。

四、淋雨

下雨、下雪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坐在地坝里,若雨太大则坐在屋檐下,屋檐一尺多宽,坐两排;外面一排仍被淋湿。

二零零六年四月,五马坪监狱中的三十七至四十个法轮功学员纷纷写严正声明,声明洗脑“转化”作废。于是狱方从四月二十八日又再次掀起对全体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的疯狂迫害,关到严管队加重迫害,直到二零零七年二月,这波迫害还未结束。

在五马坪监狱,一个监舍关三十七个人,有九张八十多公分宽的上下铺的铁床,每张床睡两个人(人多时睡四个人),监改员一人睡一张床。几天才让洗一次脸,半分钟内必须洗完,慢了就不准洗。晚饭后六点半进监舍,泼水扫地,然后强迫法轮功学员全坐在湿淋淋的地上一直到深夜十一点半;早晨五点钟起床又强迫在流得满地是尿的地上坐(三十七个人只准放一个小塑料桶,只许解小便,尿流得满地都是)。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欧全斌用鞋垫坐在地上一小会,被狱监看到,监改员就罚其站到深夜十二点。当时欧全斌的身体因被迫害导致心脏病、高血压(高压248;低压力190)、脑血栓、肾脏病、脾脏肿大至四─五公分,给南充市中城派出所、顺庆区610打了四十多个电话要求保外就医,但他们视生命如草芥,拒不签字放人。

据狱警医院院长邬志杰说,二零零三年这里被迫害死了一个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五马坪监狱又迫害死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张新才。张新才原在攀枝花市乡国土所工作,身体健康。张新才被非法判了七年,被暴打得承受不了了,被迫写了所谓保证书。他不敢在监狱声明“转化”作废,害怕监狱报复。但张内心十分痛苦,说自己出卖了师父,出卖了功友,在攀枝花报纸登了几次,给大法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

法轮功学员刘学明是新津县火车站旁的乡镇上的农民,养鱼专业户。先被非法劳教两年(新华劳教所),妻子也被非法劳教两年,女儿刘静被非法劳教一年,现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刘学明被非法判刑七年:几十个恶徒开了几辆大卡车,把他家所有值钱的东西一抢而空,就连一床补疤蚊帐都剪成条条扔了,几个鱼塘中的鱼,全被捞完抢走,连鱼苗都不剩。

邪党恶警先把刘学明劫持到能关一万多人的自贡监狱,逼迫其写保证,把他铐在死囚床上四十多天,脚高头低,相差高度80cm,每天两顿饭,每顿饭只有两个馒头(一两一个),一块咸菜,连凉水都喝不上一口,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才放下床。

然后将他关入严管队强迫其奴役劳动,每天担上坡煤五十担(每担二百多斤),要担八至十个小时,完不成不准休息,而且还是在夏季。二零零三年八月,刘学明被转移到五马坪监狱四监区。

和刘学明同时从自贡监狱转入的还有两个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曾被自贡监狱关在一间只能放一张床的黑屋内,屋内仅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通风口,没有窗户,里面蚊子成群,恶警这位法轮功学员捆绑在“死囚床”上长达八个月,他是被担架抬到五马坪的,那时人已折磨成皮包骨,已严重脱形,由于不准洗澡,衣服都沾在了肉上。自贡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残忍,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是逐个进行迫害,如五、六个恶警同时使用三万多伏高压棒进行全身电击,人受电击后心脏不自觉的心跳加速,痛苦难忍,使人痛不欲生,因此有的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了而被迫写了所谓“转化”书。

二零零六年夏季七、八月,有两个年轻法轮功学员,达洲人。被重庆市法院非法判刑,从入监队转到七监区,他俩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把他俩铐在篮球架上受毒日暴晒五天。

凡是在洗脑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邪党都对他们升职提干,每个人发奖金几万。监狱的其他干部年终奖都是一万多,现在更多。江氏犯罪集团就是这样用钱、利益腐败官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五、五马坪监狱及警察人员情况表

通讯地址:乐山市犍为县清溪镇五马坪监狱  邮编614503 区号0833

监狱长祝伟,男,五十几岁,一米八,胖。
副监狱长田某某,男,五十几岁,主管迫害法轮功, 办 0833--4652032
教育科副科长罗江涛,男,三十几接近四十岁,伪善 办 0833--4652032:
狱政科科长袁定兴  办 0833--4652031
副科长王正强  办 0833--4652031

四监区设有洗脑班、制茶厂、茶科所、严管队、入监队(一分监区)。四监区洗脑班任职的应文辉升为二监区办公室主任、文艺队队长。四监区入监队副监区长高虎,三十几岁,周身都是病,心脏、肺、胃病很严重。四监区入监队管教王忆军、干事何清泉(毒打法轮功学员龚文友)、恶警杨某某(男,四十几岁);何勇智(升为茶科所管教)、钟世斌(男,三十岁出头;每天在洗脑班诽谤法轮功,后升为制茶厂管教)

七监区(磨宝石)车间主任张某某(绰号张冒火,南充人)
监狱医院院长邬志杰
教导员罗家春
恶警(干事)
杨建元
恶警管教薛坤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