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着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我们学法小组三人,每星期两次,已经学法一年多了。最近,同修阿姨把我写的一篇文章给另一同修看了后,在星期一学法小组上,阿姨对我说了该同修对那篇文章的看法:一、文章过于追求表面的华丽,实在的东西不多;二、直觉在向人炫耀她自己的文采;三、这样的文章明慧是不会刊登的。我被噎的转向,心里当时那个委屈……

晚上背法根本就静不下来,整点发正念比什么时候都乱。向内找自己,没找清楚,自己头脑中转的都是那位同修的“看法”。越想心里越不平衡,越加委屈,各种人心都泛出来了,那不好的念头都冒出来了:“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怎么这样看我……”明知不对,就是遏制不住翻腾着的这些思想,严重的干扰着自己,几天都静不下心来学法。

没办法,只有在心里跪求师尊。师尊看到了我这颗要改正的心。在一天的晚上做了个梦,梦中看见师尊站在房间里望着我,只一瞬间就不见了,我急了大喊,却在眼前显出两个大字“杨修”。我一下惊醒,想着梦中的师尊和点悟,突然间全明白了——作为一个修炼人,各样的心都得修掉啊。

我的情况是这样的。一九九八年金秋,母亲告诉了我这本《转法轮》。那时我坐在轮椅上,已患绝症(脊髓空洞症)。几个月后,随着不断的学法,我从能坐着炼动功和静功,到扶着轮椅站起来。身心的变化使我激动不已,家人也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母亲和我仍然坚持修炼。

二零零四年,因为母亲贴真相不干胶被恶人举报绑架。那时家人思想压力很大,我面对的压力更大,学法、炼功、发正念根本静不下心来。母亲回来后,邪恶仍然不断的骚扰。在这样的情形下,母亲和我决定出走先住在亲戚家。

由于是带着怕心与亲情的执著出去的,所以旧势力对我的身体進行了疯狂的迫害。我的左臀部迅速溃烂,等母亲和我再次回到家中时,左臀部已溃烂成了个洞,骨头都看出来了。至此右臂又严重脱臼,这身体上一左一右相互牵制,站不起来又坐不下,既不能平躺又不能长时间的趴着,更是睡不着吃不下,而使我最为焦虑的无法正常炼功,看书学法发正念干扰非常大,根本就静不下心来,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这一连串事情的发生,根本上是旧势力的迫害,本应彻底否定的。可是当时的自己却没能真正去理解法,在被迫害中反迫害,心态不稳又正念不足,使旧势力抓住自己的漏洞,更加疯狂的迫害,生命处于危险之中。是慈悲的师尊把我又一次从死亡中拉回来。再后来,我和同修们不断的学法切磋交流,加上母亲的细心照料及家人们逐渐的理解下,一个多月后溃烂的左臀部恢复了!我能在母亲的帮助下坐着炼静功了。

然而对于我母亲,旧势力的迫害也是极其嚣张的。那时母亲身体是最累的,不仅要照顾我,还要承担繁重的家务,思想上的压力也是最大的。工厂的领导们伙同“六一零”不时的干扰和要挟母亲如何如何,使得父亲从支持到不理解,给母亲和我制造了(特别是对母亲)许多心性关。当时母亲念很正,就是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她常对父亲和家人说的一句话是:“我们的师父是最正最好的,我们炼功没有错,错的是江××。”就这朴实坚定的一念,在师尊的加持下,母亲不仅精神很好,而且人也见胖了。

回到上面我过心性关的那段。在《转法轮》中师尊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天天都在学法背法,也在修,却在被迫害中反迫害,使旧势力钻了我的空子,使我生活都不能自理。而我在此状态中又正念不足,在否定旧势力迫害的同时,心里有隐藏着力不从心和无可奈何:“不是我要这样的,是旧势力的迫害造成我这样的状态。”从中掩盖着自己对自身身体状态的执着。

随着身体不好状态的拖长,自心的内疚、自卑、自责越加深重。内疚的是因为我生活都由母亲来照顾,使的母亲的修炼中又多了一副担子,局限了母亲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时间。而面对同修们当面或者间接让我听到的对我的这种状态的看法,我就更自卑。在那一个时期里,我怕见同修,只要一提身体我就敏感,甚至同修说起自己闯身体病业关时,或者明慧上发表的有关此文章时,我就直觉的想到;我怎么就闯不过去哪?思绪纷乱无法自制,用句恰当不过的话说,连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那么自责呢?面对师尊给予和付出一切,我的心真是承受不了呀。在几年的修炼中,对于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嫌不弃,就象梦中的那样:当我站在很高的一个大山上徘徊,不知中一只脚已踩空,就要掉下去的时候,一只巨大的手将我托起。当面前展现出一条宽阔光明的大道时,满含泪水的我回望,却不见了师尊。四面找寻,却看见一个叫‘孟瑾静’(谐音“猛精進”)的中学同学!我再能说什么呢?是该我彻底的放下执着勇猛精進了!

流着泪看完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后,我内心的震撼是巨大的,我要做我能做的,拿起笔来证实法的伟大殊胜,师尊的浩荡洪恩。当我用左手(因为身体四肢中只有左手能动)写下第一篇稿子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在明慧“人心与因果”中发表了,而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体悟着师尊的苦心与鼓励,感慨万分。之后母亲看我写起来实在太困难了,于是和父亲(已修炼两年)商量,给我买了台电脑,而买的过程又是极其顺利,价钱正好是他们准备好的那么多,每逢母亲说到此时我们内心就很激动。

因层次有限,只说出这些。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