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礼乔在天津数个劳教所辗转遭受残忍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天津大法弟子黄礼乔2000年上班时被邪党恶警绑架劳教,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遭受的残忍迫害,曾被转到蓟县屿山劳教所;2001年11月,恶警在劳教所内称黄礼乔已死,将他转到青泊洼劳教所继续迫害,直至生命垂危。2003年6月黄礼乔再次被绑架劳教,在板桥劳教所、双口劳教所遭受迫害。

大法弟子黄礼乔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河东区大王庄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劫持回天津后非法拘留15天。2000年7月正在天津钢管公司上班的黄礼乔,被天津市河东区二号桥派出所伙同钢管公司公安处恶警绑架,送到天津双口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大法弟子黄礼乔坚持信仰无罪,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双口劳教所列为重点迫害对象。刚进劳教所,恶警强迫他背诵监规,参加监规答卷,被黄礼乔拒绝。恶警郑某某、胡家园对黄礼乔拳打脚踢,打累了用高压电棍疯狂的电击他的心脏和头部,黄礼乔的头部和胸部被烧得伤痕累累,身体一次次地弹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随后恶警又强迫他看和听诬蔑大法的电视录像和录音,并唆使犯人一次次暴打他。

劳教所为了让黄礼乔尽快达到精神承受极限,恶警每天强制他凌晨两点半睡觉,五点叫醒他,并强迫他干奴工。起床时稍有迟缓,恶警就指使犯人用针向他的身上猛扎,恶警魏某当班时还会用电棍电击他的额头叫醒他。当班喝醉的恶警王瑞芳常常耍酒疯,从床上拽起他,拳打脚踢后用电棍在身上乱捅。

2000年12月底,双口劳教所恶所长亲自指挥,对非法关押在一中队的大法弟子进行强迫转化。晚上九点钟,恶警把十几个大法弟子集中在电视房,恶警王瑞方开始暴打大法弟子唐坚,一小时二十分钟不断的抽打唐坚的嘴和脸,唐坚的脸被打得变形呈紫色,两眼充血。恶警胡家园掐住大法弟子黄礼乔的脖子把他拖进另一个房间,脱掉他的衣服,用电棍电击,持续点击一小时后,将他拖回电视房持续暴打,一边打一边威胁其余人:不转化这就是下场。直到凌晨四点多,王瑞方用脚再次踢黄的肋骨,确认他再也爬不起来为止。当夜遭受毒打的大法弟子还有周向阳、韩英、蔡金明、赵福利、马德萱、陈瑞、沈大爷、蔡利荣等。

2001年9月,劳教所将周向阳、黄敏、韩英、李良等转到蓟县屿山劳教所(劳动工作是开山)。黄礼乔因拒绝转化,被加期一年。黄绝食反迫害,双口劳教所的狱医将它的手脚捆住之后,撬开他的嘴野蛮的灌进浓盐水。

2001年11月为在劳教所内制造恐怖的气氛,同时也为了掩人耳目,恶警对劳教所内称黄礼乔已死,将他转到青泊洼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1年11月底黄礼乔的身体健康状况急转直下,经医院检查确诊为尿毒症。天津劳教局给黄的家属打电话将奄奄一息的黄接回家。经过家人的照顾和修炼大法一个月后,黄礼乔的身体奇迹般的康复,去看望他的朋友和亲戚无不称赞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2003年3月,黄礼乔在单位上班时又遭到天津东丽区杜庄派出所伙同钢管公司公安处恶警的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东丽看守所,看守所副所长李某某对黄暴打,并用手铐将他昼夜铐在老虎凳上。2003年6月27日开始,黄被多次非法送往青泊洼劳教所,由于尿毒症复发,身体极度虚弱被拒收,恶警李副所长上蹿下跳联系天津劳教局和天津市610继续劳教黄礼乔。

2003年9月,黄礼乔在板桥劳教所劳动中碰破了脚,伤口感染,劳教所的狱医将黄捆绑住后不采取任何麻醉措施用手术刀切开了伤口。

2003年11月26日,伤口还没愈合的黄礼乔被转入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法制严管班。严管班内残害大法弟子的七个吸毒犯:吴德宝、王利生、周智海、刘凯、张长春、还有一个东北人,一个家住河西区的吸毒犯和恶警均由天津市“610”指定。第一天,吸毒犯们将黄礼乔吊起来毒打,放下来后对躺在地上的黄礼乔猛踢大腿的肌肉部位,并在右脚还没愈合的伤口上踩来踩去,痛得他昏死过去。这样的折磨每天重复三次。

黄礼乔进邪恶的严管班后从没站起来过,并且每天只给三个小时的睡觉时间,用以摧残他的精神。2003年11月30日中午,吴德宝、王利生、周智海、刘凯、张长春、家住河西区的吸毒犯在刑房对黄礼乔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所谓的“一步登天”,将人的身体固定在木板上,绑住一只脚,另一只脚脚腕套上绳子,行刑的站在被捆绑者头部,将套着绳子的腿拉到捆绑者头部,一下就可以使人致残。

黄礼乔的左腿被摧残的在以后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失去了知觉。为掩人耳目,2003年12月24日,黄礼乔再次被转到天津双口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4年5月,唐坚已被折磨的瘦弱不堪,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劳教所为推卸责任,把唐坚送回了家,于2004年7月含冤离世。2005年9月,黄礼乔伤痕累累的被送回家中。

现在双口劳教所内仍然对大法弟子进行着残酷的迫害,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明白真相,伸出援手,共同制止惨无人道的罪恶行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