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同江市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氏集团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黑龙江省佳木斯地区的县级小城同江市,一些不法之徒紧随邪党,干出了一桩桩令人发指的罪行,下面是迫害概况。

金川乡大法弟子程学善在修炼前,性格专横,争斗心很强,他身患多种顽疾,虽练过多种气功均无效。程学善于九八年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从此脱胎换骨,一身顽疾不药而愈。从此他坚信大法。邻居亲眼目睹程学善学法前后的变化,由衷赞叹法轮功的威力。

九九年“七二零”后,程学善次子由于受江氏谎言毒害,无视父亲程学善、兄长程贵林修炼后的身心巨变,以及给家庭带来的祥和之功,力阻父兄炼功,后竟告发至乡政府和派出所。结果程学善、程贵林父子被恶警关入同江看守所三个月,遭勒索二千元后才出狱。这是同江市第一起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案。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为证实大法的美好,用行动驳斥电视新闻的弥天大谎,证实大法还在人间,大法弟子刘延常、程学善、程贵林、李风鸣等在当地炼功,被财政所干部杜臣告到乡政府、派出所,乡副书记李柱、派出所所长张光荣带人将这些大法弟子抓走,后乡书记史青山下令将他们关入同江市看守所。在同江看守所里,六十多岁的李风鸣被迫害的便血二十多天,骨瘦如柴,恶警勒索三千元钱后才放人。刘延常被勒索五千元,程学善父子被勒索三千元。其中刘延常被关最长一百零七天,并停发了工资,停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六月初,程学善因为看“天安门自焚”碟,又被已当上了村治保的次子告发,这个不肖之子连告三次,见没人管,就威胁说:“再不管我爸就上北京了。”同江市公安局六月中旬来抓人时,半路与一四轮相撞,司机双腿骨折,使这次绑架流产。司机后悔说:“再也不抓法轮功了。”其他警察在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非法抄了程学善及金川四分场多名大法弟子的家,抄走大法书及录音机等。临江大法弟子刘延常又被抓走,政保科长对刘大打出手。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在普犯宣判大会上诬陷法轮大法。没想到陪审示众的大法弟子刘延常、程学善在体育广场现场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使邪恶迫害草草收场。回看守所后,程学善、刘延常、程贵林被砸上四十八斤脚镣。后刘延常被非法劳教二年,程学善一年,并超期关押一年,程贵林被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八月五日,乐业镇大法弟子唐玉昌等三人因贴“法轮大法好”被关押迫害至十一月末,三人共被勒索两万多元后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警察又突然闯入唐玉昌家,翻走一本《转法轮》,又把其老伴毕淑芬抓入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并罚款三千元后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春天,在同江市委书记王玉华、政法委副书记张风翔指使下,大批抓捕法轮功学员,又将刘延常抓捕,刘绝食十三天才被放回。二十天后的十二月二十四日,恶警再次绑架刘延常,并连夜送往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后被保外就医。参与迫害者有:胡文顺、吴汇刚、孟凡荣、张元斌及若干武警。(后胡文顺遭报,车祸手臂骨折,大腿受伤。)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同江市六一零莫亚甫,公安局国保胡文顺、纪广明、陆文双等又闯入刘延常家强行绑架,在送往佳木斯市半路上,刘延常走脱,寒冬腊月冻黑了脚趾,差点死掉,在好心人的救助下得活。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又非法抓捕了唐玉昌的老伴毕淑芬和李洪君,后李红君被非法判两年劳教。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二日,临江大法弟子李金生和老伴被抓,并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同江市公安局伙同临江派出所葛某将正在卖豆腐回家的大法弟子李凤鸣抓走,非法关押了五个月,并勒索三千元。

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五月期间,同江市有二十多人次的大法学员被绑架,直接经济损失数万元。其直接责任人为:同江市委书记王玉华,副书记张风翔,临江镇书记史青山,乐业镇副书记王晓东。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下午四点多,同江市公安局大批警察闯入一女大法弟子家,强行绑架了不炼功的丈夫张宝春,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等近万元财物。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一日,同江市公安局一伙警察闯进金川乡大法弟子程贵林家,以索要一个笔记本电脑遭拒绝为名将程贵林抓走,同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一张。一个无双手的残疾人他们也不放过,并非法判刑六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