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年二月 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零八年二月,十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证实。其中女性法轮功学员有三位;五十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有八位;三人被迫害致死于零七年八至十二月期间,七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二零零八年二月。至此,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来,三千一百三十七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由于中共竭力掩盖迫害真相,这些得以曝光的迫害致死案例仅仅是这场灭绝性迫害的冰山一角。

九九年“七•二零”至今,中共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修炼人系统的灭绝性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分析家们指出,中共暴政统治几十年来,每次政治运动中被打压的无论是个人还是团体,都是几天多则几个月就被打压到没有声音。但是对于法轮功的打压,尽管中共动用了集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手段,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打倒,而且越传越广,在全世界范围洪传;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支持法轮功学员制止中共迫害。这场对法轮大法正信的迫害,已使中共自己斗垮了自己,并在走向最后的灭亡。但是由于中共的邪恶本性,及迫害元凶,双手沾满修炼人鲜血的刽子手们惧怕被清算。它们一次一次以所谓保证什么什么会议顺利召开等为名,掀起新一轮的迫害,企图以维持迫害来拖延被彻底清算的时日,同时拉更多人下水,做殉葬品。现在零八年北京奥运会临近,中共正以成功举办奥运会的名义进行新一轮邪恶迫害,即中共所谓奥运前的“严打”行动。

明慧网大陆消息,近来北京、上海、辽宁省、黑龙江省、河北省、吉林省、四川省、重庆、青岛、锦州等省市,都连续发生多起非法搜查、诱骗、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据不完全统计,仅北京近期就有上百人被绑架。而且不问青红皂白,人抓进去就遭到毒打。很多人没有任何理由,直接从家里单位里带走或者骗走,然后就非法劳教八个月(正好是奥运结束的时候)。甚至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及同事都受到牵连,被抓、被关。各地迫害致残、致死的恶性事件频发。中共的邪恶行径正在使零八年北京奥运会沦为地地道道的血腥奥运。

零八年二月证实被迫害致死的十宗案例分布在以下各个省和市。其中黑龙江省三例;河北省和重庆市各二例;辽宁省、山东省和陕西省各一例。

黑龙江省双城市一个月内二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1. 伊福全,男,四十五岁,黑龙江省双城市金城乡沿河村法轮功学员,零八年二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伊福全遭到了各种迫害,曾因到北京依法上访而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他到外地亲属家,被客车站的警察以随身携带大法书籍与真相传单为由绑架,后被双城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家中没有了劳力,伊福全十五岁的女儿不得不退学,到外地打工为生。

伊福全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三监狱,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转至泰来监狱非法关押。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左右,泰来监狱改造科科长姜海涛和刘某找伊福全谈话,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功,被伊福全拒绝。他们一看“转化”不了他,便叫犯人给他戴上三十斤重的脚镣子,在太阳下曝晒。恶警于洪涛并唆使犯人张连涛、王文重逼他走快,走不快,犯人张连涛就狠狠的踢他。伊福全经常被踢的喘不过气,蹲在地上,脚脖子被磨的鲜血直流,可他们还不罢休,经常用“上大挂”的酷刑折磨他,使他双臂失去知觉。

泰来监狱有自制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人被逼坐在地上,双脚、双手被分开平行铐在铁架即“撑子”两端,放在太阳下曝晒,不给水喝。恶警用这种刑具迫害他,还叫犯人把他倒过来,往脚下垫三层砖,使他头低脚高、趴也趴不下、撑也撑不住,就这样折磨他。

恶警用各种酷刑逼迫伊福全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把他双手铐在一个横杆上吊挂起来。他不屈服,恶警于洪涛又用橡皮棒子打他的头,叫来犯人曲宏宇,两人各自用力向后背拧伊福全的胳膊,这时恶警李用哲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此情景后,上去便用拳头击打伊福全的两腮。顿时,伊福全的鼻子和口腔鲜血直流。

由于长期遭受酷刑迫害,到二零零五年九月份,伊福全的左手出现了肌肉萎缩,身体状况不断恶化,后来生活不能自理,处于瘫痪状态。因为吃饭、喝水都必须靠犯人喂,他经常处于饥饿干渴状态。家人知道后找监狱方面给他办理保外就医,但狱方迟迟不给办理。

直到伊福全奄奄一息时,泰来监狱才允许他保外就医,家人才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把他接回家中。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三日伊福全含冤去世,年仅四十五岁。

2. 柳全国,男,五十岁,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前三家子村法轮功学员,零八年二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柳全国从小体弱多病,后来又患上严重的肝病,丧失劳动能力;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不翼而飞。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柳全国依法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邪党人员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六个多月。“610”的刘春阳一次次提审逼供要他说出所谓“组织人是谁”,指使犯人打他。柳全国的头常被打出血,眼眶被打青。恶警不给被褥,迫使他在水泥地上睡了三个月。

二零零一年,柳全国再次进京上访,被恶警劫持后在哈市平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差不多两天挨一遍打:他们把他的下巴担到床上,两手背起来,两腿翘起来,肚子着地,然后人站上去踩,还用拳头打他的喉结。

柳全国被双城市“610”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走时没让穿鞋,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在外面光脚站半小时,然后搜身,把衣服扒光冻着。每天都被强迫奴役,一次让他配合电焊工干活,动不动就用烧红的焊条烫他的手臂。

二零零四年正月的一天下午,韩甸镇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人孙继华和镇政府一些干部,与韩甸镇派出所恶警,还有双城“六一零”的人,闯入柳全国家中,强行把他抬上车,关入双城看守所。正月的黑龙江天气还很冷,他的衣服被扒光,被恶警浇凉水,浇了很长时间,冻得浑身发抖。

柳全国被这样迫害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再次被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刚开始他被送到四大队,那里的水房里放着一排排装满水的缸。队长纪刚对他非法搜身,逼他转化放弃信仰,把他强行扔进水缸,用镐把、塑料管,专门往脑部打,把他按在水缸里,上边还用水管浇,不转化就一直浇、一直打、一直在冷水里泡着。

后来,柳全国被转到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五大队。队长赵爽,外号“黑面判官”,和劳教所签约,“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给他二百元。在这里就是强行超负荷的奴役,不让说话,每人三十五盒牙签,挑不完不让睡觉。柳全国的工作量干不完,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大腿肿的象棍子,眼睛也不好使了,还继续被强迫干活。柳全国被迫害的便血,一点力气也没有,人都坐不起来。队长赵爽指着他的脸说:“让家拿钱就给看病,不拿钱死了也不管,也不放人,也不让家人接见。”

在长林子劳教所,柳全国遭受了电棍电、毒打,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严重时走路得两人扶着。他们村里的人知道后,联名签上访信证明柳全国是好人,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的赵爽看后,不但不停止恶行,还用皮鞋踢柳全国,打脸,打的他鼻口出血。赵爽还疯狂叫嚷:“你出去就得死。”

柳全国被迫害的出现肺结核症状,大小便失禁,到后来神智不清,生命垂危,二零零六年秋被从劳教所接回家中,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岁。

山东省莒县近七十的胡增祥老人被残忍杀害

山东省日照市莒县果庄乡前梭庄村老年法轮功学员胡增祥,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中共恶警和村恶党书记从家中绑架,之后一直没有音讯,直到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才在老人家中发现了老人的遗体。老人家身上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胡增祥,男,年近七十,无儿无女,孤苦伶仃。自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老人家红光满面,身体健康,不再为孤身一人而忧愁,对生活充满信心。邻居有困难了,他主动接济。人们无不称赞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胡增祥受益于大法,感激大法师父,即使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最残酷、最恶毒的形势下,也没有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依然坚定修炼,并不断的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被邪党谎言所蒙蔽的世人。为此中共邪党人员肆无忌惮的迫害这位善良的孤身老人。二零零五年春,胡增祥被当地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莒县看守所数天,又转到汪村劳教所迫害一个多月。回家后,胡增祥老人仍一如既往的讲真相,被迫害的非常虚弱的身体很快恢复正常。

但是,中共邪党中的恶人仍不放弃对胡增祥老人的迫害,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老人再次被中共恶警从家中绑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莒县公安局伙同果庄乡派出所及村恶党书记共十来个人,闯进胡增祥老人的家,非法抄家,抢走现金两千多元及真相光盘和资料,扬言 “要找法轮功的电台”,并绑架了胡增祥。胡增祥被抓后,警察严密封锁消息,老人被抓到什么地方去了没有人知道。警察还谎称胡增祥“走脱了,没抓到”云云。

但据可靠消息,年前腊月二十几日曾有人在前梭庄村村委大队部见到过胡增祥老人,那时他已被迫害的锁骨断裂,胳膊脱臼,手脚肿的似碗口,脚趾被冻脱落,惨不忍睹。

直到大年初五,就是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有人到胡增祥家串门,发现了胡增祥老人的尸体,才知道胡增祥老人早已被迫害致死。具体死亡日期无人得知。

分清正邪、善恶 做出明智选择

八年多来,中共一系列的邪恶暴行丝毫动摇不了法轮功修炼人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相反的使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真面目,唾弃中共,越来越多的世人顺应天意汇入解体中共的洪流中。

中共和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邪恶迫害必将在最可耻中收场,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元凶及其追随者必将受到天理和人间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中共以象征世界爱好和平、尊重人权的奥运会名义实施其邪恶迫害,使北京奥运真正沦为血腥奥运。这是中共全面公开的挑战全世界人的道德和良知。迫害八年多来,世界各国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把真相告诉世人,《九评共产党》将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完全曝光在世人面前,正与邪,善与恶,一次次显明的呈现在世人的面前。每个人的未来都是今天各自选择的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5/173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