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明真相 抵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我今年三十七岁,于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修炼。得法前,年纪轻轻的我却患有多种疾病,肝硬化、肾炎、神经性偏头痛、关节炎、肠胃消化不好,总是拉肚子,妇科病、失眠、脾气暴躁、爱生气、多疑,和先生总吵架,和他的家人相处的也不好,矛盾重重的。我在大法修炼的这十几年当中,通过学法修心性,那些不好的现象都没有了,身体一切都正常了,心态也平和了。

在邪恶的疯狂镇压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在家庭环境中打下证实大法的一片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迫害大法,在电视新闻中天天的攻击大法,谎言欺骗着全世界的人,我很痛苦,天天以泪洗面。通过我亲身的修炼,我知道大法的超常、伟大,师父的洪大慈悲,我不能再让它们这样污蔑我的师尊了,我下定决心去北京上访(那时对这个政府还满怀希望),想去说一句真话,告诉他们大法是教人向善,强身健体的,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我的家庭经济状况不好,我和先生下岗都好几年了,勉强的维持生活。我拿出家中仅有的壹佰六十元钱,给五岁的儿子买了拾元钱的好吃的,就剩壹佰伍拾元钱了,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若不是发生了中共迫害大法的事件,恐怕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去一次北京的。

到了北京信访办,一大帮驻京的便衣,把我和另一同修团团的围住了,那时我俩就一直的告诉他们大法的好,师父是清白的,我们是最能证明的。因为我们都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就一直的讲一直的讲,后来我们当地的驻京便衣说:我明白怎么回事了,不抓你俩了,你俩自己回去吧!我们回来的路费不够,后来在一个好人的帮助下给我买了一张回家的火车票。

到了家里,我面对着家人一张张怒气冲冲的脸,面对丈夫抽到脸上的大巴掌,我很委屈的哭着说:别人不知大法好,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我身体健康了,不和妈吵了和家人也没矛盾了,处处事事我都为你们着想,如果我不炼法轮功早就把你们家摆平了,砸烂你们的房子、打碎你们的窗户……,但最后我还是被全家人看起来了,不能单独上街,不能去同修家,同修也不能来我家,不管哪个同修来全都被撵出去了。

这样关我好长时间,不让炼功不让看书,我很苦,我哭着对师父说:师父,我该怎么办啊?这时“以法为师”这句话反映到我的大脑中,我就知道我该学法了。我怎样才能说服我的先生让我看书、学法、炼功呢?我整理好自己的思想,作为一个修炼人,修炼是一修到底的,什么都不能阻拦我坚修大法的这条路,就是把心横下来了!

我几次理智、智慧的和我先生谈着,告诉他阻拦我修炼是干坏事,明确的告诉他只有一条路,就是支持我修炼,最终他说:我倒是行,就怕爸、妈不同意。我说:你先别和他们说,将来我去面对他们。

就这样,我在家里能学法能炼功了;有时我去同修家,他总是在后面跟着;我和同修在一起交流,他就在一边听着,时间长了,他也明白了很多法理。渐渐的我参与协调方面的工作了,先生也很理智的帮助我协调;我去发真相资料,他也去发。

那还是二零零一年邪恶中共迫害大法学员最疯狂的时候,有一天夜晚,他拿着资料当面给一帮人发,别人问啥呀?他说:福份,拿回去好好看看,看明白了,你就有福份了。那些人想多要点,他说:给你们几份你们互相传看,这东西缺,还得给别人呢。那一帮人都乐呵呵的说着:谢谢你,谢谢你。

就这一过程,我在一边吓的直抖,腿有些站不稳了,心都往一起抽。他很坦然的说:瞧你的小样,还说有师在有法在呢!还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呢?怕啥呀,救他呢!往前走啊,你定那了,怕心太大了吧?快点修去你的怕心。

这些年来他和同修们的家人们成为朋友了,有的同修家里环境没开创出来,他就和他的家人们谈大法让他的媳妇变好了,谈大法弟子的言行有多好,时间一长同修的家人们也理解了同修们的所作所为。

二零零二年中秋节前一天半夜,几个不明真相的警察(现已明白了)跳墙闯進屋,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把公安局正、副局长都搬来了,来了四批人大约有二十人左右,那个副局长用枪顶着我的头问:炼不炼了,炼就整死你。另一警察用冲锋枪对准我先生。

当时我真的很坦然的面对着他们说:你们这样对待一个好人不怕天理吗?什么生生死死的别拿死来吓我,没有大法,没准我还活不到今天呢。谁今天这样对待我,谁就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那个正局长被我先生给摁倒了,他觉的很丢面子,把我关進看守所,对我说:明天就劳教你三年。我说:你说了不算,你看我咋闯出你的一亩三分地的。第二天要抓我先生,有一明真相的警察找借口,说:给他逼急了,他敢杀你,我看别抓他了。中秋节那天,我的肚子突然的变大了。我知道是师尊点悟,他们也看到了这一奇怪的现象,就放我回家了。这一次的正念正行震慑了恶人,同时也使所有的家人看清了邪恶的丑恶。用婆婆的一句话说:我儿媳为了走修炼的路生死不惧,谁也别想拦得住。

我平时一有时间,就和家人谈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记得有一次我给婆婆讲一个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对她感触很大。我说:妈,我红姐你知道吗?就那次上咱家来你给她撵出去的那个,她年轻时她婆婆对她不好,给其他的儿子买房子,看孩子,就不管她。以前红姐发狠的说:老了不养她。可谁知她婆婆真没地方去了,没人养了,红姐的先生没和红姐商量就把他妈妈接来了,红姐回家一看,满屋都是婆婆的东西,当时心里就想把她的东西从楼上扔出去,不养她;后来又一想,不行,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能给大法抹黑,师父要我们对谁都要好,要慈悲,就这样把她留下了,她婆婆可满意了,逢人就说:幸好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儿媳,否则我真没地方去了。

我讲完后问妈:我红姐做的对吗?妈说:对。我又问:我红姐好不好?妈说:这样的人不好就没有好人了!接着我又问:妈,爸对我不好,骂我,抢我的饭碗不让我吃饭,你也骂我,偏向其他的儿媳,尽管这样,我有没有对你们不好?她说:没有。我和她说:只因我是修炼的人,不记恨别人,要高姿态。

就这样,我一直给婆婆讲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其实有很多同修做的也很好,就是忽略了告诉别人这是因修大法所为),在几次的邪恶绑架中,公爹婆婆都表现出不配合邪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同修们的正念营救中回到正法的洪流中来。

二零零六年一月份,我在农村发《九评》时,被人举报,关進当地看守所,警察威胁:这回你儿媳罪可大了,发《九评共产党》。话没说完,婆婆就火了:发了就发了,能怎么地,没杀人没放火,没干坏事,共产党不镇压法轮功,我儿媳也不用去发什么《九评共产党》。

二零零六年的冬天,婆婆家开小吃部,有一个人去吃饭,劝婆婆去信×教,婆婆说我信法轮功。那人受恶党欺骗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婆婆急了,就和那人争论起来,把平时我在家做的怎么怎么好,对人怎么怎么好的事一件件的往外说,给那人说的一声不吭了。旁边一个吃饭的人听明白了,把手一举说:我宣布法轮功胜,法轮功好。等我回去后,婆婆和说了这件事,我说:妈,你知道吗?你不知不觉中救了两个人的命,你有福了。

还有一次邻居们对她说:你家小二媳妇,哪样都好,漂亮、孝顺、能吃苦耐劳,美中不足的就炼法轮功。这时婆婆说:话可不能那么说,我得感谢法轮功,她以前可不好了,现在炼法轮功炼好了,亲生的姑娘都没她孝顺。

几年来,婆婆在不知不觉让很多人了解了大法真相,不知不觉中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婆婆去参加婚礼,和她娘家的人们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她还和亲属说:将来也要炼法轮功,你们有时间上我家去,让我家小二媳妇教你们炼功。

恶党十七大的召开,二零零八年奥运,都让恶党表现出垂死挣扎的败象,派出所,县政府来家中骚扰,公公、婆婆义正辞严的说:没事闲的,下岗了,困难了,你们怎么不解决解决!他们讨好公公说:听说你做的挺好,把你儿媳妇看住了?不去北京闹事了?公公说:不是我做的好,是这样的警察来了我骂警察。抓我儿媳,我闹死你公安局,你不知道凡是抓法轮功的都不得好!

一岁多的小侄女刚学会说话,我没有告诉她“法轮大法好”,她妈妈着急了,抱着小侄女来到我面前说:快点,让二娘教你说“法轮大法好”。

时常在家人的谈天中,就谈到大法的美好。一次大嫂说现在的人见便宜就占,我说:都在无知中做坏事呢,放到我身上我就不会那么做。大嫂说:世上有几个人能做到,唯有炼法轮功的能做到不做坏事。

我一直很欣慰,我的家人都在大法中摆放好了自己和位置,都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其实写出的只是一点点,写这样的事并不是要证明我的家人有多好,而是说大法能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只要我们总是用法严格要求自己,修的正,就有威德,就能更好的救度众生。在修炼中,在去执著中,真的象剜心剔骨一样;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能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那就了不起,那就能让世人通过大法弟子的正的言行看到大法的威严、神圣。我们按照师尊的法去修,一切执著其实它什么都不是。

以上是个人修炼中的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同时也感谢帮我修正此稿的几位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