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徐水县荆奇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河北徐水县大法弟子荆奇、荆颖在正村庙会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徐水县公安局恶警绑架。没过几天,荆颖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荆奇被非法劳教二年。这是荆奇第三次被非法劳教,离上次他从劳教所出来不到一年。

大法弟子荆奇,河北省徐水县漕河镇北庞村人,大学本科毕业,安肃镇中学教师。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宇宙大法“真、善、忍”做人,身体的病症消失,心灵得到了净化。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他屡遭邪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荆奇去北京上访,被便衣警察强行送回保定后转至漕河镇政府。县政法委书记李金龙带头将他打得满脸是血,血把大半个背心浸透。漕河派出所的两个恶警还对荆奇拳打脚踢,并且罚跪、罚站。

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徐水县教育局副局长王索祥通知荆奇说是要谈话。荆奇去了,王问:“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荆奇说了一个字“炼”,王索祥便开口大骂,脏话连篇,并打电话给教育局长孙秀英,孙秀英在电话中也对荆奇大骂不止,并要荆奇自己写出辞职报告。随后王索祥与李金龙联系,并通知了公安局政保股将荆奇非法拘留了九天。

二零零零年春,漕河乡政府因荆奇的母亲炼功,也把荆奇绑架到乡政府。史志国、祁保祥、袁冬、刘艳军、李宝柱等恶人轮番对荆奇进行殴打,棍子打折了三节,袁冬拿起断棍接着打,直到打累了才停止。最后还罚款二千元,饭钱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荆奇再次到北京上访,乡政府不法人员绑架了荆奇母子,并对荆奇实施无数次惨无人道的毒打。直到二零零一年元月大年前夕,乡政府不法人员把荆奇非法关入县拘留所。腊月三十,荆奇在拘留所的雪地上写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几个字,被恶警李国海、胡长青拿橡胶棍毒。荆奇坚持炼功,也多次遭到恶警李国海的毒打和背铐。

二零零一年五月,徐水县教育局长张凤春受县“六一零”指使,将荆奇从拘留所转到漕河镇教育办公室非法关押,由石庆和、张敛庆、史国才、孙冠英等轮番看守。为防止荆奇去北京上访,还指派三名体育教师专门看守,并给荆奇戴上手铐脚镣。为阻止荆奇与学生接触,还用绳子把他捆了起来,连上厕所都派人监视。二个星期后,荆奇又被关入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荆奇遭恶警李国海、胡长青、王健等拳打脚踢、凉水浇等暴力折磨,被逼跑步、做俯卧撑,强迫听、看污蔑大法的东西。徐水县“六一零”的杨国清、周宏业、吴占魁、王宏甫等还逼荆奇的亲戚、朋友、老师、同事阻止荆奇修炼大法,有人甚至对荆奇大打出手。二零零一年七月,荆奇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

荆奇的母亲也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石家庄非法关押。荆奇的弟弟荆杰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平时生活完全依靠母亲。在荆奇与母亲被迫害期间,荆杰的生活异常艰难。二零零二年四月1日,徐水县检察院将一张其母亲的传票送到荆杰手中,使荆杰一下子精神崩溃,认为再也见不到母亲了,彻底绝望的荆杰悄悄服毒自尽了。邪恶的县“六一零”人员动用公、检、法、司、电视台,还想将此事嫁祸于法轮功,漕河镇政府祁宝祥带路来到北庞村,被当时任村长的王闯庆拦下,王村长坚持说“荆杰根本不炼法轮功”,才使一行邪恶之徒败兴而回。

二零零四年二月,在徐水县“六一零”及教育局指使下,安肃镇中学限制荆奇出学校,每天由三、四名教师监视。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徐水县“六一零”、公安局恶警又以荆奇向几个学生介绍“法轮大法”为由,将荆奇绑架到徐水县看守所,二零零四年三月七日将他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非法劳教期间,邪党恶徒怂恿荆奇妻子周季萍与荆奇离婚,荆奇不同意。徐水县法院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五日强行做出离婚判决,在七月八日到劳教所进行所谓的“开庭”,实为荒唐。荆奇在劳教所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导致心跳时快时慢(快时超过120次/分)胸疼、吃饭很少、多吃一点就吐、腿脚麻痹、双腿疼痛,晚上经常疼醒。

二零零七年元月,荆奇才从劳教所回到家中。三年多来荆奇连基本的生活费都没有。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荆奇与妹妹荆颖在正村庙会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徐水县公安局恶警绑架,恶警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和真相资料等。

兄妹被绑架后,荆奇母亲多次要求探视,都遭恶警拒绝。不久前才由北庞村村干部告知荆奇母亲:荆奇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荆颖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无任何手续给家属。

以下是在徐水县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

徐水县检察院、徐水县司法局、徐水县政法委、徐水县“六一零”、公安局 拘留所、徐水县教育局、漕河镇政府、漕河镇派出所

在徐水参与迫害的恶人名单:

李金龙、杨国清、周宏业、王洪甫、吴占魁、王索祥、史志国、祁宝祥、袁冬、刘艳军、李宝柱、李国海、胡长青、王健、周殿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