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迫害法轮功的恶徒遭恶报实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种善因结善果,种恶因结恶果,善恶有报是自古不变的法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黑龙江省的一些高官善恶不辨、死心塌地的跟随江罗政治流氓集团迫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炼功群众。从江××的爪牙、原省委书记徐有芳到最基层街道派出所,把迫害法轮功当作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

徐有芳等黑龙江省高官虽然在个人利益上你争我夺、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但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表现出了空前的一致,那就是“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失”“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打死可以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徐有芳在位期间,通过民间渠道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59名,占全国被迫害致死总数的14.20%,为全国各省及直辖市之冠。

善恶有报,不管人相不相信,这条法则都在制衡着人间的一切。黑龙江省恶人不断的发生着大面积的恶报。

二零零四年黑龙江省原省委书记徐有芳、省长田凤山、省委副书记韩桂芝、副省长傅晓光,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范广举,省委常委、秘书长张秋阳、省高检察长徐发、省高法院院长徐衍东等均被免职,有的被“双规” 、有的遭到了刑事判决,同时,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孙平被捕,全省各市追随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的贪官污吏受牵连的数十人。

在哈尔滨那些死心塌地的跟随江××流氓集团迫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恶徒一直在恶报中。

下面整理出的发生在哈尔滨的恶报事例仅是冰山一角,望那些至今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能从中吸取教训,不要步他们的后尘。

一、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恶人恶报

1、警察李宪武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双目失明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警察李宪武不但不听法轮功学员善意的规劝,还变本加厉的诬蔑诽谤大法,还口出狂言“我就这样看能把我怎么样”。现在他已经患糖尿病综合症、白内障等病,现在已经全身浮肿、排尿困难、双目失明。

2、七大队大队长张波迫害法轮功学员疾病缠身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七大队大队长张波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奴役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劳动,有些老年法轮功学员完不成当日恶警规定的劳工任务,有时加班加点到深夜或更长时间后,还被逼迫谤师、谤法、写所谓的“转化书”,不写轻者罚蹲、罚撅,重者动用酷刑上大挂、上老虎凳、电棍电击、警棍抽打等,直到把法轮功学员折磨的死去活来,达到恶警们所要的目地为止。因张波手段残忍,讨其主子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等恶首的欢心,把她调前进劳教所继续利用,为其行恶。

现张波已经遭恶报:丈夫与她离婚,张波本人疾病缠身:心脏病、乳腺瘤等。据调查,迫害法轮功的女管教们不但患病率高,离婚率更高达百分之八十。如原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队长林顺英当了管教不久,与丈夫离婚,她本人患上了内分泌失调、神经衰弱等病。另一名女管教武培花患乳腺癌。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周英范(已经转到前进劳教所),强迫次日将解除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说污蔑法轮大法及大法师父的言词,遭到法轮功学员的抵制。她在法轮功学员颈部挂了一个装满二十斤重东西的塑料桶,迫使法轮功学员撅着身体挂了整整一宿。结果,周英范遭了恶报,天天颈椎疼,没办法天天都得在颈部戴一个固定器,痛苦难当。

3、迫害法轮功学员、诽谤法轮功者恶报不断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监控室的王广君以不同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已遭恶报,患骨癌而死。哈尔滨万家医院院长宋绍会,男,四十一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得恶报,因贪污已被“双规”。管教吴宝云打骂法轮功学员,且用袜子沾尿往法轮功学员嘴里塞,常诽谤法轮功,二零零四年过年期间将右胳膊摔断。管教贾翠妍充当邪恶的马前卒,诽谤法轮功,现已得肾结石,打不起精神。

曾经把大法师父的像放在地下让探监家属踩的邪恶之徒均遭报应,例如:李虎患血液病、刘涛患糖尿病、张波乳腺手术、郭秀丽子宫手术两次等等。

不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管教遭恶报,那些以前从大法中得到好处的,而在迫害中走向反面的人同样免不了恶报的下场。例如:梁建华,女,五十四岁左右,哈尔滨市人。曾患有多种心血管疾病,整日病魔缠身,已近等死的状态。就在她绝望的时刻,经人介绍她开始学炼法轮功,身体神奇般得到康复。

二零零二年九月,梁建华被当地公安部门强行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劳教,但她很快走向邪悟。诽谤给予她第二生命的师父和大法,不但听不进同修的劝诫,反而在邪悟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十二大队恶警头子策划再次诽谤大法,梁建华写了发言稿 ,她刚刚念了几行字,突然伸着舌头、口吐白沫,不能言语,当场暴毙。

二、监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1、徐广成迫害法轮功学员 遭恶报被判无期徒刑

哈尔滨市第三监狱监狱长徐广成,四十多岁,监狱看守队大队长仲卫农,两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特别是徐广成心狠手辣,命令干警每人必须“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否则撤职。于是他们使尽了一切邪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把法轮功学员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王大元(三十多岁)活活打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伤、打残。事情败露后,他们把知情的法轮功学员都转移到黑龙江省大庆监狱继续迫害。

现在徐广成、仲卫农均遭恶报,同时被双规。徐广成因贪污一百多万元,被判无期徒刑,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服刑。仲卫农因贪污在审查期间逃跑一年,现又自首了。

2、冯雪迫害法轮功学员 变的骨瘦如柴象鬼一样

冯雪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监区干警,赵海波是服刑的犯人。她俩抢法轮功学员经文,毒打法轮功学员里玉书、曹迎春等人。赵海波已遭恶报、得乳腺癌死亡。冯雪骨瘦如柴,三天两头的打点滴,用刑事犯的话说:“冯雪现在就跟个鬼似的,蒙张纸都哭得过了。”

3、肖林迫害法轮功 遭恶报得怪病

肖林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科长,现在他得了怪病,手拿起笔就不停的哆嗦。监狱狱长刘志强直接指使下,成立了两个攻坚大队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并鼓励犯人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在他要升官之前,一刑事犯用剪刀将另一刑事犯杀害,因此刘志强必须负一定的责任,这样他的仕途就此停止。

三、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恶人遭恶报

1、所长史英白病魔缠身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所长史英白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现在病魔缠身,患脑动脉血管瘤等疾病。目前每天低调上班,晚去早走。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中午至十九日上午,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悬吊小号近二十小时,恶警李民三、四次不但给她们不断高吊,口中污言秽语,并揪杨秀丽头发往监墙上猛撞。后来,所长史英白来小号看了看,对恶警们说:“好,就这么干!”

恶警赵爽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队长职务被撤掉。善恶有报是天理,正告至今还在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立即悬崖勒马,不要做中共的殉葬品。

2、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 命丧黄泉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长林子劳教所在恶警的唆使下,劳教人员何伟、王荣、杨蕾等人在二分钟内,将何庆辉打成植物人。现已证实何伟于二零零五年出车祸遭恶报而死;王荣于二零零五年四、五月间在狱中突发脑出血而死;杨蕾二零零五年出狱后又因犯罪判重刑。

劳教人员齐昆雷,自二零零三年初服刑以来始终主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将法轮功学员周培宏迫害致双臂残废。一次,齐昆雷狠毒强迫老年弱残法轮功学员扛重活,突然感觉自己浑身发冷,问法轮功学员怎么回事,法轮功学员表示齐要遭报应的。二零零六年新年前,突发肺结核病,回家后在新年的欢乐气氛中命丧黄泉。

3、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恶警窦玉新,曾把法轮功学员上身扒光,用电棍猛击前胸(心脏部位)、脐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窦玉新突发脑出血,昏迷成植物人,花费五万元,手术后虽有清醒,但靠打点滴维持生命,现已丧失工作能力。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石昌敬自从野蛮灌食迫害致死两名法轮功学员后,经常半夜被噩梦惊醒,全身大汗淋漓。至此嗓子沙哑说不出话来,心力衰竭和患重感冒救治不愈。一段时间里吓的不敢见法轮功学员。到外地检查身体后严格保密,怕别人知道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对外只说是咽喉炎和心肌炎,其实人们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恶人吴继宁阴险毒辣,表面上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可是骨子里都散发着对大法的仇恨,他曾明言指使罪犯殴打法轮功学员,“只要不打出外伤怎么整都行”。许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招数都是他参与制定和组织实施的。近来因脑血管和股骨头的毛病走路象螃蟹一样横着走,表情呆滞。

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二大队队长霍淑萍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身体都会表现出不舒服,特别难受。

四、哈尔滨市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徒恶报案例

1、原哈尔滨市动力区为进乡派出所副所长壮年暴病而死

臧华于二零零二年春节前后花五万元钱买官,从大庆路派出所的普通警员升任为进乡派出所的副所长。任副所长期间,为了继续升官发财,他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众。仅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前后,被他非法抓捕和被逼有家不能回的法轮功学员就有10名。

法轮功学员劝他:给自己留条后路、别跟江××跑、善恶有报。他却说: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不信。

几天之后,臧华突然开始发烧,好药用遍也无济于事,肺烧没了半个,九月二十八日死在哈尔滨市第五医院,死时才三十七岁。

2、片警田恒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恶报

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下属单位通天派出所片警田恒,因受江氏流氓集团的指使,从2000年以来一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搜书、搜查、抓捕,非常卖力。2003年夏天,田恒在执行公务时开枪,将一名酒醉男子误杀,现正在接受审查。

3、哈尔滨南岗区公安分局原政保科两科长遭恶报被拘捕

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原政保科科长张金斌、副科长张欢,利用职务之便,敲诈、勒索了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学员家属大量的钱物;他们还曾经利用公务出差的形式,到外地游山玩水,挥霍了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十几万元。

现张金斌、张欢已遭恶报,因利用职务敲诈勒索他人钱物被哈尔滨市公安关押。哈尔滨市道外公安分局大兴派出所警察柴俊平也是遭报肆意挥霍法轮功学员钱财,从法轮功学员工资中预支了三千元做路费到北京游玩,且柴恶警口出狂言,柴俊平现已遭恶报,患上了糖尿病等症。

5、恶警孙峰遭恶报

哈尔滨市道外区公安分局东原派出所恶警孙峰,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过程中邪恶至极,现已遭恶报。他在骑摩托车时,锁骨被摔断。东原派出所警察都说:孙峰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我们现在也想学法轮大法了。

6、恶警刘刊患糖尿病无法上班

哈尔滨市南岗分局恶警刘刊曾狡辩说:某某人劳教了二十多个了,我这是没有办法,才劳教了几个。

他自己声称已使几人放弃了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刘刊现在患糖尿病无法上班,回家休养,而且要求他人对外保密,防止被法轮功学员知道他遭恶报。另外,哈尔滨市南岗分局发生了一恶性枪杀案:某警察向正在向其训话的上司连开四枪,又向自己脑部开了一枪后当场死亡。局里人心惶惶。

7、副检察长吴刚遭恶报死亡

哈尔滨市动力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吴刚,勒索、谎骗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二零零七年大年初六突然心脏病发作,还没来得及送医院就死了。

二零零五年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绑架到动力看守所,当时家属找到动力区检察院要求放人,吴刚提出拿两万元钱可以减判为一年劳教,可是钱交给他后,什么事也没给办,钱也不给了。

8、副庭长原全生恶报死亡

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原全生一直负责处理法轮功案件,他善恶不分,经他手的案件刑期都很长,达十二年、十五年 不等。二零零二年六月间,午休打扑克,他突然感到肚子疼的厉害,以为是阑尾炎。给他爱人挂电话,去医院检查是肝癌,后又转为骨癌。后期遭了不少罪,疼痛难忍,于九月份死亡。从发病到死亡仅二个多月的时间,年仅四十多岁,同事们都感到很奇怪。

五、哈尔滨轴承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遭恶报

1、公安处长衡巨超遭恶报得脑血栓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哈尔滨轴承厂公安处长衡巨超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疯狂搜刮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将追求“真善忍”炼功群众送劳教所、看守所进行非法迫害。

二零零四年衡巨超指挥绑架了六名法轮功学员到五常洗脑班进行迫害。

现在,衡巨超已遭恶报,得了脑血栓,三年前就离职在家。刚刚四十八、九岁的人就告老还乡了。

2、“六一零”头目王兆勋出车祸暴毙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哈尔滨轴承厂“六一零”头目、公安处书记兼外长王兆勋(男,三十四岁),纪检委书记张平(女,五十五岁),在外出游玩回来,离哈约三公里的路上,他们乘坐的金杯面包车追尾钻到一辆大货车的尾部,遭遇车祸。王兆勋当即死亡,张平脑出血抢救后瞎了一只眼睛。

公安处“六一零”科长胡玉斌,四十七岁,得了严重的糖尿病。

3、轴承厂退休职工尚菊兰仇视法轮功遭恶报死亡

尚菊兰是哈尔滨市轴承厂退休职工,家住建北小区1栋1门301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经常衣兜里揣着一把裁纸刀,见到有法轮功真相内容的不干胶,就用刀子刮掉。尚菊兰于二零零三年七月突患癌症,于同年十二月十一日死亡。

六、造船厂原保卫科长吕文祥患胰腺癌

吕文祥,男,四十四岁,哈尔滨造船厂原保卫科长(船厂派出所所长)。二零零零年以来,吕文祥伙同厂党委书记王剿追随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多次绑架、拘留法轮功学员。导致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有的被迫流离失所。

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向他讲真相,劝其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会遭恶报。他就是不听,结果两次遭恶报。先是因监守自盗案受牵连,被免去科长职务,他仍不悟,进而患胰腺癌现正住院化疗。

七、哈尔滨市参与迫害者现世现报案例

1、“六一零” 办公室歹徒的罪恶殃及家人

哈尔滨市道外区“六一零”办公室,在迫害法轮大法中紧紧追随江、罗的罪恶行径,对道外区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现在“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的恶行殃及家人,他的妻子已得癌症死亡。

2、保卫科科长王生做心脏病大手术

王生,现年六十岁,黑龙江省省医院保卫科科长。此人二零零一年对进京上访的学员进行迫害,使其被非法劳教一年,并且对其家属进行诈骗钱财,然后遭恶报,做心脏病大手术。

3、哈尔滨市南岗区一街道主任患肺病、心脏病等综合症

哈尔滨市南岗区一街道主任,伙同派出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她把法轮功学员都找到派出所去,照相、按手印,法轮功学员跟其讲真相,她说:“没办法,我这是工作。”还继续帮助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

现她已遭恶报,工作被解除,工资没有还不算,还得了很重的肺病及心脏病等综合症。

4、举报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倒地暴毙身亡

哈尔滨有一人疯狂反对儿子、儿媳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举报法轮功学员。儿媳劝公公不要再做恶,公公又去派出所举报儿媳。儿媳被非法劳教三年。这人有一天去买菜,在路上突然摔倒,暴毙。

5、翁婿俩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死去

哈尔滨市南岗区的刘国玉抵触大法,多年来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以及与其往来的人。法轮功学员多次跟他及他家人讲真相不但不听,还将他家门上贴的真相材料都扔到法轮功学员家门口。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他突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家人将他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脑梗塞(脑堵)。打点滴通这堵那、通那堵这,越治越重。出院后,浑身动弹不了,不能说话,吃喝得人喂、大小便失禁、拉尿不知。后来还招上附体,一会瞪着两只眼睛怪叫,一会一折腾,二零零五年末死去。

刘国玉的大女婿马某某也不相信大法。一年夏天他跟踪法轮功学员时被发现,法轮功学员跟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不信,照样我行我素。没过多久,马某某在走路时突然右脚骨折,上医院打石膏,拄了两个月的拐杖。

6、指使他人撕揭大法真相,恶报自己承担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生公寓工作的庄某某,告诉服务员:见到大法真相就撕,我就不信有报应。没过三个月,她得了一种怪病,心跳的厉害、说不出话、全身无力,最后因不能工作,单位让她离职。一直到现在,哪个医院都确诊不出是什么病。

7、哈尔滨市榆树镇政法委书记遭恶报车祸身亡

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镇的镇政法委书记赵国家极端仇视法轮功,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同时将对法轮功学员的罚款据为己有。法轮功学员多次向他讲真相,他不听。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赵国家开车去甘南县途中汽车发生车祸,造成其锁骨、肋骨多处骨折,但其不知悔改,继续行恶。

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赵国家开轿车又去甘南县,在距上次肇事地点不到一百五十米处,轿车和一辆货车相撞,造成车毁、三死两伤,其中有政法委书记赵国家、镇政府办公室主任郭某、司机孟显希三人死亡。赵国家的儿子和副镇长孙文君受重伤。

8、哈尔滨第一机器制造厂许守亭诽谤法轮功患喉癌

哈尔滨第一机器制造厂的许守亭曾经炼过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不但不炼了,还诽谤法轮功。前段时间他得了喉癌,做了手术。

9、哈尔滨市司法局劳教处处长于成龙遭恶报

哈尔滨市司法局劳教处处长于成龙在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积极参与,许多法轮功学员就是经他批准被非法劳教的。

二零零六年八月他与姘头在医大二院附近鬼混,酒后驾驶魏某的悍马牌轿车,把一个行人撞到墙上,当场撞死。事后,他又造假让别人顶替他承担罪行。于成龙被刑事拘留半个月,出来后,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他花四十万元重金给被害者家属,又拿重金贿赂司法部门。

10、哈尔滨市某商店职工诽谤佛法,恶报连连

哈尔滨市某商店职工张某和王某在午休时诽谤佛法。第二天上午王某头痛难忍,无法正常工作。张某正午心脏病发作昏倒在商场内。但二人不思悔改,一个月后又在休息室诽谤佛法。下午张某又休克在商场内,身体僵直,幸亏离医院近否则就没命了。

王某不吸取教训,十一月初在午休时又诽谤佛法,第二天其公公、婆婆、丈夫、孩子都住院了,就在她一筹莫展时,家里又打来电话,她娘家妈、爸也住院了。现在她和家人都不断的得病,成了医院的常客。现二人已被裁员下岗。

11、商场经理口出恶言遭恶报

某法轮功学员在单位洪法而被迫下岗,现商场经理脚扭伤而且日渐严重。法轮功学员在向同事们告别并洪法时,商场经理一瘸一拐的走过来,恶狠狠地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当日下午其声音沙哑,说话困难。

12、香坊区付友撕大法传单遭报

哈尔滨市香坊区幸福乡元恒牧业公司临时工付友,看到单位临街的墙上有一张不干贴,上写“法轮大法好” ,付友心生邪念,伸手揭下,身边几名同事劝他说:“你可别干这傻事,谁撕谁遭报。”付友不听劝阻,说“我才不信那些呢”,并将不干贴撕碎。

事后没几天,付友在家修理农用三轮车时,把自己右手中指伸进高速旋转的皮带轮里,被皮带勒掉一节半中指。到医院治疗,花了上千元也没接上,伤口时常剧烈疼痛。

13、动力区理发师那某举报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那某是哈尔滨市动力区热电厂家属区14号楼理发师,曾与人合谋打电话举报一位正在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导致法轮功学员被抓,动力区公安分局给她与合谋者各五百元钱。但事后不久,那某的丈夫酒后行凶伤人被拘捕,受害者索赔六万元,那某只好卖掉自家的住房凑钱。她家的一对十四岁的双胞胎儿子,无故都不上学了。

那个合谋者的丈夫在事后得了脑血栓,在省医院多次住院。人们议论说:看这五百元块钱得的,家里都跟着遭殃,跟中共跑没好事儿,缺德的钱不好花。

八、夫妻充当犹大以身试法恶报连连

哈尔滨的王宇三十八岁、妻子潘淑艳三十四岁,原来出于祛病健身的目地学炼法轮功,且受益匪浅,不但病好了,而且小店生意也格外兴隆(开化妆品商店)。

法轮功被迫害后,先是夫妻被洗脑,而后又配合邪恶动摇别人。若听到逆耳之言,就去举报,造成了已被释放的法轮功学员再次入狱。正当他们在邪恶面前充当“红人”之时,王宇却患胸膜炎住进了县医院。此刻理应悬崖勒马,但他却仍不醒悟,同时还继续做着欺骗和监督法轮功学员的事情。

王妻潘淑艳于今年初患病,经北京协和医院确诊为尿毒症晚期,王宇鬼使神差地做出为妻子献肾的决定。报导说“这种夫妻肾移植手术在国内从未做过”,况且,单从丈夫体内取出肾脏手术费要比买一个肾多花去三千五百元至八千五百元。

二月二十一日长达四个小时的夫妻肾移植手术在北京朝阳医院进行了,医生将王宇的肾移植到妻子潘淑艳身上,可是,两天后妻子却对丈夫移植在体内的肾产生了排斥反应,四天后,再次手术将丈夫移植的肾摘取出来(至今这个肾还保留在北京朝阳医院)。

半个月后,医院又买了一个肾,给潘淑艳做第二次肾移植手术。两个月后又出现了排斥反应现象,夫妻俩转院到北京医院三院,这个移植肾又被摘取出来。七月四日转到辽宁省人民医院,经检查又发现潘淑艳肾脏长出动脉瘤,后又在体内爆裂,大流血六千毫升,再次做了腹腔手术。

目前,此夫妻二人为了治病已经花去了二十二万元,卖掉了“化妆品城”,卖掉了中型厢式货车,并欠下了债务。潘淑艳仍然离不开医院,需要继续治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