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离世前哭喊“我要爸爸妈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2008年3月12日,贵州盘县12岁的徐定国不幸遭难,在“我要爸爸、妈妈!”的呼喊声中凄惨离世。临终前连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妈妈陈玉梅2007年2月被非法抓捕,后被送贵州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爸爸徐启华被迫害流离失所,于2007年9月被贵阳国安特务绑架,2008年4月10日,遭到邪党法院秘密在贵阳市司法警察医院进行所谓的“开庭审判”,不允许家属旁听。

就在徐定国下葬前,贵州女子劳教所仍旧不让其妈妈陈玉梅回家看一眼,贵阳国安特务和市公安恶警及其云岩区检察院、百花山看守所等相关人员同样也不让其父亲徐启华回家看儿子的遗体一眼。邪党人员图谋对已经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的法轮功学员徐启华、李东洪、贾立安进行非法审判。

小徐定国自幼就在不断的惊吓、恐怖,苦难中挣扎,兄妹俩和三个表兄妹自幼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2000年元月徐定国随爸爸、妈妈等九人进京上访,大伯徐广道被北京公安毒打致死,大伯母迫于恶党株连政策,抛下五岁儿子、三岁及一岁的两个女儿,离家出走。爷爷、奶奶被非法关押,接着爸爸、妈妈被抓,姑父又被绑架送省男所劳教;还有随时突然降临的,没完没了的骚扰、监控、抄家、被欺侮,使徐定国与四个兄妹幼小心灵陷入无名恐惧中。随之而来,还得承受生活的拮据(徐家种水稻的田,被政府征用建火车站,征用款分文未得。两家的长孙,已转居民人口,应享受国家“低保”,但因家长修炼法轮功而被扣),仅靠白发苍苍爷奶种点玉米换大米、种点小菜维持七口人的生活,还得供五个孙子上学。

徐家五个孩子,常常背着大人偷偷哭泣,尤其是,每当看见同学拉着爸妈的手欢跳时、每当有人问起:你想不想爸妈时,孩子几乎是呼喊着回答:做梦都想、想得不得了!同时,这样苦的环境使孩子们,从小也养成吃苦耐劳、勤俭朴实的性格,也特别懂事,尊老爱幼。徐定国在学校里,每当看见别的同学无钱买饭吃,就毫不犹豫,把奶奶给的两元饭钱,给同学买饭充饥,情愿自己饿着,有时姑姑给点零花钱,也拿去资助比自己困难的同学。他也从不贪玩,放学后,三步并两步,跑回家,赶快把作业完成,如爷爷奶奶在地里干活未回,就先把饭煮好,然后,背着小箩筐,到菜地里,折回白菜,煮好菜汤,炒点洋芋,等大人回来吃饭。无论在亲友、乡邻,还是在学校里师生的心目中,徐定国都是口碑不错的乖孩子。

这么乖的孩子,2008年3月11日,在开学第二天,因嫌新学校饭贵(每份饭要三元),为省钱,跑回旧学校门口,买了两元钱的食物,食后,当晚呕吐、发烧。次日还硬挺着上学,但已撑不住,全身长红斑;在送往医院途中,在凄惨的喊“我要爸爸、妈妈”的呼喊声中离世,死时全身发黑。学校目前以意外事故,准备和保险公司草草处理了事,孩子每学期都交学生保险金。

噩耗传出,几个孩子更是哭成了泪人,全家上下,一片惨状。徐定国的爷爷在2000年元月被恶党通知去看徐广道遗体时吃了公安放了破坏神经药物的饭菜,回家后记忆丧失,但却不忘常翻出孙子的照片,暗自流泪。学校师生、乡里乡邻纷纷登门看望、慰问。

徐家要求让被非法关押的徐定国的父母回家看一眼儿子的遗体,恶警都不允许,甚至死讯都不让徐启华夫妇知道。人道、社会和谐哪有?!

我们呼吁良知尚存的人们,都来制止这场中共恶党对修炼“真善忍”好人惨绝人寰的迫害!让包括徐定国父母在内的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立即恢复人权与自由!更希望那些助纣为虐的不法人员,不要再对无辜的好人、对自己的良心犯罪,速速弃恶从善,将功赎罪,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及家人留条退路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