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妈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我是黑龙江省鸡东县法轮功学员刘晏辰的女儿,在这新的一年里,别人家的孩子都在爸爸妈妈的百倍呵护下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可我最想念的妈妈永远也见不到了,因为她是在有了自己的信仰以后,炼了法轮功而一次次的被抓、被打,长期不能炼功,最后导致了脑血栓病而离世。

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妈的身体就不好,高血压、心脏病、荨麻疹、风湿病,为了给我妈妈治病,家中所有的钱都花了,到后来把我们住的房子都卖了,也没有把妈妈的病治好。一九九五年妈妈炼起了法轮功,她的病一下就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国家不让妈妈她们炼功,妈妈和那些炼功的阿姨都很难过,那年冬天妈妈出去贴真相资料,被坏人抓到看守所里一关就是四十八天。那时我才六岁,没有妈妈的日子真的不好过。

二零零零年夏天,没想到妈妈又被坏人举报,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妈妈说那次她被鸡东县国保大队队长李清华拳打脚踢、血压升高到二百多,妈妈的一双眼睛失明,送医院抢救,我爸爸到处借钱给妈妈治病,那些警察怕担当责任,不得不把妈妈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的一个晚上,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十多个警察把妈妈强行带走,又抄了家,他们把法轮功的书籍和一些让世人看的真相资料都拿走了。当时我只有九岁,没有人照看我。

这次妈妈又被警察毒打,妈妈的血压再次升高到三百多。妈妈被他们送到医院去“治疗”,在医院里他们还给妈妈戴着手铐和脚镣,每天都有警察轮流看着,后来妈妈又被他们送回看守所,妈妈在那里又出现了其它的病,他们让爸爸买药送去,可是妈妈没有得到药,他们想把妈妈送到千里之外的哈尔滨劳教所。

因为妈妈的血压持续升高,那些人怕出人命就又把妈妈放回家。从那以后,我家就没安静过,街道主任、派出所警察没完没了的来我家骚扰,妈妈的病越来越重了。

二零零三年,妈妈的血压一直居高不下,三次因脑出血住院,后来妈妈就不清醒了;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四日妈妈含冤离开了我和我的亲人。那年我十二岁,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几年来,爸爸也承受了极大的精神上的打击,身体很不好,妈妈三次被抓到看守所里、三次住院,医药费、保证金、罚款总共有三万多元,家里负债累累,爸爸压垮了,没办法姑姑把我收养,在鸡西市上学,昂贵的学费姑姑也承担不起了。二零零七年夏天我又回到鸡东上学。为了生活,爸爸不得不外出打工,每月爸爸挣的钱勉强维持生活。

现在我已经上初三了,我们没有房子住,我孤身一人生活得很苦,但是这都比不上没有妈妈苦……

妈妈的女儿:丽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