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医学院女副教授唐旭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五年为止,今年六十九岁的四川泸州医学院副教授唐旭珍已被非法关押过六次,关押时间长达两年之久,还被非法劳教三年。唐旭珍老人究竟做错了什么呢?并没有。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修炼法轮佛法是公民的信仰自由,讲真相说真话是天赋民权,揭露迫害、制止迫害人人有责,堂堂中国人有做人的尊严,有起码的人权,中共邪党凭什么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呢?凭什么剥夺法轮功学员做人的权利?宪法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唐旭珍,精力充沛,百病全无。见到她的人,谁也看不出、想象不到她曾经是一个患绝症等死的人。唐旭珍本身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曾经长期以来体弱多病,身体状况极差,上半天班都得口含红参或人参来维持精力;更不幸的是鼻咽部肿块,出现进行性出血,每进一点食物都会刺激鼻咽部,难受极了,针药、口服中药、西药都止不住出血,CT诊断竟是鼻咽癌!绝症的打击几乎把她推向绝路。从当时的情况看,工作的重负、繁重的家务,身体难受,精神绝望,几乎逼的她不想活了。唐旭珍曾挽救了许多生命,可谁能挽救她呢?尽管她身处技术领先的大医院工作,可发达的现代高科技诊疗手段却无法治愈她的绝症。在这生死关头,她万分幸运遇到了无比珍贵的法轮大法!学法炼功没几天,从大便内排出很多乌黑色血(约400—500ml),此后,鼻腔内不再出血了,连血丝都没有了,鼻咽部难受的症状全消失了。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唐旭珍是一位具有一定现代医学水平和掌握一定现代医学技能的副教授,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超常奇效。她不断的学法修炼, 沐浴在法轮大法祥和、殊胜的美好之中,不久,身上的多种顽疾也不翼而飞。唐旭珍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她万分感慨的说:无病一身轻那真正的健康境界实在是太美妙了,是法轮大法的师尊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我要发自内心的呼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净化身心功效神奇,中国百姓受益了。当时,修者上亿,遍及大江南北、村村镇镇,真是盛况空前。没想到人民得洪福,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却感到害怕,恶党好斗的本性与魔性并发,在中国再次掀起一场血腥的大迫害。九九年七二零全国大抓捕、非法关押、非法判刑、非法劳教、勒索罚款、非法抄家、株连家庭单位什么恶毒的手段都上来了;开动所有宣传工具向全世界歇斯底里的攻击、诽谤法轮功,妄图达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罪恶目的。唐旭珍及许多法轮功学员都想不通,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宇宙真理,可以为国家民族带来真正的兴旺与和谐,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恩师,赐予中国人民身心健康的天大洪福,共产党政权领导不但不知感谢相反还打击、禁止、残酷镇压。这是让人无法理解的。

出于对国家政府的信任,唐旭珍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份进京上访,以自己在修炼中的真实体会,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证实 “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喊出那句千言万语无法表达的真话:“师父好!”仅此而已,法轮功学员没有别的企图。法轮功学员到了北京信访办一看,共产党的信访办,竟是绑架好人的行凶场。为什么这么说呢?来访者只要把身份证一亮,守候在信访办的恶警就把人绑架上警车不知装到哪里非法关押起来。信访办不是真正听百姓说话的地方,老百姓只有到天安门去喊冤,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唐旭珍还没走到天安门广场,就被早已密布在那里的警察给绑架了。在北京,不法警察们光天化日下大肆抓捕上访人员,公开破坏宪法,剥夺公民的合法权利。信访办、天安门广场上公然而然使用暴力,一群群警察对上访群众又抓又打。

唐旭珍上访在北京被非法关押,四天左右又被押解回当地。这几年迫害的血雨腥风中,唐旭珍深受迫害之苦。迫害促使人们更清醒认识到中共残害人民的邪恶本质。为了达到“治人”的目的,这个邪党什么流氓手段都使得出来,如胁迫单位参与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唐旭珍从贵阳绕道再次进京上访,在贵阳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两天后,在泸州六一零胁迫下,单位派出吕、余二人到贵阳劫人。吕下令余将唐旭珍的钱包内现金两佰多元钱和一张火车卧铺票约计共六佰元人民币没收,非法收缴他人的私人财物连收据都不给。回泸后,他们把唐旭珍直接投进牢房,非法关进黄荆山拘留所十三天。吕还斗胆从唐旭珍的工资中强行抢去一千七百多元现金。其实这个姓吕的只是一般的工作人员,哪有权力这样做?由于背后邪党撑着,一个小小的普通人才敢为所欲为去迫害同一个单位工作的善良的老人。

在中共邪党、特务六一零的胁迫下,单位的邪党官员经常派人到唐旭珍家去骚扰、合伙邪党特务监视、跟踪。如姓吕的邪党恶人骗去唐旭珍的电话号交六一零、公安监控。有一天她弟媳来电话问,“泸州来多少人,我找住宿。”监听恶警一听,就认为泸州法轮功学员要到成都上访,说不定还要上北京呢,便立即投入人力物力布置监视。其实,是成都早就来人请泸州的亲朋好友去赴一个婚宴,电话里简单说一句话,就使的迫害的恶人们大动干戈,不惜耗资、浪费国家的钱财去安设迫害的恶网。

这几年,唐旭珍一直处于被监视、跟踪,人身自由遭受非法侵犯的恐怖环境中了。有一次她与人一块出街,走到宿舍大门口下坡的地方,就发现有人对着他们摄像,周围没其他人,她追赶过去看个明白,摄像的人跳上车赶快跑了。大山坪派出所也偷拍唐旭珍的照片,还叫她丈夫去认。有一次,唐旭珍打的回家,见宿舍周围布满了小警车、警摩托,警察、社区人都在等她,说明他们随时掌握她的行踪,随时都可以对她绑架、骚扰。宿舍门口收发室长期监视她的进出。在街上,经常发现每到一处都有人保持一段距离跟着。非法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氓手段之一。

绑架、关押、劳教、任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惯用的罪恶手段。唐旭珍因合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黄荆山拘留所十三天,又被转到三华山看守所一关就是八个月;看守所关了还嫌不够,又转到洗脑班非法关押。绑架的事随时都会突然发生,有次唐旭珍上街正买豆浆,在街上就被突然绑架。中共邪党不仅利用监狱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还以政府的名义办洗脑班私设监狱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进行迫害。可见,中共邪党一贯是不惜破坏法律,恣意妄为的使用违法犯罪手段迫害人民。

中共搞历次运动迫害人民,都是牢牢抓住它的党徒卖命。中共豢养的恶人行恶干坏事不受制裁。在洗脑班这个特殊监狱里,唐旭珍拒绝接恶毒攻击诽谤法轮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毒品宣传资料,参与迫害的邪党人员就用罚站来体罚她。唐旭珍正义抵制迫害,站着背诵师父讲的法,邪党镇政府官员、管洗脑班的恶人王永珍一听就骂:“还在我面前背这些,不准背”,说着就打唐旭珍一阵耳光,打的唐旭珍的脸顿时红肿起来。打人是违法的,可这个邪党豢养的恶人有恶党撑腰邪气十足,就敢动手毒打一个老太太而不负任何责任。

二零零五年,唐旭珍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强化洗脑班”。监室里专门安插三个人与唐同吃同住同睡,对她进行严密监控。一旦唐旭珍炼功,她们就用脚踢。晚上睡觉,一个姓周的恶人还把脚放在唐的身体上压着。这三个人监控还嫌不够,又在室内增加电子监控器,置唐旭珍一天二十四小时于没有丝毫自由的高度紧张的高压恐怖中,对这位在大法中修炼绝处逢生的老人进行摧残身心的残酷折磨。这些可恶的违法行为在恶党的庇护和纵容下肆无忌惮的发生着。而这些中共豢养的恶人,干了迫害的坏事却至今逍遥法外。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还有一毒辣的手段就是株连家人,迫害家庭。有的法轮功学员正信坚定,拒绝违心的所谓“转化”,邪党就向其家人施压,或令其下岗、或以停职、扣发奖金等等不法手段胁迫家人出面逼迫转化,配合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四日,唐旭珍反迫害从洗脑班走脱,被迫流离失。这件事是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结果,与唐旭珍的家人有什么关系呢?按理说,洗脑班无耻的迫害使得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下落不明,洗脑班、六一零对他们的生命与安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泸州市六一零却把责任推卸给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下令唐旭珍家里的子女离岗,四处奔跑到处找人,胁迫其全家人参与迫害。特务六一零还到唐旭珍亲朋好友家去非法搜查,甚而一般同学家里都找去了,到处骚扰作恶。泸州市的邪党官员、特务六一零恶人恶警们执行中共的流氓迫害,没完没了的干扰、跟踪、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唐旭珍全家人担惊受怕,人心惶惶,长期处于高压恐怖之中备受煎熬。

中共邪党迫害人民诡计多端,手段毒辣,所犯的罪恶罄竹难书。以唐旭珍的亲身经历略说一二,让大家看看这场迫害有多邪恶,中共究竟是什么东西。仍在继续参与迫害的人醒醒,停止迫害是明智的选择。善良的百姓永远摆脱中共才有平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