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树公安系统不法人员对我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我正在家里洗衣服,乡派出所恶警牛春平伙同派出所司机,还有当地的小头目张某,一起闯进我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证件,对我家进行非法搜查,在没查到任何有关大法的资料的情况下,竟拿走了我丈夫平常爱听的东北大鼓和秧歌曲两盘磁带,作为迫害我的证据。他们向我提出了无理要求,说:只要你说不炼了,或者说在家偷着炼,我们就不抓你,这样我们也好向上级交差。我不说,他们就找来了左邻右舍劝我,我还是不说,他们就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叫我签字,我不签,他们就打电话叫来了所长庄桂洲,所长说:不签就带人。我不跟他们走,他们就强行把我推进车里,我高喊:“法轮大法好!”

在通往派出所的路上,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听信邪党的谎言,迫害大法有罪,善恶必报是天理,我还列举他们同行因为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身亡的事实。他们听后,哈哈大笑,表示不信,那个牛春平还恶毒的攻击辱骂我们师父,进了派出所后,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叫我签字,我一概不理睬。他们没办法,只好叫那个小头目签(具体是什么内容我不知道)。后来他们把我带到榆树公安局,所长庄桂洲拿出一张纸扔给我,我看到是拘留票子,心想,我不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就把它扔到一边。

他们把我带到审讯室就走了,有一个警察审问我,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不回答他,另一个警察说:“你问啥?他们法轮功都不愿意回答咱们的问话。”那个说:你得配合我们的工作。我说:“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没有错,邪党迫害法轮功,你们帮他做坏事,我凭什么要配合你们?”他们见问不出什么,就把我送进拘留所。

一天, 一个姓王的警察叫我给他们刷碗,我不干,他们就冲我大发雷霆,破口大骂,说:“不干活就别想盖被,冻死你,看你还干不干?”一边说一边就抱走了我的行李。还有一次,因为我不配合他们照相,遭到一个姓陈的警察的辱骂。我的两个亲属听说我被绑架时只穿身内衣,就给我送来了厚的衣服,警察却以勒索390元钱的伙食费为借口,逼我亲属交钱。我的亲属没带钱,结果,衣服也没送进去。后来我儿子到底给了他们300元钱,才把衣服拿进去。有一次我到食堂打饭,因为我没穿号服,一个警察就说:“没穿号服的别吃饭。”我回到号里心想,我没犯任何法律,就把我关押在这里,我还不愿意吃犯人吃的东西呢。于是,我号服也不穿,蒙头躺着,不吃不喝,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警察又恨又怕,其中那个姓王的恶警在我绝食的几天里,几乎每天都大骂我一次。还恶狠狠的叫嚣:再不吃饭就灌咸盐水。这样折磨我十五天,把我放了出来。

我修真、善、忍没有错,邪党却借奥运为名把我抓进拘留所迫害,还说是有人举报,实际上就是为迫害找借口。在邪党的统治下,中国人做好人都不行,哪里还有什么人权。

我们当地还有一个大法学员甲,也遭到了迫害,我被他们绑架到派出所后,他们就急忙的去了甲同修家,甲同修没在家,他们扑空了,后来又几次到她家进行搜查,后来据甲同修的丈夫说,他们还问过其他大法弟子的家庭住址,妄图继续迫害,同修的丈夫没告诉他们,后来他们又去了甲同修的女儿家找甲,那时同修的女儿正在坐月子,可这些邪恶的家伙却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对大法弟子的亲属进行骚扰,把恐怖带给一个个原本安静的家庭。为了进一步迫害甲,他们还四处打听甲的下落,据甲同修的邻居说,他们还打听过他的大表哥,问甲同修的去向,害的甲同修现在有家不能归,流离失所。

在此,奉劝那些至今还没明白真相的邪党帮凶,听听大法弟子的劝告,放下你们手中的打人武器,清醒过来吧,为自己、为后代选择一个未来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