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国被大连南关岭监狱指使犯人打死(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辽宁省法轮功学员白鹤国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左右在大连市南关岭监狱被迫害致死(曾经报道)。白鹤国是被恶警张树义指使犯人周某某活活打死的。


白鹤国生前照片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邪党人员把一些大法弟子从铧子监狱转到南关岭监狱,大法弟子白鹤国被劫持到十二大队,由于不参加劳动,被恶警张树义指使犯人周某某在政府办公室进行暴打,打完之后扣在现场的暖气管上。白鹤国当时被打的头已不成样了,眼睛已剩一条缝,后来发现人不行了,送医院,白鹤国早已辞世了。据知情者透露:白鹤国遗体不光是头部凸起一个大包,舌头也被勾出一道口子露出嘴外,腿被打断,睾丸被踹烂、瘦得皮包骨头。

据说周某某家有三百多万,有的是钱,恶警张树义给死者家属四万元钱,至今张树义及犯人周某某仍逍遥法外,没有受到任何制裁。

至今南关岭监狱严管队还关押三名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大法弟子任晓北从来到南关岭监狱至今仍被押在严管队,在床板上成大字型定位,人已被迫害的不成样子,有人看到被迫害象个疯子一样,没有人形了。

大法弟子任晓北2007年12月19日被恶警从铧子监狱劫持来下车时,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副监狱长白世明押进严管。白世明下令不出工的大法弟子一律押入严管队,什么时候出工什么时候放人,对大法弟子押严管没有期限限制。在十六大队的大法弟子王欣由于不出工,也被押入严管大队,从2008年元月27日押入至今未放。

恶警白世明警号:2124009,电话不详
恶警张树义电话:13394119413,警号不详


大连南关岭监狱对大法弟子杨克志与王洪楠的迫害

大法弟子王洪楠2005年被分到五大队当时,他绝食被强行灌进面糊加浓盐进行迫害,有一次教导员找他谈话,他坐在沙发上了,教导员指使犯人对他进行暴打。后来发现王洪楠身体不好,到医院体检做X光透视,被告知没有病。他身体不适应,病情恶化,不久再做体检,才发现原来是肺已烂没,不久,王洪楠就被迫害致死了。

2004年3月9日,鞍山大法弟子杨克志与王洪楠被送到大连南关岭监狱入监队。在入监队只待了三天就被分下大队,杨克志被转到号称严管大队的七大队。3月12日当天,杨克志被迫去做体检,到第二天一早,恶警教导员徐洪文找杨克志谈话,事先在办公桌上已摆好了两根电棍。由于杨克志始终不同意参加奴役劳动,徐洪文拿着两根电棍便来电杨克志,在一旁的狱政干事林连仁后来接过一根电棍,两人一同电击杨克志。又过一会,恶警林连仁把两根电棍全拿过来一手一根咬着牙开始电杨克志。后来,大队长王兴民进来,打了杨克志一气耳光。连电带打,持续将近一个小时。杨克志鼻子被打破血喷到墙上(后来被他们用涂料刷了)。

杨克志、王洪楠、毕务成三人比较早被非法关押在南关岭监狱来的大法弟子,所以无论干警和犯人都想在他们身上要“成绩”,严格的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事先开会不允许任何犯人与大法弟子说话。每名大法弟子由四名犯人监控,两明两暗。杨克志来到七大队四个月被打了四次,其中一次将门牙都打活动了。

在这四个月当中,杨克志绝食两次,头一次被电击,绝食三天(最后同意,可以不干活故恢复吃饭)。当时王洪楠被逼“转化”,奖励他们教导员一万元奖金,给犯人立功奖励,所以韩振全及王加伟等恶人恶警对杨克志进行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在那次被电时,杨克志的鼻尖及胡子的一个部位被电破至今仍有疤痕。

不久,恶警徐洪文就调到别的大队,又来一个教导员叫韩振全,此人更阴险。到05年1月3日,开始找杨克志谈话,谈到次日一点多钟,连续三天均如此。到6月开始韩振全安排犯人倒班,对杨克志进行进一步折磨。开始时,韩振全在地砖上画圈。先转大圈,然后在原地转小圈,转到第二天,杨克志由于严重不适,就开始呕吐,没吐完,犯人王加伟就逼杨克志继续转。这其中王加伟、吴志伟、母洪涛最为邪恶,在他们之中王加伟最为突出,他为了要立功得九十分(一个功九十分,一分减刑一天)就在对杨克志进行折磨期间,就被其他犯人起外号叫九十。每天从早上六点吃完饭开始转,到晚八点结束让杨克志在墙角站立,不许睡觉,每过48小时之后,才准睡四小时,过两天就不让转大圈了,只在一块砖上弯腰转圈。还不准杨克志手扶膝盖,就连杨克志上厕所蹲着时,王加伟都站在他面前不许闭眼睛,直到元月二十四日早四点钟才结束。

在这二十天的时间里,杨克志的眼睛看墙和地砖都象棉絮一样,到现在眼睛已彻底成为花眼了。磨破了三双袜子,脚后跟处有软组织增生。腰痛至今仍出现症状。

迫害杨克志的恶警:
王兴民警号2124(有可能是1.2)09
徐洪文电话:13394119238警号:2124238(或328)
韩振权全电话:13394119678警号:2124X20
林连仁警号:2124069电话不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