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阳李廷林一家三口遭残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2008年农历4月初1晚上9点,河南淮阳刘振屯乡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4个警察非法夜闯民宅,窜进已有77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李廷林家无理抄家。此时,李廷林的儿子李军旗劳累一天后正在床上休息,恶警们蜂拥而进到他屋里,先把他控制住。接着是一阵翻箱倒柜的抄家,抄完之后,逼着他到门外上警车。

在李军旗住屋,他76岁的老母亲看恶警要抓人走,就问:“你们为啥抓我儿子?我儿子犯法了吗?”一个姓张的年轻恶警(体征:中等个子,赤红色瘦长脸,留普通青年发)眼露凶光,什么话也不说,恶狠狠的上前抓住老太太按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照老太太身上连踢带跺十来脚,还不解恨,又对着老太太的脸打十几个耳光。打罢后又恶声恶气的吓唬:“别吭气,吭气还打你!”

老太太知道儿子是个好孩子,什么错也没有,眼看就要无缘无故被抓进监狱,真是心急如焚,前后跟着恶警走到屋外,继续以理相争。人性无存的张姓恶警又对老人一顿毒打,甩耳光,用脚又踢又跺,再次将她打倒在地。

老太太救儿子心切,忍着剧疼站起来挣扎着保护儿子。在她的住屋外面,姓张的恶警第三次下狠手对她拳打脚踢,照脸上掴巴掌,又把老太太打倒在地。被反复毒打后的老人满身青紫肿起,多处重伤,面部肿大,呼吸困难,一向操持家务、身板硬朗的老太太如今生活不能自理。

恶警强行把李廷林父子绑架到乡派出所。李军旗遭劫持时正在睡觉,身上只穿一个背心、一条短裤,四月的夜晚天气还很凉。老父亲看儿子冷,想脱件自己的衣服让他穿,被恶警厉声喝止,随后把父子俩各关一屋,分别施暴。一个恶警使尽全身力气,对着老人的脸打了十几个耳光,老人被打的头晕脑胀,脸部火燎般的疼痛。稍后,在另一间屋里不停的传出李军旗的惨叫声。

夜深了,恶警打累了,就把父子俩用手铐铐到床上,一直铐到次日下午,铐了整整14个小时。然后把李军旗送往县城拘留所。见李军旗昏迷不醒,拘留所拒收。刘振屯派出所的恶警们把李军旗往地上一扔,也不管他是死是活,一伙人扬长而去。

第二天,毒打李廷林的恶警就遭了报应,到医院治手。恶警不知醒悟,不知人做恶会遭恶报,也不以毒打八旬善良老人为耻,竟然得意洋洋的炫耀:“昨天我抓法轮功,打那个老头的脸,把我的手震的生疼,我就不信他的脸会不痛。”

李廷林从派出所回家后,次日,和李军旗的舅父一起到派出所讲理,问所长陈守涛:“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为什么不叫自由信仰?哪条国法叫打人?对76岁的老太太又是踢,又是跺,又是照脸打耳光,三次暴打,打的老人满身是伤,呼吸困难,卧床不起,走,陈所长到我家去一趟,看看是真是假。”陈守涛绷着脸,光吸烟不说话。最后陈守涛说:“我明天12点以前去你家。如去不到,你们下午两点再来。”

第二天等到日头偏西,没见陈的面,陈托人过来捎信,捎信的人说:“派出所不承认打人”。李军旗的老母亲叫捎信的人看了身上的伤,之后给派出所陈守涛打电话,说:“你们的警察真打人了,伤势不轻,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也不管。”陈守涛派耍无赖:“我了解过了,派出所民警谁也没打你,你受伤与我们无关,爱上哪告上哪告吧!”

在恶党对法轮功实行“群体灭绝”的迫害政策下,在县610头目郑艳芳、政法委书记杨运河、县委书记贾书君的纵容和高压下,恶警们有恃无恐,任意耍流氓无赖。

在此之前,李廷林父子已两次遭恶警迫害。在2005年2月初8晚上10点左右,刘振屯派出所方万春带领4个恶警窜到他家,见大门锁着,就把大门强行砸倒,非法闯进去抄家。当时,李军旗的老母亲正在床上休息,恶警吓唬她立即从床上下来,穿件衣裳都不容,大冷天,老太太身上只穿一个短裤,身哆嗦着站在床边。恶警把床上抄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屋里前前后后抄了个遍,只抄到两张真相光盘。恶警嫌抄的“证据”太少,携带着照相机,到李家往返三次反复查抄,仍然一无所获。恶警们任意践踏法律,残害善良,以“莫须有”的罪名把父子二人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又连夜双双送进淮阳看守所迫害。二人在狱中度日如年,被非法关押35天,才走出牢房。

2006年农历3月初,刘振屯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4个恶警,又闯入李廷林家,不出示任何证据,不容分辩,即下手非法抄家,把家抄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竟强行把李军旗投进看守所迫害,关押三十多天,讹诈现金1000元,才放他回家。

刘振屯派出所:
所长 陈守涛
警察: 张欣 张昆(参与打人) 1393948654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