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师专法轮功学员邵贵省遭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邵贵省是原保定师专的教师,女,43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年来屡遭迫害,曾多次被抄家、绑架、被迫流离失所、非法劳教,两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一年一月临近新年,保定师专有几位老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保定师专领导与五四路派出所警察商量,把在家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也非法关押起来。 一月中旬一天,邵贵省正在家中看孩子,原保定师专保卫科、五四路派出所警察闯到家中欲绑架她,后因邻里过来干涉未遂。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邵贵省和孩子上街买年货,回家路上被保定师专保卫科、五四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孩子被吓的大哭,浑身发冷。邵贵省和其他三位老师、两个孩子共六人一起被非法关押在原保定师专单身楼内,他们绝食抗议迫害,三天后虽被释放回家,但学校雇人二十四小时监视他们。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保定师专五四路派出所恶警绑架了三名师专教工;但邵贵省没给恶警开门,恶警派人一直在楼外面监视,邵贵省设法走脱。第二天恶警开来了大吊车从窗子里爬进去,但扑了个空。

从那以后,保定师专派了一些人去了北京天安门天天在那盯着,后来又派雇来的人员在保定市区到处找邵贵省。有一次邵贵省去一同修家被他们发现跟踪,恶警包围了那座住宅楼。经同修讲真相,邵贵省写了一封给学校领导教师的公开信,每个部门都发了一封,这样他们就把所有人员都撤了,当天下午邵贵省在同修陪同下回到家中。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保卫科、五四路派出所恶警将邵贵省绑架到保定七一小学洗脑班,邵贵省绝食抗议,后身体出现不适,被送至保定市五医院。很多同事、亲戚、朋友前去探望,最后有一同事到办公室对校领导说:你不解决我就一直在那等着。邵贵省于5月30日回到家中,但学校仍然是雇人二十四小时在家中监视居住,并扬言不“转化”要送外地洗脑班。于是邵贵省带着孩子再次离家出走,被迫流离失所。

邵贵省的丈夫二零零一年元旦去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保定看守所达一年半。

邵贵省带着孩子长期在外流离失所,受尽魔难,造成精神失常,被送至保定精神病院一个半月。二零零二年五月,邵贵省被绑架到保定涿州南马洗脑班两个月,遭邪党强迫洗脑、做苦役。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保定南市区公安分局、当地派出所恶警又闯到邵贵省家非法抄家搜查,抄走了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电脑、打印机、录音机、mp3、存折、现金1000元、各种证件等(后来存折和证件归还)。

邵贵省被强行绑架到南市区公安分局,恶警从楼上办公室拿来个大大的木质十字架放在了窗台上,然后非法审问邵贵省,因邵贵省不配合,他们拿来了电棍,一个五十多岁姓王的恶警一边用电棍电邵贵省一边叫说出电脑密码等,但不起作用。该恶警气急败坏的扔下电棍用手打邵贵省耳光,用两只手捏邵贵省肩上的锁骨,逼邵贵省跪下,邵贵省不配合,他就用手按,按不动,就命令两个年轻的恶警连同他一起按,两个年轻的不怎么用力配合,只做做样子,王恶警用力过大,坐椅子上喘粗气,说是气得胃疼。后来邵贵省告诉他:“你这么大岁数了,我们无冤无仇,你折腾我半天你自己难受,何苦呢?”他才作罢。恶警给邵贵省戴上手铐和脚镣在椅子上坐了一宿。

第二天下午把邵贵省劫持到保定市看守所,看守所拒收;恶警又把邵贵省劫持到容城看守所,容城看守所也拒收,恶警只好开车往回返,途中他们给市里打电话,让市里施加压力,这样逼安新县看守所收下邵贵省。半个月后,恶警强行把邵贵省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保定劳教所,恶警为了“转化”邵贵省,对邵贵省打骂、罚站、强迫奴役劳动、关小号、包夹、利用邪悟人员不停的灌输邪悟言辞、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等。邵贵省被折磨至精神失常症状复发,于二零零六年七月被转移到了保定精神病院,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才获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