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

(一)第二女子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是山东省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黑窝。早在2001年该所就关押了一千多人,分七个大队,每个大队关押一百六七十人左右,全是法轮功炼功人。现在只剩四个大队,每个大队1百人左右,其中有少数吸毒、卖淫和其他社会犯人。这里的恶警基本上都是恶党专职培训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全国到处流窜,相互交流迫害法轮功的各种阴暗恶毒手段。恶警扮演白脸和红脸两种角色欺骗迫害法轮功学员。在这个黑窝经过洗脑,好人变成了坏人,越坏越减期;学会了打人、整治别人,就受奖;修炼真善忍却成为“改造”的对象;这个象纳粹集中营一样的黑窝从开始到现在培养了一批批打手及道德败坏的人。

在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恶党的庇护下,第二女子劳教所“名利双收”,劳教所全部拆了旧楼盖新楼,院内粉饰的象花园一样,可院围高墙上面全是电网,把一些假冒伪劣商品高价卖给法轮功学员,每天除了洗脑,就是超时做奴役劳动,从早上5:30-晚9:30,有时至晚上12点,除上厕所或半小时吃饭时间或站着干活外,其余时间都是坐小板凳,不准走动不准说话。这个黑窝在这几年时间就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致疯、致伤、致残以及因迫害得各种疾病的无计其数,整体使用的手段是:哄、骗、骂、罚、打

对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更是长时间不让睡觉(四五十天甚至数月)、长时间站着或长时间一个姿势坐硬板凳不准动,故意不见外伤、不见血痕。关禁闭、关厕所,严管室、地下室(旧楼地下室大小一米左右)只能对坐两个人的空间,看管的人两小时换一次人,每次俩人,时间长了它们都受不了。冬天冰冻刺骨,夏天闷热憋气,戴手铐、脚镣,电棍电,铐在厕所铁管子上或铁窗棱子上,反铐、吊铐,铐在禁闭室不让上厕所,在桶里大小便,有时竟达四五天不让大小便,故意让拉尿在裤子里。再加重迫害,数月不让洗刷,不让洗澡,不让洗衣服,冬天不让加衣服,夏天全身成了臭的,来例假不让换纸。罚蹲、罚站、罚面壁、跪搓板、打耳光、用胶带封嘴、全身捆绑,固定姿势不动,或拖或抻或拉个不停,或掐、揪、抓、拧、压、拽、殴打、群打等等,其毒辣手段是难以想象得到的,很多人曾因经不起这惨无人道的折磨而含泪写了“转化书”,很多人在昏迷醒后,恐惧再次遭此折磨,也违心地忍着剧痛写下了“悔过书”。恶警为完成上边交给的任务,为达到“转化率”而捞取政治资本、升官嘉奖,他们在手段上无所顾忌,不留余地的出卖着自己的良心,断送着自己的生命。

熬过以后,仍坚定不屈者,法轮功学员便开始遭受漫长无休止的非人待遇,遭受着无尽的虐待和痛苦的折磨,在精神上承受着恶警和犯人不遗余力地无休止的谩骂、指责、歧视,排挤、挖苦、污辱、欺凌、打击、训斥、污蔑、压制、栽赃、整治、围攻等等,恶语攻击,群起而攻击,任意加期,然而惨遭此灭绝人性的摧残和迫害却不准任何申辩和反抗。恶警坏人还极卑鄙地扬言,你不是修炼真善忍吗?遇到什么事你都得忍。上述迫害手段:有的是恶警直接干的,有的是恶警指使劳教人员干的,有时也调男恶警,用电棍一起参与迫害,也用奖励或减期手段,唆使其他人一起犯罪。恶警自称体罚都要请求领导,劳教所都有死亡名额,如果迫害死了就是自杀,迫害疯了就是因炼功“痴迷”,这就是它们宣传的“春风化雨”的大学校。它们使用的各种流氓手段超过历次政治运动,共产邪党迫害中国人的邪恶之大全。

在真相大白于天下、中共即将灭亡之时,他们仍不思悔改,在三大队又办起了严管班。为了掩盖迫害罪行,又变换花样,现在进去先进恶警办公室,一段时间不“转化”再换隐蔽的地方,背地里进一步加重迫害。如果到期快要出来时,恶警开始稍微放松,甚至说几句伪善的谎言,目的是怕出来后给它们曝光。

这个黑窝好人加期,坏人减期,黑白颠倒,逆天叛道,天理难容,必将受到法律和全世界人的正义审判,成为历史的罪人。

(二)恶警

现劳教所共有四个大队,每个大队有十几个恶警,现仅举三大队为例:

原三大队队长陈素萍,现三大队队长李爱文,教导员王永红,副大队长林月珍,恶警:丁海英、闫淑萍、殷桂华、张春霞、张芳、崔红文、韩新克、宋某某。


恶警陈素萍

恶警李爱文

恶警丁海英

恶警王慧丽

恶警殷桂华

恶警阎淑萍

陈素萍,女,一直任三大队队长,2002年10月左右被调管理科任科长。此恶警50岁左右,之子安红明在潍坊学院上学。此人善于欺骗,表面伪善,在法轮功学员面前说什么她母亲也炼法轮功。她自己诡计多,尖滑、诡诈、阴险毒辣、丧尽人性、以残害人的生命来表现自己对恶党的效忠。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它迫害得精神恍惚或精神失常或身体迫害成多种疾病已至生命垂危。我们亲眼目睹的有:

王玉兰:50多岁,诸城人,反戴手铐强行灌食,三年的时间基本是被关在禁闭室、地下室、厕所、小号,经常被打的口吐鲜血、休克、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洗刷、限制上厕所、谩骂污辱和各种体罚。

吴秀华:60岁左右,同样采用各种体罚不让睡觉,致使全身浮肿,连鞋子也穿不让,站不稳。

王进芳:威海人,40多岁,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地下室、厕所,打、骂、罚各种手段。

姚秀荣:潍坊人,60多岁,长时间不让睡觉、罚站、面壁、地下室、强迫劳动,胳膊受损。

宋静:女,24岁左右,北大学生,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厕所、小号、地下室,被用棍子打,我亲眼看到她全身青黑色。恶人打时为了不让她出声怕被别人听见,用袜子和脏抹布堵嘴,拳打脚踢,不让洗刷,身体都发臭了也不让她洗,因打得全身发黑怕别人看见就把她藏起来。有一阶段每天晚上过12点开始打,长年折磨她至精神恍惚、惊恐害怕。

朱利真:50多岁,淄博人,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洗刷、罚站、面壁,迫害的神志不清,老害怕,我亲眼看到恶警毕玉勤揪住她头发打她乳房,恶人还揪住头发往铁架子上碰她后脑,被打得休克好几次。

张红:50多岁,三年来经常关地下室,从六大队调到三大队,和孙凯玲对换大队加重迫害。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厕所、小号、体罚、罚站、坐一个姿势不让动,动就拳打脚踢,还把大法师父名字写在纸上放在地上让用脚踩。

孙凯玲:莱州人,30多岁,和张红对换至6大队进行迫害,强行灌食、反戴手铐,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厕所、关地下室、严管室,不让上厕所,拉在裤子里。

陈小月:50多岁,烟台乳山人,被强迫转化,恶警指使她打人后自己疯了。

现三大队队长李爱文,45岁左右,有一女儿。此恶警很重名,亲自动手打人,体罚或所使其它劳教人员、恶警打人,此恶警狠毒、奸诈刻薄、她以折磨别人痛苦为乐,丧失人性,无视生命,为升官不惜为邪党卖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它迫害致精神恍惚或精神失常,或迫害成多种疾病以至生命垂危。我们亲自目睹的有:

刘延萍:女孩,20多岁,安丘人,被关禁闭,小号,男恶警一起参与戴手铐,强行灌食,长时间不让睡觉,打骂是家常便饭,恶警林月珍打的她嘴出血。

宋秀梅:女,60岁左右,安丘人,长时间不让睡觉,迫害致高血压、心脏病、严重气管炎,多次被送医院吸氧气,仍然被强迫奴役劳动,最后出现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

刘玉梅:女,60多岁,潍坊人,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厕所、小号、地下室、罚站、面壁,用纸背割眼皮,用条帚苗扎耳朵,用胶带粘嘴,用绷带绑在厕所铁管子上或成十字架式,强迫写东西,不写就打,几个恶警一起拳打脚踢。

梁红芝,46岁左右,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在厕所里,脚肿得很厉害,身体出现多种疾病,精神恍惚。

张希美:50岁左右,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各种体罚仍不妥协,被关在严管班,每天坐18小时不让动,长年坐着,一动就打,限制上厕所,洗澡洗衣,全身浮肿。

高文美:48岁左右,潍坊人,用同样方法折磨,长时间铐在厕所窗户上,来了例假让她坐在地上不让换纸,长时间不让睡觉,逼迫转化,一年多来一直遭受迫害,强行奴役劳动,加期加重迫害。

恶警丁海英:不让被连续非法劳教6年的邹平人、68岁的法轮功学员卢学省大小便。她实在憋不住了跑出去被丁海英看见,她刚蹲在尿桶上就被她拖回。恶警丁海英为了不让她大小便,把她裤子和衣角缝在一起,逼她洗脑转化。

以上我们亲眼所见仅仅是很有限的,不全面的,因为我们都没有自由,特别是楼底的小黑屋禁闭室,我们不知道用什么体罚,去楼下都是恶警跟着,根本不让其他人看见,死了也不知道怎样死的,如此种种斑斑血泪,种种苦难,真是太多太多了,几夜不眠都叙述不尽。

在恶警指使下参与迫害表现恶毒的还有:周中叶(沂源人),刘小燕(安丘人),徐美娟(青岛莱西人)

劳教所所长:刘长增(男) 政委:王军(女) 管理科科长:陈素萍(女)
劳教所电话:一大队:0533─6689411  二大队:0533─6689374
三大队:0533─6689414  四大队:0533─6689415
管理科:0533─6689847
邮编:255311 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162信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