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萧县恶警抄抢三个法轮功学员家庭、绑架四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

一、萧县恶警对郑云飞一家的迫害过程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安徽省宿州市萧县七、八个恶警强行闯入在县民政局工作的郑云飞家,说是因为郑云飞夫妇炼法轮功,还向世人讲真相。并以“‘五•一二’汶川地震后,讲真相会迷惑人心”为由到处强翻,抢走大法书及资料、师父法像、以及录音机、MP3、MP4等私人物品,甚至将家中的钱财及贵重物品(包括存折)都洗劫一空,并强行带走了郑云飞夫妇。

郑云飞夫妇二人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当地知情的法轮功学员都纷纷被绑架、监控、被迫流离失所。

邪党恶警曾于2000年强行抢劫郑云飞家,借口也是郑云飞炼法轮功并散发真相材料。郑云飞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于安徽南湖劳教所。郑云飞的妻子徐淑萍也因此被强行剥夺了工作的权利,长期受到监控。

当时郑云飞家中一子一女尚未成年,且都在读书,所有的家庭负担都担在了没有工作的徐淑萍身上,其中艰难可想而知。虽然徐淑萍费尽心力照顾儿女,但两个孩子最终没有摆脱父亲被绑架的阴影,和蔼可亲的父亲转眼成了一个“坏人”,他们根本无法接受。因此,成绩优秀的大女儿郑佚君高考失利,小儿子郑佚立则整日游荡街头,荒废学业。

在郑云飞被非法关押期间,为逼迫其“转化”,南湖劳教所的恶人尽其所能对其进行折磨,强制要求郑云飞放弃对大法的信仰!最后在酷刑逼迫无果的情况下,南湖劳教所大队长侯某,开始用“软”的,由于南湖劳教所关押着很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侯开始自己研究《转法轮》,断章取义地取用《转法轮》中的内容,诱导长期不能学法的郑云飞误入歧途,签下了放弃信仰的所谓“转化书”。二零零二年,郑云飞从劳教所回家,清醒过来,并严正声明自己在劳教迫害下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言行作废,再次拿起真相资料,走出家门,向世人讲清真相。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当地法轮功学员得到了郑云飞徐淑萍夫妇被绑架的消息,联系到了他们在上海打工的儿子和在南京打工的女儿,经历过中共邪党长期迫害的痛苦,他们几近失控,郑云飞的女儿更是到了崩溃的边缘,在法轮功学员的劝导下,才有所缓解。

郑云飞夫妇现在的情况还不清楚,有待调查。最近恶警又开始编造借口“行动”,请大家一定注意安全。

二、萧县恶警对李希排一家的迫害过程

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抢劫郑云飞家的七、八个恶警又强行闯入在安徽省宿州市萧县一中工作的李希排老师家,以同样的借口强行抄家,抢走大法书及资料、师父法像、以及电脑、打印机、覆膜机、MP3、MP4等私人物品,将家中的钱财及贵重物品(包括存折)也都洗劫一空,并强行带走了李希排夫妇。夫妇二人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夫妇二人先被关押在萧县龙山子看守所。

在此之前,恶警曾经于2000年强行抢劫李希排家,李希排当时是萧县辅导站站长,被非法关押时间最长,为期三年。李希排也被关押于安徽南湖劳教所。李希排的妻子王谨之前在萧县工商银行任主任,也因此被强行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当时家中女儿尚小,王谨长期受到监控。李希排家中有两个女儿,从小就一直跟随父母修炼,大女儿就读的学校正是李希排工作的学校,一时之间,学校的恶言恶语全都攻击到了她的身上,学校领导更是每天找她谈话,让她去劝导她的父亲放弃信仰,学校的压力和氛围让她无法正常学习,心理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小女儿直接被爷爷奶奶接至乡下,常年不能和父母见面。

在李希排被非法劳教期间,南湖劳教所恶人为逼迫其放弃信仰,尽其所能对他进行折磨!南湖劳教所的恶警用迫害郑云飞的方法一一对其施行,但李希排坚定自己对大法“真、善、忍”的信念,依然坚定如初。二零零三年底,李希排返家,再次走出家门,向世人讲清真相。

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下午,李希排的小女儿放假在家和父母一起,忽然几个恶警来到家中,问李希排是否还在修炼法轮功,李希排夫妻就这个机会给这些恶警讲真相。恶警不接受真相,其中有个女的第一时间就冲到了最前面,将李希排夫妻绑架,随后又派人非法抄家。而李希排的小女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被翻乱、父母被绑架,却无处可申诉。那个晚上,她独自哭了一夜。李希排小女儿现在读高二,明年就要高考,李希排被恶警绑架后,学校老师也开始找她谈话,并对她施压。

六月八日,李希排大女儿现在读大学,还有一年毕业,得知父母被绑架的消息后,顿时泣不成声。父母又都被邪党人员非法抓捕,两个没有经济能力的女儿将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

三、萧县恶警对薛朝阳一家的迫害过程

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晚,抢劫李希排家的七、八个恶警又强行闯入在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农委工作的薛朝阳家,以同样的借口强行抄家,抢走大法书及大量真相资料、师父法像、以及电脑、打印机、数码相机、数个MP3、MP4、光盘、纸张等私人物品,将家中的钱财及贵重物品(包括存折)也都洗劫一空。 当时薛朝阳与妻子孙宣君刚好外出,家中大女儿长期在外地,小女儿也刚刚出去,家只有一个年迈的老人,面对恶警的威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将家中物品一件件搬走。

邪党不法人员也于2000年以对待郑云飞和李希排的方式迫害薛朝阳。薛朝阳的妻子孙宣君也被剥夺了在农行工作的权利,两个女儿也都年龄很小,被恶警长期监控的孙宣君也只能独自挑起照顾孩子的担子。薛朝阳被非法关押候南湖监狱,恶警将他们同一些暴徒关押在一起,受尽酷刑,并将最脏最累的活都强迫法轮功学员们,给他们吃已经发霉的菜。在一系列的刑罚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南湖劳教所的候大队长也采取同样的方法,骗薛朝阳写下了“转化”书。二零零三年,薛朝阳返家,也走出了洗脑的怪圈,向世人讲清真相。

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晚十一时,薛朝阳在外地的小女儿得知在家中被骚扰、父母不知去向。薛朝阳一双女儿现在有家不能回,小女儿还未成年,也没有正式工作,只能靠每天给别人发广告维持生活;大女儿也是在外地打工,所有收入也只能维持基本生活开支。现在小女儿向当地恶党头子屡次打电话要求退还家中被搜走的东西,并无条件释放被绑架的郑云飞夫妇、李希排夫妇,而那恶人则以需要调查为由,不愿退还物品,当提到放人的问题,更是挂断电话,不愿再接。

萧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党头子叫李完刚,手机是13905575889。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