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在三水劳教所遭迫害的经历

更新: 2017年06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我被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过,亲身经历了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那灭绝人性的折磨。现将我之所见所闻所历写出来,揭露邪恶。

一、初入劳教所

最初,我被绑架到三水劳教所的出入所大队,那里只有我一个法轮功学员,两个包夹(其他劳教人员)日夜看管着我。为了防止我炼功和有其它举动,除吃饭外,日夜都不准我起床。有一天,恶警、包夹要我剃光头,我不配合,两个恶警和两个包夹用手铐把我锁起来,摁着我强行剃光头。在那里一个星期,我多次要求洗澡都不给洗。

之后,我被戴上手铐绑架到专管大队。刚到那里,被带到恶警办公室,里面有多个恶警,其中一个恶警要我蹲下,我没有蹲下,几个恶警便你一言我一语的恫吓我。刚到劳教所的都被严管,我独自一室,有两个包夹看管,执行恶警的要求,严禁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每天要多次清点人数,每次点到名都要蹲下。我觉得这是奴化法轮功学员的一种迫害,所以没有配合。为了要我屈服,恶警天天恫吓我。有一天,恶警把我叫去办公室,命令我蹲下,我没听他的。恶警说,这是纪律,你不听便作袭警处理。于是叫来包夹,要包夹将所谓的过程记下来,并签名作证。恶警拿着那张纸说,有这张纸作证明,可以对你作任何处理。

有一天,恶警气势汹汹的大骂那包夹,并指着我说,这个法轮功学员已经来了半个多月了,一点都没有改变过,连最基本的“纪律”都没遵守,你是怎么管的?你写一份检查来(写检查意味着要加期或其它处理)。包夹有点不服气的说,你们干警都改变不了他,我又没什么权力,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恶警更加恶狠狠的说,你不要讲理由。恶警压那包夹迫害我,从此以后,那包夹天天对我软硬兼施,叫我遵守那所谓的纪律,甚至是对我动手动脚的。

每天强迫我看那些抹黑大法的录像和邪书,我如果不看,就叫包夹读。为了不让我看到、接触到其他法轮功学员,整天坐着矮凳子不准动,面向阳台;室内放一只马桶。我刚到专管大队的时候,“严打”迫害法轮功学员刚告一段落,所以迫害还不算很严重。那时恶警使用的手段主要是威胁利诱,没有大的酷刑迫害,但恶警一天也没放松过严管,大年三十晚照样迫害。

农历新年刚过天,专管大队的大楼前面便新挂了两条制造紧张气氛的横幅标语,高音喇叭不停地播放诬蔑大法,“严打”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高压宣传。第二天早上,专管大队又召开会议将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操场中间,周围站满了恶警,有的拿着手铐,如临大敌。大队恶警头目分别讲话,内容恶毒,气焰嚣张,扬言要“严打”迫害法轮功“顽固分子”,决不手软。大会将要结束时,宣布对几个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当即给戴上手铐,进行禁闭(关小号),加期等处理。这是邪党杀一儆百的一贯手段。

当时我对劳教所的迫害手段还不很清楚,只感到气氛非常恐怖,压力很大。法轮功学员A住在隔壁,那天晚上,在后阳台他把情况告诉了我,叫我要有个思想准备,邪恶新的一轮迫害要开始了,鼓励我要坚定大法,谈了以前反迫害的一些做法;也讲了恶警迫害我们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如何不让我们法轮功学员睡觉的过程。恶警首先把法轮功学员铐起来,使你睡不了觉,不准闭眼睛,一闭眼包夹便会制止;当你很困时,包夹动手脚都睡过去了,包夹便来拔头发,或拖着你走来走去;如果还不醒的话,邪恶就拿电棍电,这样反复折磨长达10天。

二、恶警“严打”迫害法轮功学员

开会后的第二天,对我们法轮功学员的“严打”迫害真的开始了,我被恶警关进了一个没有窗户,整天关着铁门的黑房里,墙壁上贴有很多抹黑大法的标语,如“转化”就是硬道理等。恶警的凶恶、黑房、标语等制造出这样一个恐怖环境,会令你感到心惊肉跳。黑房里只有我一个法轮功学员,有2~4个包夹看管,包夹根据恶警的指令,强迫我蹲着,不准坐,不准站。恶警还整天的威逼、恫吓,说什么要你蹲着就是给你一天的时间思考问题,如果还不想“转化”,明天开始进行24小时的严管教育,就是一天24小时都可能不让你睡觉或采用其它更残酷的迫害方法。

1、体罚。从第二天的早上8点开始一直蹲到晚12点,以后天天这样蹲,而且要标准的军姿,有时蹲到半夜2点,甚至半夜。双腿又疼又麻,蹲的时间长了,双腿失去了知觉,身体便自然倒下,可是恶警仍然不放过,指使包夹摁着我继续蹲。要起来吃饭时,根本站不稳,走不动,包夹就拖着我走。开始那几天,两个膝盖又红又肿。再折磨一段时间,脚趾肿到溃疡流出了脓血。恶警不但不同情,还要让你更难受,命令包夹把我的鞋拿走,逼我赤着脚蹲在硬地上,脚趾疼的更难受。还有夏天在最热的时候要我在烈日下蹲练或曝晒。

2、不准睡觉。开始的时候,睡觉时有蚊帐,后来便被收走了。那里的蚊子非常多,晚上随手一抓便可抓到十数只。包夹在室内坐着,蚊子来咬他就打,一晚下来能打死几百只。如果不是因为很困,根本就不能入睡。有时遇上还有点良知的警察值班,晚上有4个小时睡觉时间,可是往往刚入睡,又被蚊子咬醒了,用手一摸那脸肿肿的。恶警还特意叮嘱包夹不准帮我打蚊子,不准用任何东西把脸盖着。就是要让蚊子咬你,使你睡不着觉。

有的恶警还会有意折腾你,搞的我一夜睡不了,还憋一肚子气,深夜1点半才让我睡觉。刚要入睡又被叫起床,说什么起床“学习”、“教育”,一折腾就2个多小时。折腾完后,又叫我睡,但10分钟左右又叫起床,如此反复一直到天亮。有时一晚让我睡上一、两个小时,最多不超过4个小时。这样的折磨长达8个月之久。

3、不准上厕所。去厕所要经恶警批准,严打期间不准去厕所是经常的事。那里的饭菜很脏,经常有拉肚子的事,拉肚子时,不让上厕所就更难受,憋的肚子很疼,坐立不安,面青唇白,一折腾就是几小时。有一天早上吃稀饭,上午九点钟要求上厕所,恶警不给去。后来见到一值班恶警,向其提出要求,说不关他的事,就走了。后来还多次提出要求,恶警就是不给去。最后实在憋的慌,只好把纸巾塞到裤子里面去。后来恶警又用另外一种方式折磨,要高喊迫害我们的口号才能去厕所,我被迫绝食抗议。

有一年元旦,上午十点拉肚子,疼的很难受,向包夹要求上厕所。包夹说干警正在喝酒,去厕所会扫他们的兴,我们都要挨骂的,等他们喝完酒去吧。憋不住了再要求去,他们还在喝酒。反复的要求,艰难的等了足足三个小时。

4、不准洗澡。恶警给不给我们法轮功学员洗澡,那得看他们的心情好不好。法轮功学员坚持要修炼,恶警就升不了官,拿不到奖金,觉得很丢脸,就没有好心情了。有一次,恶警连续十五天不给我洗澡,更不给时间洗衣服,有的衣服穿了两个月没洗,那恶警过宿舍时闻到衣服发出的异味便离的远远的。

有一次在夏天的烈日下我被体罚折磨,衣服不知被汗水湿透了多少遍,我连续三天七次要求洗澡,恶警就是不让我洗。我叫包夹帮我向恶警要求让我洗澡,包夹说,你给我工资了吗?

这次严打迫害结束后,有机会和法轮功学员住一个房子。那天和法轮功学员B交流被迫害的情况,才知道他四十多天没洗澡了。我们在冬天要求洗澡,恶警则用另一种方式折磨,就是到深夜一点钟左右才让你洗冷水,冷的睡不着觉。有一次深夜一点半钟让我洗澡,两点上床睡觉,冷的直到天亮都睡不着。

5、日常生活的折磨。严打期间,不给法轮功学员发放生活用品,自己购买的全被恶警没收去,包括衣物、日用品、食品等。我们要用自己的物品时,要向邓恶警打报批,他心情好时给你一点点,等到下回,你还得去求他。他心情不好时,报告便白打了。有一次,我要求拿我自己的纸球用,由于我坚持不放弃修炼,恶警一直对我怀恨在心,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一直过了几天都不给。没有纸球生活多么不便可想而知,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过这样的折磨。有一天,我见到一个“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因“转化”了恶警相对管的就不那么严,我叫那个法轮功学员给我拿来几个纸球。劳教所是严禁我们法轮功学员之间送任何东西的,如果被恶警知道我们法轮功学员之间送东西,就会招致各种迫害,恶警对包夹的处理就更凶。我听说隔壁的法轮功学员C没有纸球用,我给他送去一个纸球,后来被恶警知道了,我被恶警臭骂了一顿,可那个包夹则被加期了。从此,恶警、包夹对我们就更加严厉了。法轮功学员之间要送点急需用品几乎是不可能了。

有一次,家里人带了点水果来探望我,我拿着水果到办公室时,恶警大队长说以后的水果不准拿进来。后来家人所带来的水果都被退了回去。当我把水果带回宿舍后,被恶警马上取走。当另一个还有多少良知的干警来时,我说水果几天可能就会烂掉,怎么能收走呢?那干警对包夹说,以后每顿饭打报告拿一个水果来,可包夹拿了几个后就不愿再去拿了。有很多衣物、日用品、食品等被恶警收走后就永远失去了。严打迫害结束后,多次寻找被恶警收走的物品,结果多件衣服找不到。还有鞋袜、饼干、方便面等很多物品丢失了。多次向恶警讨还,恶警却漠不关心、一味的回避。

6、强迫包夹行迫害之事。包夹一般是其他劳教人员,在劳教所的邪恶环境中和恶警的淫威下,使包夹非常害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高压电击、毒打、体罚、侮辱等,恶警叫其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沦为恶警耍流氓的工具。有一天中午,我觉得很困,头有点不舒服,对包夹提出想洗头。包夹说要向恶警报告,恶警同意才能洗。我说这么小的事不用报告了吧!那包夹说不行,什么都要向恶警报告,连放屁时走开一步都要报告。有个包夹怕恶警处理,恶警叫他管的事他要管,不叫他管的事他也管。我见他蛮不讲理,就问他,你这么害怕加期,如果不杀人就要加期,你会不会杀人?那包夹说,我宁愿杀人我都不愿加期。

有一天,恶警叫包夹写一些侮辱大法的东西,我把它抹掉了。恶警表面上对我不怎么样,却对包夹进行臭骂,并责令其写检查,写检查意味着会被加期。之后,包夹对我便一下子变的穷凶极恶起来。恶警给我划定一平方米的范围,不准逾越。一逾越那包夹就要和我拼命。一次我超出了划定的范围,包夹便拼命的把我拽回去,甚至把我的衣服都撕破了,并向恶警报告说我不听话。恶警便为包夹撑腰壮胆,当面指着我对包夹说,如果我不听话,怎样对付我都行。

经过了八个月的“严打”迫害,受尽折磨,但我坚修大法的心没变。在将要结束“严打”的时候,恶警最后还利用包夹耍流氓。有一天,来了一个非常凶恶的包夹,我有点什么动静,他都要破口大骂,还气势汹汹的恐吓说,如果你不老实的说话,我就打你。我就和他讲道理,告诉他不要打人,打人会造成不好的后果。包夹说就是大队长叫我打你的,大队长说,出了事他负责任。我说,你要是真的打伤了我,或把我怎么样,你肯定会有事的,肯定会受到处理;大队长也保不了你,他也不会保你的。我这样一说,包夹就心虚了。他说,看来你真有点来头,那你就不要让我难做就是了。以后那包夹对我也好多了,恶警叫他拔我的头发,他也只是做个样子。

7、威迫、恐吓与欺骗。从“严打”迫害的第一天就使用这一招了,迫人的气势,凶恶的表情,粗暴的话语,人多势众的围攻、恐吓,一直到“严打”迫害结束都没有停止过。“严打”迫害开始时,多名恶警恐吓我,说什么如果不“转化”就禁闭(关小号)。当时我并不那么清楚禁闭是怎么回事,恶警就叫包夹详细的给我说一遍。包夹说:“禁闭室很小,高度、长宽度约1.5米,睡觉和站立都要屈曲着身子;睡、食、拉都在里面,没有水,没有生活用品,脏臭难堪,蚊子成群,坐卧不安;被禁闭的人只准穿一条三角内裤,并要戴上手铐,春夏秋天被蚊子叮的不能入睡;冬天光着身子冷的难忍。每天还要遭受酷刑折磨两个小时以上,毒打或电刑。电刑时先把你捆绑在电椅上,俗称老虎凳,然后接通电源让电椅通电进行电刑,使人痛苦难忍;再加上用八至十支高压电棍同时往你的身上电击,身体的那个部位敏感就往那里电,如阴部、头部等位置,电的晕了过去,便用冷水泼,等你醒过来继续电,最少也要连续经历七天时间,七天就象是漫漫长夜,难捱至极。有时在禁闭室门口电,预先将水泼在草地上,增通电强度,使受刑者更难受,所以禁闭室门口草地上的草都被电死了。被禁闭的人的伙食就更差了,每天只给一小碗(不足二两米)白饭吃,什么菜都没有。从那里出来的人,被折磨的不成人样,身体非常虚弱,体重下降五公斤以上,全身上下伤痕累累。恶警还补充说:“法轮功学员的禁闭是没有期限的,不‘转化’是不让出来的,没有哪一个受得了的,也没有那一个不‘转化’的,你是不是想试一试,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了。禁闭室是劳教所用刑的地方,禁闭室用酷刑是合法的”。

当时,“严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正是在禁闭室的前面,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电刑时的惨叫声。有一天,当听到电刑的惨叫声时,恶警对我说:要不要到禁闭室看看电人的情景。我当时说,有什么好看。威胁、恐吓的方式很多,有很多已记不清楚了。恶警见用硬的不行,便用软的。有一天,恶警说,现在政府不让炼,你就“转化”吧,如果政府说给法轮功平反,我马上让你炼,什么经文都能提供给你看,甚至可以用劳教所的名儿作保证。

8、对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的迫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用绝食抗议恶警的迫害。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抗议,不但没有停止迫害,反而加重迫害。对于恶警的邪恶迫害,我也多次绝食抗议。有一次,我已经五天不吃不喝了,可恶警还强迫我去操练;还对我进行体罚,长时间蹲着。体罚完之后强行灌食,当我进入到灌食室的时候,看到死人床上和地上有多处新鲜的血迹,闻到一阵阵血腥味。我想,可能刚才有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过。过后从包夹那里得知,有几个法轮功学员也绝食抗议,恶警为封锁消息,对法轮功学员分开来在死人床上灌食折磨。我也被强行在死人床上灌食,两只手被恶警用手铐扣在床架,两条腿被两个包夹坐压着,并用手摁着,使你动弹不得,然后从鼻子将管直接插到胃部,几乎每次灌食都要多次插管,鼻子经常被插破,鲜血直流。咽喉、食道、胃部等经常被插伤,血从嘴里吐出来,大便时也有血排出。

后来我被送医院留医,在医院我遇到了法轮功学员D,已经绝食近两个月了,由于长期被插管折磨,胃被插伤,连续两次大量出血。恶警为推卸责任,把抢救D的过程录相,然后通知家属到来,说什么D自伤自残,劳教所以尽责任抢救、医治,如果D出现生命危险与劳教所无关等,坑骗家属,并向家属施压叫法轮功学员D配合恶警。D没有屈服,忍着极大的痛苦,坚持绝食近八个月,体重由原来的150斤降到期110斤,最后劳教所不得不把他放回家。

三、“严管”阶段遭迫害

1、用严厉的纪律约束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严打迫害告一段落之后,劳教所的迫害并没有结束,只是迫害的方式不同而已,用严厉的纪律约束以期达到迫害的目的,特别是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管的更严厉。恶警明目张胆的说:专管大队已经定死了,不“转化”的就让他没有好日子过。同时在严管中观察寻找法轮功学员的漏洞。哪个法轮功学员服从它、配合它,恶警就认为有转化的机会,就被恶警找出来迫害,强迫“转化”。

“严打”迫害的时候,参与迫害的恶警,除了专管大队的之外,大部份是从劳教所其它部门抽调来的。“严打”迫害结束就只剩专管大队的恶警,他们为了便于迫害,根据坚定成度分别管理,我和几个比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住一室,恶警同时安排了几个包夹来监控我们,我们到哪里,包夹便跟到哪里。有一次,我坐矮凳时间长了,觉得很累,站起来活动活动,被一恶警看见了,便大声命令我坐下。我说坐累了活动一下,不行吗?恶警说不行。还骂包夹为什么让我起来,如果不制止我,就加包夹的期。还有一次,我在室内站着,恶警要我坐下,我没理睬他,那恶警带着几个包夹气势汹汹的破门而入,对我大喊大叫。法轮功学员B的手放在床上,那恶警要法轮功学员B把手放下来,法轮功学员B也不理睬他,那恶警就气势汹汹的把法轮功学员B的手拿下来,反复折腾了几次后,责令包夹,法轮功学员把手放到床上就要拿下来,然后灰溜溜的走了。坐床上更不行,任何时候都不能随意坐床上,甚至是睡觉时间都不能坐床上,我就有多次坐床上被骂或被拉下来的经历。有一天早上,还未到起床时间,我起来在床上坐着,恶警大队长路过时见着,用手指了指,包夹马上命令我睡下或下床。

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虽然住在一个房子,可是包夹将我们分隔开来,连相互说话都不准。有一次,强迫我们看录象,声音放的很大,我们法轮功学员之间又被隔开,相距很远,几乎不可能谈话,也没听到哪个法轮功学员讲话,可恶恶警硬说我们讲了话,几个包夹全都要加期。所以包夹就严禁我们法轮功学员之间讲话。有一次,法轮功学员B和我说了句生活上的话,包夹非常紧张,立即制止,并质问法轮功学员B说,是谁批准你说话的。法轮功学员B反问说,说话是人的权利,为什么不准说话?包夹说,我是代表恶警来管你们的,你们是被管理者,恶警说不准你们说话你们就不能说。

在中共的社会里,每逢节日和重要会议等所谓敏感日之前都要进行“严打”,劳教所也不例外,以整顿纪律为名借故整人,把气氛搞的特别紧张。平时恶警都有休息日,这时就不准休息,加强巡查,加强应急处理。有一年大年三十,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起吃饭,吃饭时被包夹分隔开来,而且专管大队的全部恶警都在看场,哪里发出声音,恶警马上围过来,整个过程都非常紧张,几乎没有人敢说话。那个恶党书记还大声叫嚷,我们干警为了大家过个愉快的新年,都不回家吃团圆饭了。还有一年“国殇日”,加了一点菜,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坐一起吃饭,刚刚开始,大队长带着恶警、包夹大喊大骂,动手动脚的把我们分开,之后法轮功学员们都不想吃饭了。节日实际上是中共迫害的代名词。

2、暴力迫害。劳教所强制法轮功学员遵守所谓的“纪律”,是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重迫害。所以法轮功学员反对、抵制其迫害。如恶警清点人数、找我们谈话、要我们反复站起蹲下,法轮功学员们认识到这是对我们的侮辱和迫害。所以我们都不去配合它。有一次,当点到我的名字时我没有蹲下,那恶警凶相毕露,叫来了八个包夹强行把我摁下去。恶警问我,还遵不遵守纪律。我没理睬他,恶警再来二十多个包夹。包夹把我的手给摁伤了,手臂上留下一道道红黑相间的伤痕。后来,当恶警使用暴力迫害我们时,我们就高呼“法轮大法好”。这时恶警变的非常紧张,非常害怕,并令包夹用毛巾塞我们的嘴,有个法轮功学员嘴都被塞破了,鲜血直流。恶警还是不能制止,于是又改用更邪恶的方式。法轮功学员高呼“法轮大法好”时,包夹就用拖地布在厕所沾上脏东西往法轮功学员嘴里塞。

随着中共对法轮功非法定性的不断升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不断升级。自从中共把法轮功定性为敌对势力后,在劳教所里面,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迫害变的毫无顾忌。有一次,恶警把我骗到办公室,用手铐把我锁上后,令我蹲下来。当时我就站着不动,这时约十个恶警一拥而上,有的用脚踢,有的用手摁,硬是把我摁在地上,然后将我拽来拽去,把我的衫都给拽开了两道约二十厘米的口子,裤子破得不能穿了。恶警还不罢休,仍然继续天天这样搞。我就开始绝食抗议,但恶警没有因为我的抗议而停止迫害,而是变的更加疯狂和残暴。大队的恶党书记说:中央已经把法轮功定性为敌对势力,绝食的好啊!饿死一个少一个。而那恶警大队长则天天用电棍电我。绝食到第四天,大队的恶党书记说:你不听我们的,你就是我们的敌人。然后拿出高压电棍,对我讲:你听不听我们的,不听,我们就用高压电棍电你。他见我不听他的,就带领五个恶警、包夹,把我锁起来,五支高压电棍同时电约两小时之久。手、脚、头、身体多处电伤。恶警大队长还扬言,不但办公室能电人,在宿舍我都敢电你。

其他不配合恶警的法轮功学员,也被恶警集中力量一个个的迫害,多人被禁闭迫害,多人在办公室被电刑。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相继绝食抗议。由于在那样邪恶的环境,法轮功学员之间很难协调、声援,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更加严厉的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中都出现生命危险,可恶警不但没有停止迫害,还要往死里整。有个法轮功学员已经绝食五天,可恶警连过问一句都没有,后来晕过去了,恶警将该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后,在宿舍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E也是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被恶警拖到办公室,扒光衣服,戴上口罩,用八支高压电棍同时电刑达两个多小时,然后连续禁闭两次,共二十天。禁闭期间几乎每天被电刑两小时。法轮功学员E绝食抗议两个多月,恶警也一直在死人床上灌食迫害,最后不得不送医院治疗。法轮功学员E由于遭受长时间的残酷迫害、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据包夹说法轮功学员E从那以后面无表情,从不说话,犹如木偶一样。法轮功学员F和我同住一室,绝食到第五天,在办公室被恶警用五、六支高压电棍同时电刑两个多小时,后被禁闭十天,期间,恶警用多根电棍多次电刑,每次两个多小时。禁闭回来时,只见他体无完肤,全身上下伤痕累累,身体消瘦,脸色青黄,精神呆滞,很少说话,一个多月伤疤还未痊愈。

法轮功学员C自从被绑架到劳教所后,一直口念“法轮大法好”和炼功,被恶警禁闭四次,并多次遭受电刑。恶警、包夹常用暴力阻止他炼功。自从中共定性法轮功为敌对势力后,为阻止他炼功的暴力也不断升级,包夹连续多天把他抬到办公室,进行暴力折磨与电刑,晚上铐吊,睡不了觉,连续多个晚上。手铐都陷进肉里去了,铐的手臂发红发黑,鲜血直流,伤势严重,疼痛极了。中共定性升级时,法轮功学员B摆脱包夹监控,把诬蔑大法的大横幅标语给撕了,被迫害的就更严重了,当天被用多根电棍电刑,然后禁闭,两个月后见到他时,身体极度消瘦,体重不到四十公斤。

劳教所打着“整顿纪律”的幌子,对法轮功学员采取集中力量,各个击破的邪恶手段,用暴力把敢于反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打压,制造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气氛,对它所谓的“纪律”就再也没人敢抗议了。这时恶警就利用这一毒招去“转化”法轮功学员。它们的所谓纪律就是白天对法轮功学员体罚加精神折磨,晚上是体罚、精神折磨加不准睡觉。如不遵守,则施以暴力、电刑等。“转化”了就没有这样的“纪律”,很多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样的淫威下被迫表面“转化”的,做了一个修炼者不应该做的事。我们看到法轮功学员F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无可奈何的说:日子难过啊!

四、强迫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

最初,劳教所主要以加期来胁迫包夹去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由于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上不断的揭露劳教所的邪恶,使广大民众认识到劳教所的非法性,是践踏人权的邪恶黑窝。为掩盖其邪恶,不得不伪装文明,就尽量的不加期。因为加了期,从劳教人员解教时的释放证就能查到劳教所践踏人权的证据。而劳教所在背地里使用暴力强迫包夹,外界不容易找到迫害证据,所以,后来劳教所就用这一招来强迫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例如:有个包夹在监控过程中打瞌睡,被恶警大队长看见了,那大队长凶相毕露,脱下皮鞋便向那包夹双脸疯狂的击打,一直打到自己累了,又勒令包夹用那只臭皮鞋自己打脸,直打到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青紫肿胀,伤势严重。

从中共恶党把法轮功定性为敌对势力后,暴力强迫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更严重。那些没按恶警要求做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力的包夹,立即就会被电刑。那段时间我经常能看到、听到包夹被电刑。例如,有两个法轮功学员住在一室,恶警勒令包夹安排两个法轮功学员要分别在室内对角位置开床,其目地是要把法轮功学员间隔开来。第二天恶警发现没按其要求开床,就马上将包夹电刑,并勒令立即按其说的去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他包夹被电刑的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

五、恶警为什么这样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1、中共的层层施压与鼓动。

中共的组织原则是“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镇压法轮功是中共头子江泽民亲自发动的,而且江魔把镇压法轮功提高到关系党国命运的高度,并利用全国所有电视、电台、报刊等舆论工具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煽动广大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同时利用各级党政干部在党文化中养成的政治敏锐性,宁左勿右的思维逻辑,各级负责人为紧跟中央的形势,专门召开会议,统一思想,统一认识,人人表态,人人过关;并使出惯用伎俩:领导负总责,措施落实到人,层层加压,层层鼓动。劳教所经常召开迫害法轮功会议,专管大队每周至少召开一次。为鼓动恶警行恶:领导对专管大队的第一要求就是要同中央保持一致,打击法轮功的态度必须要坚决。

劳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要基地,各级邪党、政府为表示对这场运动的支持,给予大量的拨款和人力、物力的支持。从邪党中央到省、市主要负责人频频来劳教所督导对法轮功的迫害。有那么多各级邪党头子亲临劳教所,对劳教所的恶警来说,不但感到脸上增光,而且认为是捞取政治资本的难得机会,因此迫害时特别卖力。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那么恶警为什么敢知法犯法呢?主要因为有邪党各级头子及部门的撑腰,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劳教所从领导到职工,绝大部份都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形成了人数众多的集体犯罪,他们相互隐蔽犯罪事实。各级的指示都是口头传达,多数不形成文字文件。如邪党中央定调“转化”就是硬道理。邪党各级头子们讲,只要根据中央的要求搞上去,可以因地制宜采取灵活措施。那么直接参与迫害的凶手们自然是心领神会,说白了,就是什么手段、方法都可以用来迫害。而迫害又是在背地里秘密进行的,当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时就说是自杀或自然死亡,甚至可以毁尸灭迹。

2、推广邪恶的迫害以验。从邪党中到地方每年多次召开所谓的“转化”经验交流会,那些“转化”率高的劳教所与恶警要在大会上发言,总结他们邪恶的迫害经验,并把发言材料印发,制成光碟发到各地有关部门、劳教所和其它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单位,如所谓的“马三家”经验等。邪党中央610办还选派一些特别邪恶的家伙到各地劳教所进行巡回现身迫害示范。

各地劳教所不但有自己的一套迫害方法,还积极吸取其它劳教所的迫害经验。还引进迫害竞争机制,充份调动迫害者的积极性,不断创新迫害手段。如设立严打“转化”分队,下设小组,每个小组有多名恶警,分别负责迫害几名法轮功学员。分队长、小组长都是些心狠手辣、迫害经验丰富的家伙。我们都能经常见到大队长、分队长、小组长给普通恶警做迫害演示。他们为自己、自己的小组、自己的小分队以及劳教所“转化”率高而自豪。如一恶警分队长讲,经他“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多名,吹嘘自己能力如何的强。还有一个恶警小组长说,他“转化”法轮功学员如何强,还说该劳教所曾是“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先进单位,并被作为典型来推广。

3、恶警在迫害中得到眼前利益。我们看到,那些被升职当邪党大队书记、大队长、分队长、小组长的恶警,都是表现的最邪恶的家伙,还有许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被升任劳教所其它职务,有的调到工作轻松、经济效益好或容易获得晋升的岗位任职。迫害积极的奖金高,据说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可获两万元奖金。有一次,有个恶警迫害我,我向其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那恶警不相信,还说最初带头使用最流氓、最邪恶手段的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没有遭恶报,还得到所里的表彰奖励。

恶警只要达到“转化”的目的,根本不管对与错,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有一次,我对恶警说,你们的邪恶表现符合邪教的特征。恶警说我承认我们是邪教,也承认我们在搞恐怖迫害。可是,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劳教所是我们的地头。是邪教搞恐怖又怎么样?在这里你就要听我的。

六、对法轮功学员生活上的迫害

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不但伙食非非常差,而且经常吃那些带有各种异味的劣质、变质饭菜,更严重的是食品、环境卫生非常差,根本不是给人吃的东西,饭菜里经常有蚊子、苍蝇、虫子、垃圾、动物粪便、泥沙等东西。有一次,法轮功学员的饭堂,那个米饭有浓烈的蟑螂粪便味,远远就能闻到,这样的饭连续吃了十多天。没有一个能吃饱肚子的,有的一口都没吃,自己找东西充饥。如果有肉食时,那个肉同样可闻到粪便味,非常难下咽。

有一天恶警问我对饭堂有什么意见?我说饭堂做出来的菜太脏了,我自己一份菜就有十多条虫子。那恶警瞪着眼很不满意的说,你讲话可要负责任,不要瞎说,你明天要是找不出虫子来,你可要承担一切后果。那恶警回去后,特意通知饭堂把菜洗干净,没有虫子就有意整我。第二天分完菜后,在包夹的监视下,我的那份菜还是找出了十六条虫子,并给那个恶警过目,那恶警看了后,就再没话可说了。其实这次的虫子算是比较少的了,有时一份菜便能找出几十条。

那么,劳教所的饭堂卫生是怎样搞的呢?据曾经在饭堂干过活的几个包夹说,那些大米、肉类、蔬菜等根本没怎么清洗,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如一大堆的蔬菜用水管一喷便完事了。包夹说,有一次,饭堂的职工叫他清理饭堂周围的水沟,那些沟渠都很脏,苍蝇、蚊子非常多,而清理沟渠的工具竟然是炒菜用的铲子。

据说法轮功学员的伙食标准比其他劳教人员高出将近一倍,按理说不会那么差。劳教所里的负责人采购的食品价格那么高,他们是怎样克扣伙食费先不讲。我们经常都能看的到的,饭堂采购回来的肉类,好的全被他们分赃,一部份给恶警饭堂、一部份饭堂职工或恶警拿去开小灶,甚至拿回家。经多方宰割剩下的就不用去说了。

法轮功学员恶劣的生活环境还有很多,如宿舍里放着便桶,整天关着门,室内没有卫生间,又不能出去大小便。住的是几年来从未搞过清洁卫生的房子,盖的是好几年没洗过的被子等等。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层出不穷,我所经历和了解的只是冰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