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林虹自述被中共绑架、折磨、骚扰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我叫林虹,是广东省廉江市人。自从2007年9月29日我被迫离开家,至今将有9个月了,可2008年6月廉江市的邪党不法人员还到我家找我,骚扰我的丈夫。我修炼法轮功,坚信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可九年来,却遭到中共公安的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和迫害,我一直都受到当地公安和610和居委会的人员骚扰。

我今年50岁,原在广东省廉江市自来水公司工作。1997年5月在海南岛海口市喜得大法,至今已修炼了11年。是大法带给了我一个崭新的生命。然而,自从1999年7月20日,我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定法轮功的修炼,9年来遭到中共公安不断的骚扰、抄家和绑架、非法判刑坐牢。下面是我被迫害的经过。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可算是百病缠身,长年吃药也不见好转过,心情很压抑,生活也很悲观、失望。得法后,我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和不断的认识,一直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也在不断的修正自己的不足,身体也在不断的起着变化。修炼不到一年时间,我的一身疾病不翼而飞,人也年轻了,心情也好了,脾气也变的平和了,是大法带给了我全身心的健康,给了我新的生命。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妒嫉心,对法轮功进行残酷的镇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等的恶毒政策。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残酷迫害。

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的人身自由就已被廉江市公安局所控制,我不能自由离开廉江,我的单位没有权力批准我请假,一切都要公安局政工科审批后才行,期间还经常受到公安人员到我家骚扰。

2001年7月19日晚11点30分,廉江市公安局廉城派出所十多人非法闯入我家进行强制性的搜查,把我按着不许动,五六个公安人员地毯似的大翻。我家楼下大门口还有公安把守,阳台下面也有好几个公安人员守着,怕我丢资料下去,也怕我从阳台跑掉。他们抓捕我一个手无寸铁的法轮功修炼者,就动用了大批人力,那场面好象是抓捕一个抢劫杀人犯一样。

他们非法搜走大法书籍和400多份大法真相资料,并强行绑架我到廉江看守所。真相资料的标题是《善良的人们请来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江泽民推卸不了的历史责任》和江魔头的漫画。第三天,公安政工科的莫强和廉江派出所的指导员麦华等人来非法提审我。莫强拍桌子恐吓我,问我资料的来源、在哪张贴和派发过、装信封的真相资料寄到哪了、寄多少份等。公安政工科的黎科长(已退休)抱着我的400份真相资料得意的对我说:这回有你受的了。

2001年9月30日,由政工科(现在是国保大队)的副科长罗秋来到看守所下达逮捕令。2002年3月由伪廉江市检察院的人员以所谓的“侮辱江泽民罪”起诉我。同年4月开庭,以所谓的“侮辱国家领导人罪”判我8个月徒刑。他们抓到我后,据说市委、市政府奖两万元人民币给派出所,还开庆功大会。

在非法关押我九个月期间,我被殴打、关小号、禁闭、强制参加奴工劳动、做灯泡,每天工作19个小时,加上晚上值班1个小时。如我不完成大量的奴役任务,就要受到殴打、不让睡觉,直到做完为止,致使我受尽了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折磨。

九年来,我一直都受到当地公安和610和居委会的人员骚扰,邪恶的610头目温栋山和叶书记,经常到我单位、我家来骚扰我,要我骂师父,还要单位领导让我写“保证书”。他们几次都企图绑架我去洗脑都没得逞。

有一次610的邪恶头目温栋山和叶书记到我单位找我,通过我的单位领导叫我回单位(因我的工作是在外抄水表的,不在单位办公室上班)。我一到单位,两个恶人马上打电话通知国保大队七八个公安人员来,在单位的楼下的大门口守着,两个恶人在楼上看着我。我和他们周旋,最后我正念、正行,从七八个邪恶的眼皮底下走过去,他们都没有发现我,楼上的两个恶人没有跟我下楼,他们以为我一下楼就会被守在门口的七八个人抓住。我终于逃脱了,离开廉江,到海南去了。

2005年8月6日晚10点30分左右,我在海南岛海口市的海秀路的天桥下面对人们讲真相、劝三退和张贴资料时,被海口市恶警再次绑架到海口市第二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他们安排我睡在水池旁边潮湿的地板上,和死囚犯、杀人犯、贩毒犯、吸毒人员合关在一起。

第一次是由海南农垦派出所指导员邢益余来非法提审我,要我说出发多少真相资料,发多少《九评共产党》,贴多少传单。海南公安很邪恶,他们发现有一本《九评》就判一年,发现五本《九评》就要判五年了,所以我紧闭着嘴,一句话都没有说。邢益余就叫另一个恶人把我双手铐上手铐,反吊在铁窗上,我承受不住,过了一会就头昏目眩,双手断了一般剧痛。过了20分钟左右,恶人把我放下来,当我双脚着地时,他们继续审问我。

过了几天,又换了海南公安分局的两个恶人(不知道名字)来非法提审我,要我说出和海南哪个大法弟子有联系,说出资料的来源,在国贸那边的真相资料和《九评》是谁散发的等等。他们每次提审我,都问不出什么来。每次提审我的都是那两个不知名的男恶人,他们对我拍桌子瞪眼的,还恐吓我要判我三年以上,什么300条最少三年以上。他们从我嘴里问不出什么来,最后把我移交给伪海口市龙华区检察院。检察院的一个女子来提审我,我和她讲真相,说大法怎么好,怎么好,劝她三退,我说你不能起诉我,没资格起诉我,我是在救人,做好事给抓的。她说她明白,也理解,可最后还是起诉我。

2005年9月29日,非法下达逮捕令,同年12月19日,我被伪海口市龙华区检察院以《破坏法律实施罪》起诉,12月26日开庭,我不停的发正念,因我正念、正行,最后得知判我五个月拘役。

2006年1月6日我被非法关押期满出来,我海南的家人没能接走我,而是被提审我的那两个恶人直接绑架我到海口市边防大队的一个洗脑班。我一到那里,洗脑班就关闭了,回去过年了,他们又联系广东湛江那边,那边的洗脑班也关闭过年了,我就自由回家了。

过完年,我就马不停蹄的离开廉江到广州找工作了。刚过完元宵节,邪恶的610头目温栋山带着人到我家找我。他们没找到,后来又打电话到广州骚扰我女儿。我在外打工的1年多时间里,廉江610的温栋山(还有叶书记,还有一个女的不认识)等人无数次到我家找我,骚扰我丈夫。

2007年9月28日晚上6点多钟,我从海南回到廉江的家,第二天610温栋山带了几个人到我家找我。他们消息特别灵通,我一回到廉江他们就知道了。在我亲友的帮助下,我又终于走脱了。

我的被迫害只是冰山一角。中共迫害人权、践踏信仰,残酷实行群体灭绝罪行真是罄竹难书。我恳切希望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信仰自由、主持公道的、有良知、有善念的人们,伸出正义之手,共同起来制止这场长达九年的、没有人性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